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黄泉阴司

第八百七十一章 鸡冠蛇(下)

    这个守夜人的死状极其恐怖,齐师爷心里打了个冷突,带着一众兄弟,全副武装的走进灌木丛。

    刚刚拨开灌木丛,就看见另外一个守夜人。

    那个守夜人面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体都僵硬了。

    一个胆大的兄弟戴上手套,将守夜人翻过身来,就看见守夜人浑身乌黑如炭,七窍流血,早已死的硬了。

    在守夜人的脖子上,两个血窟窿触目惊心。

    这个守夜人的死状,和刚才那人的死状一模一样,显然,两人都是死于“长着鸡冠的蛇”。

    一个兄弟向齐师爷建议,说这种蛇很毒,只怕不容易对付,要不赶紧撤离营地,连夜赶路算了。

    齐师爷心里本身也有这个意思,立即点点头,同意这个兄弟的建议,连夜撤离这里。

    毕竟,他们这次的目标是那座战国将军墓,没必要跟蛇缠斗不休。

    至于这两个死去的兄弟,算是他们命不好,这趟若是有收获,发了财,自然会给他们家里一些抚恤金。

    众人迅速收拾好东西,准备撤离。

    出于道义,也不能让那两个死去的兄弟暴尸荒野,所以众人挖了两个坑,准备把这两具尸体就地掩埋了。

    这种脏活累活,齐师爷肯定是不做的,几个兄弟陪着齐师爷站在远处,只留下四个兄弟挥舞着洛阳铲,在那里挖坑埋尸。

    很快,两个尸坑便已挖好。

    就在这时候,灌木丛里突然传来一声喊:“嘿!”

    四人吓了一跳,一下子警觉起来,这里怎么还有其他人?如果被外人发现他们掩埋尸体,那事情可就不妙了。

    齐师爷也甚感疑惑,这里都已经接近秦岭腹地了,人迹罕至,除了他们这一伙土夫子以外,怎么还会有人在这里?难道是同行?

    齐师爷扬了扬下巴,四个兄弟立即会意,倒提着洛阳铲,迅速逼近灌木丛。

    其中一人拨开灌木丛,厉声喝骂道:“什么人?!赶紧滚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嘿!”

    灌木丛里并没有人影,而是一条盘着身体的蛇。

    那蛇通体乌黑,长不过一米,最奇诡的是,蛇头上面,竟然顶着一个鲜艳的鸡冠子,红得几乎要溢出血来。

    长着鸡冠的蛇?!

    原来这就是长着鸡冠的蛇!

    这个兄弟从小到大,还是头一次见到长相如此稀罕的蛇,一时间有些愣神。

    更让他愣神的是,刚才那“嘿”的一声喊,竟是这条鸡冠蛇发出来的。

    这种鸡冠蛇居然能说人话,简直是闻所未闻,这是成了精吗?

    就在此人发愣的时候,那条鸡冠蛇突然原地弹了起来,就像弹簧一样,身体凌空甩出一个“S”,一下子飞起来,快如闪电。

    这个兄弟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被那鸡冠蛇一口咬在咽喉上。

    其实大多数蛇类都没有多么凶猛,能够弹地而起,凌空飞扑的怪蛇,更是让人始料未及。

    这个兄弟连叫喊声都没有发出来,那张脸唰一下就黑了,跌跌撞撞后退两步,当另外三人看见他的时候,发现他的七窍里已经流出血来,当场就翻了白眼。

    在人们的认知里面,眼镜蛇就算是剧毒之王了,但即使被眼镜蛇咬伤,毒性也不可能如此猛烈和迅速。

    看这鸡冠蛇毒发的速度,只怕是天下第一的毒蛇了。

    另外几人不敢怠慢,几乎是本能反应,抡起洛阳铲,就对着那条鸡冠蛇招呼。

    几铲子落下去,鸡冠蛇被拍成了肉酱,但是那个兄弟的尸体也被拍得面目全非。

    三人面面相觑,正准备将这具尸体拖出去一块儿埋掉,这时候,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叫喊声:“嘿!嘿!嘿!”

    不清楚情况的人,还以为灌木丛里藏了很多人。

    外面的兄弟已经提枪戒备,冲着他们大喊:“对方有多少人?”

    灌木丛里的三人早已吓得魂飞魄散,面无血色,因为他们知道,这嘿嘿之声并不是人发出来的,而是鸡冠蛇发出来的。

    此时此刻,四面八方都传来嘿嘿之声,那便说明,灌木丛里到处都是鸡冠蛇,数量绝对不在少数。

    三人也不敢处理这个兄弟的尸体,惊恐的狂奔出灌木丛,

    他们这一跑,就听灌木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很多鸡冠蛇在灌木丛里穿梭,头顶上的鲜艳鸡冠不停晃动着,就像一簇簇火焰在灌木丛里闪烁。

    三人一边跑一边喊:“快跑!鸡冠蛇,是鸡冠蛇!!”

    齐师爷闻言,知道情况不妙,立即让众兄弟撤退。

    不过眨眼工夫,就听灌木丛里“嘿嘿嘿”的声音不绝于耳,就像是很多野人在呐喊。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会有能说人话的怪蛇。

    齐师爷这一行人,放在江湖上,个个都是刀口舔血的汉子,就算是挨枪子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但是此时此刻,面对这群头顶鸡冠的怪蛇,他们是真的惧怕了。

    因为这鸡冠蛇的毒性实在是太猛烈了,一口下去,几秒钟人就没了,任你壮士断腕都没法自救。

    众人大声叫喊着,掩护着齐师爷往外跑。

    四面八方都是鸡冠蛇,枪火闪烁,照耀了这片原始丛林,也惊扰了秦岭腹地千年的安宁。

    哒哒哒!哒哒哒!

    震耳欲聋的枪声,一直在齐师爷的耳畔萦绕,直至多年以后,齐师爷都不忍回想起那晚的惨烈景象,每当想起,耳畔就会响起枪声,那枪声令他头疼欲裂。

    具体有多么惨烈,齐师爷并没有跟我们细说。

    他只说:“很惨,带去的人没有几个活着回来,全都埋葬在了秦岭深处!”

    虽然齐师爷表面装作很“轻描淡写”,但是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他的脸颊抽动的很厉害,他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这件事情都过去了三十年,但是现在想起,齐师爷都还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可见当年秦岭腹地的鸡冠蛇,着实给齐师爷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当年跟着齐师爷进入秦岭的,都是有本事的人,几乎全军覆没,可见鸡冠蛇的厉害。

    就在我们惊讶之余,沉寂的墓室四周,突然传来“嘿!嘿!嘿!”的叫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