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生活系神豪

第532章 你们玩得花啊?!

    红英亲自开车等在楼下,非常朴实的一辆大众途观,副驾驶玻璃下面堆着几张通行证。

    显然,这就是他的日常用车。

    汪言感觉红三这人挺有意思的,平日里吃穿用都不显清贵,性格沉稳低调,但是偏生又经常和付胖子的车队混在一起,第一次赛车赌盘就有他,第二次开着超跑从帝都横跨至魔都又有他,肉眼可见的爱玩。

    汪大少甚至忍不住怀疑,付胖子的车库里,会不会有某辆顶级超跑是红英的?

    备不住。

    但这种事儿没必要去打听,交朋友,一定要给对方留足空间。

    汪言跟红英打了个招呼,便要上酒店的车。

    红三探出脑袋招手:“哎哎,言子你坐我车,让你司机后面跟着!”

    这倒是无所谓,于是dave就替汪言拉开途观副驾驶车门,自己坐上酒店礼宾车。

    “你助理啊?”红英抬眼一瞟,随口问,“之前好像没看到过。”

    汪言笑回:“之前也没忙到需要助理的程度啊。”

    等汪言系好安全带,红英轻踩油门,稳稳当当慢慢悠悠的出发。

    车开的稳,聊天时间就多。

    “哎,言子你怎么总住酒店?有意思么?你又不缺钱,抓紧买套房子落脚啊!哥帮你联系人,你直接跟开发商谈。”

    “帝都的房子?买不起买不起……”

    “正经点!”

    “哦。住酒店省心,而且我一年能在帝都待几天?”

    “那不对。”

    红三马上帮汪言算账。

    “你住总统套房,一个月几十上百万,现在三环边儿上的均价才10万一平,都够买个厕所的了。

    你把两年内在帝都住酒店的预算拿出来,500万有吧?

    交个首付,精装修直接住,六年时间差不多就能白赚一套房子。

    就算你不稀罕那点钱,给小情儿不好么?

    多少人忙活一辈子都赚不来帝都一套房,你把条件摆出去,小情儿直接就可以散养了,准保死心塌地,主动躲着你女朋友。”

    “咦?三哥你经验很丰富啊……”

    被汪言用那种眼神打量着,红英脸上有点臊得慌。

    关键两人的年龄差了整整10岁,正常的19岁少年在红英面前只是小屁孩,而不是可以开黄腔搞黄色不顾脸皮的损友,所以和汪言打交道,红三时常有种错位感。

    “滚蛋!和你聊正事儿呢!”

    红英骂了一句,继续强行推销他的投资理论。

    “你到底懂不懂?一线城市核心地段的房子永远都是最好的投资品,便宜买到就是赚!

    有我在,你又不用担心限购什么的,为啥不搞?

    你要信我,就在魔都那边儿用公司名义买房,然后在帝都用个人名义买。

    贷款年限搞长点,小多能帮你办出60年的年限,你有闲钱就多买两套,别墅自住,大平层当投资,折扣包在哥身上……”

    凭良心讲,这是非常靠谱的投资建议。

    正常富豪最合理最合法的资产配置方案中,房产投资是非常重要的一项。

    国内的好多上市公司都在买房投资买房保值,关键时刻的年报全指望着卖楼,个人更不例外。

    尤其那60年的贷款,简直了都。

    但是汪言特别不喜欢,更不需要。

    系统的钱到底打哪儿来的,到现在还没有结论,反正来得很轻松。

    所以汪言在开始学习经济学以后,一直在思考这钱应该怎么花。

    尽管大少看不起新古典经济学,但是却不得不承认,经济学的存在有着特殊的指导意义。

    花钱的学问是很大的。

    比如通货紧缩这个事儿。

    古代王朝中后期,土地兼并到一定程度,大量财富聚集到少数人手里。

    公侯乡绅们再怎么铺张浪费,消费能力都是极其有限的。

    于是就导致大量的钱财被堆在仓库里,难以流通。

    结果便是经典通缩——粮食蔬菜卖不上价,形成所谓的“谷贱伤农”,让农民财富缩水甚至背负外债。

    此时,只要发生一次天灾,就可以制造大规模的破产流民。

    古代的每个封建王朝到了中后期,皇帝都会试图打击豪强、抑制兼并,延续王朝兴盛,但是从未成功过。

    因为本质上这是一个经济问题,而不是政治问题。

    统治者抄掉十个和珅家,充实国库,但整个士绅阶层的倾向仍然是储蓄,而不是消费,你能靠国库熬多久?

