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黄泉阴司

第八百六十八章 御鬼阵

    “没事吧?”我问李斐。

    李斐摇摇头,心理素质不错,很快恢复了脸色:“没事!”

    这时候,谢一鸣在后面叫我:“师父,你别光顾着和李小姐谈情了,后面……后面来了好多人……”

    好多人?!

    谢一鸣这一喊,我们全部扭过头去,但见原本空荡荡的墓室里面,突然间出现了数十道人影,那是数十个戴着蚕魂面具的黑袍人,他们就像雕像一样立在那里,隐藏在面具下面的眼睛,阴森森的盯着我们。

    太离奇了!

    这些黑袍人又是凭空闪现出来的!

    刚刚凭空出现了一群龙婆,现在又凭空出现了一群黑袍人,这间墓室怎么像个百宝箱,什么东西都能变出来?

    “你妹的,这些东西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周凯提着枪骂道。

    “管他娘的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干吧!”高兴愤岔岔的说。

    “不能瞄准他们的脑袋!”李斐提醒道。

    周凯和高兴对视一眼,露出为难之色:“不能打脑袋?这些黑袍人其实就是一群粽子,脑袋才是他们的致命弱点,如果不打脑袋的话,怎么干掉他们?你刚才也看见了,子弹打在黑袍人身上,基本上是无效的!”

    李斐皱了皱柳眉,扭头看着我。

    这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如果不瞄准黑袍人的脑袋开火,黑袍人就跟粽子一样,根本打不死,但是如果瞄准黑袍人的脑袋开火吧,势必会打爆黑袍人脸上的蚕魂面具,蚕魂面具一碎,南蛮子的鬼魂就会从里面飞出来攻击我们。

    就在我们举棋不定的时候,那群“雕像”已经动了起来。

    几十个黑袍人,慢吞吞的朝着我们走上来。

    李斐咬着樱唇望着我,希望我能尽快做出决定。

    我暗暗吸了口气,厉声道:“打!瞄准他们的脑袋,狠狠地打!”

    没有办法,粽子的弱点就在于脑袋,如果不打脑袋,我们根本无法阻止这群黑袍人。

    哒哒哒!哒哒哒!

    队员们得到我的指示以后,顿时枪声大作,对着那群黑袍人猛烈开火。

    只听砰砰砰的爆裂声响,那些蚕魂面具相继碎裂。

    黑袍人的脑袋被子弹打爆,相继倒了下去。

    黑袍人虽死,但是蚕魂面具碎裂以后,飞出了一团又一团黑色鬼气,一个又一个南蛮子飘浮在半空中,张牙舞爪,模样凶狠,不停发出尖锐的咆哮声,仿佛要把所有的怨恨全部发泄在我们身上。

    我早有准备,迅速摸出几张驱鬼符,自队员们身后跑过,在每个人的后背心上,各自贴上一张驱鬼符。

    这样一来,那些南蛮子便不敢轻易靠近他们。

    队员们停止开火,那些南蛮子的鬼影自然不是现代化武器能够对付的,所以没必要浪费子弹。

    几十个南蛮子就像乌鸦一样,在头顶上方盘旋飞舞,一声声尖锐的鬼叫,仿佛要刺破耳膜。

    队员们伸出双手,紧紧捂着耳朵,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终于,那些南蛮子按耐不住了,即使队员们的背上贴着驱鬼符,他们也在跃跃欲试。

    一个南蛮子从空中扑下来,伸出鬼爪,抓向谢一鸣后背。

    谢一鸣后背上的驱鬼符,刹那间爆起一团暗红色光芒,一下子将那个南蛮子弹飞出去。

    谢一鸣往前踉跄了几步,回头一看,南蛮子被驱鬼符弹飞,伴随着一声尖叫,在空中炸裂成一团黑烟。

    虽然这张驱鬼符成功保住谢一鸣一条小命,但是这张驱鬼符也已经失效。

    没有驱鬼符的保护,谢一鸣就像是脱下了防护盔甲,其他南蛮子见有机可乘,便纷纷朝着谢一鸣当空扑落下来。

    谢一鸣顿时吓得抱头鼠窜,躲到我身后,大叫:“师父救我!”

    那些南蛮子仿佛找到了我们的弱点,先是一批南蛮子主动赴死,跟队员们身上的驱鬼符“同归于尽”,给后面的南蛮子清除了障碍,后面的南蛮子便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我们。

    队员们尖叫着仓皇逃避,普通人根本不是这些厉鬼的对手。

    我咬咬牙,看来只能放个大招了,队员们四散奔逃,我又没有分身术,根本没法挨个挨个的保护他们。

    我把修罗剑倒插在坚硬的地上,双手自怀里飞快甩出更多的驱鬼符,一边甩一边冲着队员们大喊:“快向我靠拢!”

    听见我的喊声,队员们纷纷转身向我狂奔而来,聚集在我的周围。

    谢一鸣也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虽然有些狼狈,但至少保住了小命,后背上一大片血肉模糊,留下触目惊心的鬼爪印。

    我用光身上所有驱鬼符,有数十张之多。

    这些驱鬼符被我甩出去以后,并没有飘落在地上,而是聚集在我们四周,环绕着我们盘旋飞舞。

    数十张驱鬼符不断飞旋,渐渐形成了一个“保护圈”,而所有人都在这个保护圈里面避难。

    我双手捏着法诀,嘴里飞快的念着咒语。

    这是一个大型的防御法阵,名叫“御鬼阵”,在面对鬼群包围的时候,祭出此阵,可以大规模的杀伤鬼群,并且能够保护己方队友。

    但是,我们都清楚,越厉害的法阵,所消耗的修为也就越大。

    一颗颗冷汗就像豆子一样,顺着我的脸颊滚落下来。

    我们置身在阴森寒冷的墓室里面,而我却出了一身大汗。

    “来吧,你们这些垃圾!”我瞪红眼睛,粗着嗓子怒吼。

    那些南蛮子尖声咆哮着,疯狂的冲击我祭出的御鬼阵。

    南蛮子撞击在御鬼阵上面,御鬼阵立即爆裂起一团红光,南蛮子一声惨叫,化成飞灰,但是御鬼阵里的驱鬼符,也随之熄灭一张。

    随着南蛮子的不断冲击,御鬼阵的光亮也越来越是暗淡。

    队员们一个个紧绷着脸,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连口大气都不敢喘。

    庆幸的是,当御鬼阵熄灭的时候,那几十个南蛮子也全部灰飞烟灭。

    我疲惫的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汗水滴滴答答在我脚下汇聚成一滩水。

    队员们也长松一口气,背靠背坐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