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黄泉阴司

第八百六十七章 第二颗玉珠!

    死寂。

    又是长时间的死寂。

    谢一鸣回头看着我,一脸无辜。

    我的脸上挂着一抹尴尬的笑,我哪里知道,一脚踹过去,竟然又让谢一鸣启动了九星轮。

    众人也是面面相觑,尤其是李爱国,看看谢一鸣,又看看我,想骂也骂不出来。

    谢一鸣嗫嚅着说:“师父……我……不是有意的……”

    我揉了揉脸上的尴尬笑容,说:“我……也不是有意的……”

    跟之前一样,九星轮泛起神秘幽光,刹那间照亮墓室。

    九星轮中央的黄金圆盘开始转动起来,第二颗玉珠从黄金圆盘上滚出,沿着藤状的黑色线条,骨碌碌滚入凹槽。凹槽里面的锯齿一下子夹住玉珠,瞬间就将玉珠吞没了。

    亮瞎人眼的光亮过后,墓室里又恢复了平静。

    我们下意识的摸了摸浑身上下,身体很完好,没有什么异样。

    李斐看着九星轮,疑惑的说:“这个九星轮到底是怎么回事?每次启动以后,泛起幽光,然后怎么就没有下文了呢?”

    李斐话音刚落,周凯突然举起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墓室角落,厉声呵斥道:“什么人在那里?!”

    周凯这一声喝,把我们吓了一跳。

    什么情况?

    墓室里还有其他人?

    我们互相看了看,九个人全都在墓室中央,不多也不少,如果墓室角落还有人的话,一定不是我们的人。

    那人又会是谁呢?

    难道有其他人悄悄跟着我们进了沉船墓?

    不可能呀,这片海域人迹罕至,我们下海的时候,也没有看见其他人呀。

    更何况,沉船墓的钥匙只有一把,那就是南越王印。

    其他人也没有南越王印,怎么可能跟着进来?

    那么,如果这人不是从外面跟进来的,难道他一直都在沉船墓里面?

    这更不可能,沉船墓都有上千年历史,没有人能在沉船墓里面活下去,也不会有人活到上千岁。

    所以,周凯口中的“人”,很可能并不是“人”。

    周凯举起手电,一道白光唰的照向墓室角落。

    白光笼罩下,我们确实看见一道人影,他穿着一件样式古老的黑色长袍,低着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就像一尊雕像。

    我们都很惊讶,谁也不知道这道人影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们刚才还在那个角落里跟龙婆战斗过,所以我们记得很清楚,刚才那里是没有这道人影的,这道人影的出现,像极了刚才那群龙婆,无缘无故凭空闪现出来的!

    这间墓室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古怪?

    为什么墓室里的东西,能够突然出现?又能突然消失呢?

    我们为什么没有消失?

    墓室中央的九星轮为什么没有消失?

    我使劲抓了抓脑袋,对于目前的离奇状况,实在是想不太明白。

    虽说我经历过的古怪事情也不少,但是这座沉船墓,确实超越了我的认知。

    “喂,你到底是谁?说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周凯拨开突击步枪的保险栓,瞄准那个黑袍人。

    高兴举起枪:“跟他废什么话呢,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会是正常人吗?先给他来一梭子再说!”

    话音未落,高兴已经扣动扳机。

    伴随着哒哒哒的枪声,一梭子弹已全部招呼在那个黑袍人身上。

    黑袍人被打得后退到墙角,但是并没有倒下,甚至都没有鲜血流出来,这一梭子弹就像打在了一团棉花上面,没有任何反应。

    高兴换了个弹匣,啐骂道:“看吧,子弹都打不死!”

    这时候,黑袍人缓缓抬起脑袋,映入我们眼帘的,竟是一张诡异的脸庞。

    这人没有什么表情,脸上说不清楚他是在哭,还是在笑,让人很不舒服。

    我们这才发现,原来这个黑袍人的脸上,竟然戴着一张冰冷冷的青铜面具。

    帅飞和柯振南率先叫喊起来:“蚕魂面具!”

    我也看得很清楚,黑袍人脸上戴着的,确确实实是一张蚕魂面具。

    之前帅飞被蚕魂面具勾魂,还是我出马处理的,而且当时我一不留神,还差点着了道儿,所以对蚕魂面具的印象非常深刻。

    那么这个戴着蚕魂面具的黑袍人又是什么人呢?

    我猜测,此人应该是沉船墓里的人殉,也就是给南越王陪葬的人。

    可是,这个人殉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间墓室里面呢?

    不等我们想清楚这个问题,就听李斐沉声说道:“他又来了!”

    黑袍人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行尸走肉,一摇三晃的朝着我们走过来,那模样跟粽子非常相似。

    高兴连开几枪,子弹打在黑袍人身上,除了打飞一点碎肉以外,好像并没有对黑袍人造成什么伤害。

    黑袍人摇摇晃晃,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高兴有些急了,皱眉道:“狗日的,怎么打不死他?”

    “看他的模样,跟粽子差不多,我认为应该瞄准他的脑袋!”说话间,李斐已经举起手枪。

    我微微一惊,喊了声“慢着”,想要阻止李斐,但是迟了,李斐扣动了扳机。

    李斐的枪法非常准,我们之前是见识过的,这么近的距离,直接将那个黑袍人一枪爆头。

    子弹旋转着没入蚕魂面具,没入黑袍人的眉心,又从黑袍人的后脑飞出,顺带掀飞了黑袍人的后脑壳子。

    但见那张蚕魂面具的眉心位置,被子弹穿透了一个窟窿。

    只听嗤啦轻响,面具表面突然布满蛛网状裂痕,然后哗啦一声碎裂开来。

    在蚕魂面具碎裂的同时,一团黑色的鬼影从面具里飞出来,以极快的速度,凌空扑向李斐。

    李斐大吃一惊,她有些猝不及防,而且那团鬼影来势甚猛,李斐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说时迟那时快,幸好我早有准备,闪身挡在李斐身前,举起修罗剑。

    那团黑影一下子撞在修罗剑上面,被修罗剑刺了个通透,发出呜哇一声鬼叫。

    这时候李斐也看得清楚,这团鬼影,明显是一个南蛮子。

    之前我在考古研究所的时候,就曾消灭过一个藏在蚕魂面具里的南蛮子鬼魂,所以李斐刚刚击碎蚕魂面具的时候,我便料到会有南蛮子从面具里面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