正在看:古村诡事

第二章王婆之死

    我爹原先大抵是不相信鬼神一说的,自打我降生后发生的种种离奇事情开始,我爹也觉得鬼神这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件事也很快的在村子里传开,村里的人都说王婆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所以才引的蚂蟥大仙出手。

    当时王婆家里围了很多人,我和村里的几个孩子站在最外边看着。

    “王德,你说王婆究竟干了什么事情?”

    我摇了摇头,眼睛瞥向院子里的西北角,那个地方有个巴掌大小的洞。

    当我的视线触及到洞口的时候,没有人发现,在我的右眼之中,突然红芒闪动,洞口之中,缓缓飘上来一团淡淡的黑雾。

    我的眼中露出疑惑之色,总感觉那里面有什么东西。

    “散开散开,三爷来了。”

    三叔爷从外面走了进来,十年年过去了,三叔爷不知道为什么,瘦的跟皮包骨头一样,但是身上的黑马褂却是一直穿着。

    三叔爷看了我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之色,朝着我快步走了过来。

    “人死如灯灭,不该看的别看。”

    三叔爷笑着拍了拍我打完头,一旁的几个孩子一头雾水,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到在三叔爷的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当我再次看向西北方的洞口,发现自己再也感觉不到里面的异常。

    别人或许不知道三叔爷说的什么,当时虽然年幼,但是大抵上还是隐隐明白了什么。

    村里人自觉退开一条路,三叔爷走了进去,一动不动的看着王婆,朝着我爹耳语了什么,透过人隙,我清楚的看到我爹脸色猛的一变,而这时候我爹也将头转向了我,我赶紧移开了视线,看向别处。

    “自古财帛动人心,但飞来横财,也是飞来横祸。

    ”

    王婆家的供桌说,放着一座手掌大小的金色蟾蜍,在屋里东南角,又放着一颗圆滚滚的白色珠子。

    三叔爷叹了口气,走过去将珠子去了下来,说来也奇怪,珠子刚一碰到三叔爷手心的时候,一下子碎成了几块,掉在了地上。

    咔嚓~

    供桌上的金线蟾蜍,也在珠子碎裂的时候,同时裂开。

    “蟾蜍本是招财镇宅的物件,蟾蜍衔珠,更是一种极为巧妙的手段,但是现在蟾蜍和珠子分离,珠子放在东南方,白虎主凶杀,福运一下子变成了凶祸,这才导致王婆惨死。”

    三叔爷喃喃,眉头紧紧的皱着一起,走到王婆家的床前,一把掀开了草席。

    床板上面,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金色毛发。

    “正北供蟾蜍,离珠东南,西北凶祸生,床板撬开,我倒要看看这下面究竟有什么鬼东西!”

    从人群中走出几个壮汉,手里拿着铁锹,说来也奇怪,几个人使出了吃奶的劲,床板也纹丝不动。

    三叔爷浑浊的双眼之中突然闪过一丝精芒,从怀中掏出黄符纸,手指粘上朱砂,嘴里念念有词。

    三叔爷手里拿着几张符纸,贴在了几个人的后脑勺处。

    “再撬,我倒要看看,在我们这儿,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几个壮汉一齐发力,不知道是什么的缘故,床板竟然很轻易的就被撬了起来。

    一时间尘土飞扬,待到尘土散去,三叔爷低头一看,却是发现在床板里面,有一根红绳上面穿着三枚铜钱,红绳的一头连着一张白色的小纸人,另一头穿着一只干瘪的蚂蟥尸体。

    突然之间,妖风大作,黄沙漫天,迷的人睁不开眼睛,但是每一个都能听到一阵清脆的撞击声。

    红绳上面的三枚铜钱疯狂的抖动着,碰撞在一起,白色的纸人猛的飞了出去,飘到了半空中。

    我抬头看了一眼,整个人如同坠进了黑色的深渊之中,纸人…纸人竟然在笑!

    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前亮了亮,低头一看,胸口处的碎玉散发着蒙蒙的光晕,而后像是突然感受到了什么,猛的抬起头,望着院子里的西北方。

    洞口之中,一股黑色的浓雾冲天而起,小纸人猛的张口一吸,黑雾被吸了进去。

    “咒术?”

    三叔爷脸色大变,将怀中的符纸纷纷掏了出来,扔在了纸人的周围,八张黄色的符纸围绕着纸人转动,纸人想要冲出去,但是每一次碰到符纸上,都被弹飞出去。

    “孩子,可以借我一滴你的血吗?”

    我猛的一愣,抬头看着三叔爷,轻轻的点了点头。

    从人群中走了过去,咬破指尖,三叔爷递给我一张符纸,我把鲜血滴在上面,符纸上出现一道妖异的血红色,映照出一道血红色的光芒,猛的飞出,将纸人包裹。

    “冤有头,债有主,还不归去,更待何时?!!”

    三叔爷闭着眼睛,念念有词,纸人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一下子化为飞灰,消散在空中。

    同一时间,八张符纸,连同红绳以及蚂蟥尸体,都纷纷跟着化为飞灰。

    妖风停了,所有的人都睁开了眼睛,我爹看到我站在三叔爷旁边,好像想到了什么,连声呵斥道:“小孩子家,进到这里做什么,赶紧出去。”

    我看着我爹的神色,竟然发现有一丝慌张,三叔爷看了我爹一眼,笑着拍了拍我的后脑勺说道:“行了,别骂孩子了,王德刚才可是帮了我大忙。”

    说着三叔爷推了推我的后背,我知道三叔爷说的什么意思,朝着我爹扮了一个鬼脸,连忙跑了出去。

    脑海中会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只听见我爹在身后笑骂道:“这小子。”

    村里人把王婆抬出来,走出门的时候,房檐上的符纸缓缓的飘了下来,贴在王婆的脸上,王婆意外的滚到了地上,几个人赶忙将王婆抬了起来,三叔爷看到

    后,也没让他们再抬起来,而是叹了口气说道:“人死为大,这儿是她的归宿,接生了一辈子,身上哪能不沾点阴气,把这座屋子烧了,就地埋了。”

    “王德他爹,给我点个火把,然后找瓶雄黄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