    铸再多的钱币都难以流通。

    流通的钱少,“钱”本身就贵。

    作为一般等价物的粮食,就会一直对“钱”贬值。

    一石米十几钱,看似是繁华盛世,但农民的生存可没那么简单。

    除了粮食,一个家庭还需要柴油酱醋茶盐医,样样都需要货币。

    然而主要产物却卖不上价,怎么破?

    所以,一定会背债甚至破产。

    恶性循环下去,直至掀翻当前王朝,开始下一个轮回。

    介就是封建王朝的周期循环,表象是土地兼并,实际上却是经济的不自洽,靠一两个英明皇帝杀贪官、整吏治,永远解决不掉。

    在现代社会,道理仍旧未改。

    国内……好吧,别的不提。

    国内始终坚持对粮价实行严格的价格管控,死守安全线。

    因此被茅于是、张为赢、张武长、厉伊宁之流的自由市场派学者批评了几十年,到今天都没消停。

    然而他们永远不会告诉老百姓:从97年到2003年,国内处于严重的通缩状态,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如果没有粮价管控,当时的9亿农民要死多少?

    那是华夏发展历程中的一次巨大危机。

    同时,也很可能是张林大辩中,汪言会切进去猛甩巴掌的一个点。

    最近大少一直在看相关材料,思考颇多。

    而任由粮价自由上涨、与国际接轨的后果更可怕——从此没有工业,只有通胀。

    国际资本掌握粮食生产地和出口,主动提价,你们跟不跟?

    跟,压榨国内城镇平民阶层,破坏城市化进程,工业发展近乎停滞。

    不跟,国际粮商便可以大肆收购并出口,国家只能做农业出口国,赚那点屁钱,但国内粮食却不够吃,推动弄副产品价格飞涨。

    粮价不实施管控,自由涨跌,跌是农民死,涨是集体死,就这么简单。

    为什么全世界都在搞农业保护?

    国内有粮食安全问题,西方国家同在皿煮阵营,农产品自由买卖,并不存在安全问题啊?

    说白了就两个字:兜底。

    逃不开经济周期规律,至少保住底层平民,不然太容易被资本打垮割韭菜了,真会出大事的。

    ……

    汪言原本从来没有想过这些。

    然后,在智力拉到79点,开窍之后的某一天,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个bug,是那只自由翱翔在经济系统里的蝴蝶。

    现在一年能够变出4、5个亿,再升级能变出10个亿,再再升级……无法计数。

    加上由此带动的投资和收益,基本等于一个小号央行。

    爽归爽,可是这特么的太可怕了啊!

    不夸张的讲,10年之后,汪言就有能力以经济手段摧毁一个小国。

    20年后,便可以打得本子棒子叫爸爸。

    几千亿的无成本资金,哪怕按照最粗糙的用法——我把你们首尔的房价推高20%,房租上涨30%,你哭不哭?

    70岁退休?

    做梦!

    哥可以让你们死都死不起!

    这钱花出去就等于放大水,冲哪儿哪儿垮。

    因此,在国内花,要慎之又慎。

    别没等到出去当爹呢,先把自己家拆了,那可就乐子大了。

    只赚不花更不行,现在的社会财富集中程度已经很高了,都特么不消费,等着通缩把底层榨干啊?

    汪言作为一个白捡到万亿帝国的幸运儿,心里还是有那么几分使命感的。

    别的富豪爱怎么苟怎么苟,反正哥不怕破产,不用当守财奴。

    so,往死里消费,从我做起!

