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黄泉阴司

第八百七十章 鸡冠蛇(中)

    三十年前。

    秦岭。

    秦岭山脉,以前秦王朝的龙脉,华夏的风水宝地。

    自古以来,在秦岭一带,就埋葬着数不清的帝王陵墓。

    当然,这么多年来,只有千古一帝秦始皇的始皇陵,没人能够染指。

    其时已是傍晚时分,山谷里一片死寂,偶尔有晚归的倦鸟,发出几声清啼。

    夕阳摇摇欲坠,把这山峦绝壁,映照得无比恢弘。

    如果从天上俯瞰,这肯定是一幅绝美大气的江山图。

    就在这崎岖的山道上,渐渐走来一队人马。

    这队人马总计十数人,每个人都穿着军用迷彩衣,背着迷彩包,还戴着迷彩帽,在丛林里不紧不慢的穿梭。

    他们的迷彩色和丛林色交织在一起,倘若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这队人马的踪影。

    不难看出,这队人马拥有丰富的野外经验和伪装技巧,他们肯定不是第一次进入这样的山谷丛林。

    山谷里面,古木参天,高大的古树枝繁叶茂,就像一把把撑开的巨伞。

    而在古木下面,灌木一片一片,非常茂密。

    灌木丛中,散落着点点野花,还有各种叫不出名的藤蔓植物,就像是星星灯一般,点缀了丛林,让丛林散发出勃勃生机。

    有调皮的松鼠蹲在树干上,一边啃着坚果,一边往下吐壳儿;有傻愣愣的獐子,在树洞里探头探脑,打量这群不速之客;还有丛林猴高高挂在古木上面,就像君王一样,俯瞰大地。

    当然,这队穿着迷彩服的人马,并不是什么野战部队,他们的身份十分隐秘,因为他们是一群土夫子,也就是俗称的“盗墓贼”。

    不过,他们自己并不认为自己是“贼”,所以他们自称自己是“土夫子”。

    夫子是文化人的雅称,土夫子就是搞土的文化人,很明显是盗墓贼往自己脸上贴金,编了个如此“雅俗共赏”的称呼。

    这群土夫子,都是从全国各地集结在秦岭的。

    他们的带头人,是盗墓这一行的明星人物,姓齐,因为博学多才,对古墓颇有研究,江湖上都尊称他“师爷”,人称“齐师爷”。

    那个时候的齐师爷才三十出头,也算是风华正茂的年纪。

    年纪轻轻,就被人称作“师爷“,可见齐师爷确实是很有本事的人。

    齐师爷出生在盗墓世家,从小就跟古墓打交道,学习了一身本领,据说他的祖上还是摸金校尉,本领超凡。

    这次来秦岭,齐师爷召集这么多人马,就是为了来倒一个大斗。

    秦岭一带虽然帝王将相的陵墓很多,但千百年来,都有土夫子光临秦岭,历代历朝,等到了近代,这些帝王将相的陵墓早已十之九空,好东西早就被人取走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油水。

    唯一的油水就是始皇陵,但是始皇陵属于是古代陵墓的奇迹,即使用最先进的科学方法,也没法轻易挖掘,更别说一群土夫子了。

    自古以来,也有不少技高胆大的土夫子光临始皇陵,但都是有去无回。

    齐师爷那么聪明的人,自然不会去打始皇陵的主意,他的算盘,放在了一座战国时期的将军墓里面。

    战国时期的陵墓,可能没有太多奇珍异宝,大多都是青铜器陪葬。但是,战国时期的青铜器是非常值钱的,一些做工精美的青铜器,在黑市上可是无价之宝,就算是送到博物馆,那也是国家重宝。

    经过前期的风水堪舆,踩点,历史资料的研究,坊间传闻的搜集,齐师爷不仅勘探到这座将军墓的存在,甚至还大致确定了将军墓的地址范围。

    齐师爷是个头脑精明,做是非常细腻的人,没有十成的把握,他不会轻易动手。一旦决定动手,那他就已经做好了成功的准备。

    齐师爷召集的这十多个人,都是天南地北的盗墓高手,每个人都是刀口舔血的汉子。

    因为齐师爷经过前期分析,这座将军墓里面,可能设置有很多战国时期的古老机关,这趟下斗肯定会经历很多凶险,如果没有足够的人手,成功几率便会大大降低。

    天色渐渐黑沉下去,队伍停了下来,在一条淙淙流淌的山溪边上,安营扎寨。

    原始丛林里面多猛禽,夜晚行军危险系数很大,齐师爷他们非常谨慎,一到天黑,便停下来安营扎寨,绝不随便冒险。

    营地搭建好以后,队员们便生火造饭,吃饱喝足,还在山溪里洗漱一番,这才舒服的回到帐篷里睡觉。

    十多个人,一共搭了三顶帐篷,呈品字形排列,如果遇到危险,能够在第一时间互相支援。

    留下两个人在外面守夜,其他人都回到帐篷里休息。

    山路崎岖,在这之前,他们已经在秦岭里面徒步行走了三天,虽然他们的身体素质都很好,但毕竟是肉身凡胎,不是机器人,疲惫困乏让他们很快陷入沉睡。

    约莫睡到半夜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枪声突然击碎了丛林的宁静,一群飞鸟仓皇而逃。

    枪声自然也惊醒了沉睡的人们,这些人反应也很快,直接翻身而起,提着武器冲出帐篷。

    这时候,就看见原本负责守夜的两个人,竟然不见了,只留下一堆篝火在静静燃烧。

    难道有人偷袭了营地?

    齐师爷正准备派人去寻找,就看见其中一个守夜人,踉跄着从灌木丛里跑出来。

    有人要去搀扶他,齐师爷发现此人脸色不对,立即命众人散开。

    那人来到齐师爷面前,双膝一软,跪在地上。

    齐师爷一看此人,发现此人脸上笼罩着一层乌黑之气,像是中了剧毒,眼看是活不成了。

    齐师爷连忙问他怎么回事,此人的七窍里便涌出血来,那血都是黑色的,他浑身颤抖着,用最后一点力气说了一句话:“蛇……长着鸡冠的蛇……”

    说完这话,此人倒地暴毙,不仅是脸庞变成了黑色,浑身上下都变成了黑色,就像焦炭一样。

    很快,齐师爷在此人的右手背上,发现了两个流着黑血的窟窿。

    齐师爷经常在野外行走,一看这两个窟窿,就知道这人是被蛇咬了。

    什么蛇的毒性如此猛烈?

    短时间内就能让人暴毙?

    并且,死亡之人竟然黑如焦炭?

    还有,这人最后所说的那句“长着鸡冠的蛇”,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