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黄泉阴司

第八百六十九章 鸡冠蛇(上)

    墓室里连续出现的怪物让我们深感疲惫,我们坐在地上,取出干粮和清水,补充体能。

    这次行动的干粮很不错,是国家最高级的行军粮,食物丰富可口,营养也很高,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补充能量。

    谢一鸣吃着行军粮,对我说:“师父,我想起一个问题!”

    我喝了口水,疲惫的说:“有屁快放!”

    谢一鸣说:“你有没有发现,这两波怪物,都跟九星轮有关联。第一次我们启动九星轮的时候,墓室里便出现了一群龙婆。第二次我们启动九星轮的时候,墓室里便出现了一群南蛮子。但是在我们没有启动九星轮的时候,这些邪门东西是没有出现的!”

    听闻谢一鸣这样一说,我突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细细一想,谢一鸣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之前没有触碰九星轮的时候,墓室里空空荡荡的,后来谢一鸣触碰了九星轮,九星轮启动,那群龙婆便像是凭空里闪现出来了。而后,我踹了谢一鸣一脚,谢一鸣无意中又一次启动九星轮,结果一群南蛮子又莫名其妙的闪现出来。

    按照刚才发生的情况来看,龙婆和南蛮子的出现,好像真的跟九星轮有着紧密联系。

    李爱国说过,传说中的九星轮,有着某种神秘力量,莫非九星轮的神秘力量,就是变出这一拨又一拨的怪物吗?

    九星轮上面一共有九颗玉珠,每滚动一颗玉珠,就会出现一拨怪物,那岂不是我们要面临九拨怪物的冲击?

    我越想越是心惊,赶紧问李爱国:“教授,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李爱国站起身来,眉头紧皱,背负着双手来回踱着步子,他在思考。

    片刻以后,李爱国停了下来,他说:“为了证明谢一鸣的推论是否属实,我想……我们不妨再启动一次九星轮试试?”

    李斐第一个爬起来:“爸,你这……”

    李爱国竖起手掌,一脸严肃的说:“墓室里除了九星轮以外,没有其他东西,所以我推测,进入第二层墓道的入口,必定跟这个九星轮有关。如果谢一鸣的推论属实,九星轮等同于一个闯关的机器,上面有九颗玉珠,意味着我们要连闯九关才能通过这里。我们现在才启动了两颗玉珠,还剩七个关卡!”

    李斐扭头看着我,在她的心目中,我是最有能力带领大家活下去的人,所以她对我很信任,在做每个决定以前,都想听听我的意见。

    我没有说话,颔了颔首,表示赞同李爱国的建议。

    我们总不能困死在墓室里面,为了摸清楚九星轮的玄机,我们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勇敢尝试。

    李斐点点头,咬了咬嘴唇说:“好,这次我亲自启动九星轮!”

    李斐走到九星轮前面,伸手拨弄了一下,九星轮一下子泛起刺目的幽光,把墓室映照得如同白昼,强光令李斐情不自禁的眯起眼睛。

    九星轮中央的黄金圆盘转动起来,第三颗玉珠从黄金圆盘里滚出,顺着一圈黑色的藤状线条,骨碌碌滚入中央的凹槽里面。凹槽里的锯齿就像牙齿一样,一下子咬住那颗玉珠,唰地将玉珠吞没了。

    强光消失,墓室里又恢复了正常。

    有了之前的经验以后,在李斐启动九星轮的时候,我们便提前做好了战斗准备,左顾右盼,看看九星轮启动以后,是否真的有怪物凭空闪现出来。

    滋滋滋!滋滋滋!

    死寂的墓室里面,突然传来一阵奇异声响。

    那声音令人毛骨悚然,我后背上的汗毛都忍不住倒竖起来。

    李斐举起手枪,面色冷肃的问我:“杨道长,听见什么声音了吗?”

    我点点头,支起耳朵凝神倾听,幽幽说道:“声音……好像是从墓室顶上传来的……”

    说完这话,我霍然抬头,在我抬头看向墓室顶的刹那,一道黑色闪电从墓室顶上飞出,令人防不胜防。

    幸好,几乎在同一时刻,李斐大叫一声“小心!”,然后扣动了扳机。

    李斐枪法很准,凌空命中那道黑色闪电,黑色闪电吧嗒一声,落在我的脚下。

    我低头一看,浑身的毛孔瞬间紧缩,膀胱一阵抽搐,不怕丢脸的说,差点吓尿了。

    蜷缩在地上的“黑色闪电”竟然是一条半米多长的黑蛇!

    我们生活在大山里的孩子,对蛇肯定不陌生,而且我的妻子也是蛇,从小我对蛇就有种特殊的感情,所以我并不怕蛇,相反还跟蛇比较亲热。

    但是,脚下的这条黑蛇,却让我第一次对蛇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这条蛇不过半米长,通体乌黑,这都没有什么可怕的,最可怕的在于蛇头,在黑蛇的蛇头顶上,竟然长着一团红色的肉瘤,鲜艳夺目,从外形来看,很像是公鸡脑袋上的鸡冠子。看上去非常怪异,很是恶心。

    就算用脚趾头想想也能知道,长相如此怪异的黑蛇,肯定是剧毒之物啊!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李斐,幸好李斐眼疾手快,枪法精准,在半空中一枪点爆了黑蛇的脑袋。

    若不然,这条黑蛇突然从天而降,咬我一口,后果不堪设想。

    谢一鸣皱眉道:“这是什么品种的蛇?好恶心啊,脑袋上怎么还长着红色的鸡冠呢?该不会是公鸡和蛇培育出来的新品种吧?”

    齐师爷走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怪蛇,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我见齐师爷变了脸色,心中微微一惊,齐师爷走南闯北几十年,古墓里的什么怪东西没有见过,哪怕是刚才龙婆和南蛮子出现的时候,齐师爷也没有流露出这副表情。

    一向波澜不惊的齐师爷,此时此刻,我竟然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恐惧,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能让齐师爷都感到恐惧的怪蛇,其来头一定不小啊!

    我问齐师爷道:“齐师爷,你以前经常出入古墓,有没有见过这样的怪蛇?”

    齐师爷挑了挑浓眉,声音有些发颤,他说:“见过……三十年前……在秦岭……这是鸡冠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