    当然,消费亦要有目标,得了这么大便宜,在尽情浪的同时,多少要回馈给社会一些东西。

    所以汪言不太喜欢房产。

    有一两套顶级豪宅是必须的,但是买太多寻常房子用来投资或者保值,那就完全没必要了。

    把钱堆到那里头,都不如找机会搞搞慈善。

    甚至,买奢侈品都比屯房子强。

    虽然那些品牌大都是国外的公司所有,但是在国内消费,养的是商场、seller、国内的棉纺产业、代加工企业、物流等等等等,并且还给国家贡献高额关税。

    5000万的房子买来不住,直接就沉淀下去了。

    买多了还推高房价,进一步打击实体经济。

    5000万的消费,却能够增强一丝国力。

    所以上面天天喊着“平抑房价促进内需”,那是真被地方和房产同盟惹急了。

    当然,急也没什么软用,现在刹不住车,只能徐徐图之。

    ……

    当汪言的眼界足够开阔之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生活在一个非常有趣的时代。

    房子是当前时代的焦虑之源。

    然而汪言自打有钱之后,从来都没有对房子投注过丝毫关心,唯一的一套别墅,现在都没去看过第二眼。

    不晓得装修成什么样了?

    啊,对了,家乡好像还有两套小商铺,房产证都忘记扔哪了……

    这是真神壕才拥有的洒脱,只关心事物本身的实际价值。

    比如房子的居住属性,比如车子最重要的是舒适,比如衣服一定要衬托出哥的帅气……

    红英的建议完全是好心,却深刻暴露出两人在三观上的不同,汪言在感激之余,又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志同道合的精神病真难找啊……

    大少甚至都没法和红英解释自己的行为,只好胡扯:“我喜欢住酒店,自由方便……额,等到公司赚够钱,一次性搞定一套大的吧,现在懒得折腾。”

    红英十分无语。

    “得,理解不了你们这种商业奇才……待会咱们去的地方有空着的顶级别墅,真的,以后你要是想置业,哥帮你联系。”

    “哪儿啊?”

    汪言随口转开话题。

    红英抬头往右努努嘴:“就那边没多远,颐和原著。你女朋友还有几年毕业?在这儿买房子还真挺方便的。”

    汪言的第一反应就是哭笑不得。

    这三哥怎么一直撺掇我买房子啊?!

    笑过之后突然反应过来:哎哟!红三搞不好真的在房产领域有极强人脉,这是急着还我人情,或者想跟我加强关系吧?!

    从这个角度出发,他的行为便很好理解了。

    汪言试探问了一嘴:“那儿的别墅多大?什么价啊?”

    红英的兴致马上来了。

    “880到3600平都有,全是独栋,绝对不比壹号院差。

    今儿给你接风,借的是他们的楼王,3600平那栋,看了你就知道,巨盖!

    不过照我看,e1户型最好,2000平,南北朝向,7室4厅7卫,格局倍儿棒!

    现在售价大概2亿多,如果你想买,我给你要个7折,小多可以帮忙贷款,具体再商量。”

    得,准了!

    红英真就是上杆子来送好处的。

    当然,折扣如此大,建设方急着回笼资金应该也是一方面原因。

    想明白以后,汪大少马上失去兴趣。

    现在掏2亿买豪宅,有点早。

    真要买也是在魔都买,毕竟事业在那边。

    尽管在魔都买房没折扣,可是我汪富贵差那点玩意吗?

    开玩笑!

    卖豪宅当然得全款,贷款算什么本事,打折有什么意思!

    除非……

    能把那张拍卖卡抽出来。

    上个月的高级欧非转盘始终没用,便是因为里面有张拍卖卡。

    汪言眼馋那张卡好久了,可惜不好抽,才十分之一的概率。

    所以索性留着,万一以后弄到幸运类奖励,甚至【指定抽奖卡】呢?

    当然,真要是拿到拍卖卡,肯定不会用来买别墅。

    买一架湾流大飞机多香啊?

    招几个漂亮空姐,一日千里……

    啊呸呸,想多了想多了,先应付三哥是正事儿。

    于是汪言笑了笑,不置可否的点头:“行啊,待会儿我好好看看……哎,到底什么活动啊?提前这么多。”

    红英马上开始挤眉弄眼,却不肯说。

    “你急什么?到了自然就知道。”

    别是想搞黄色吧?

    我可不是那种人!

    狗哥心头微痒,表情端庄,决定静观其变。

    如果有什么坏事儿……都是他们逼着我干的!

    颐和原著离香记真的不远,就在北四环外面,过去燕京大学再有两公里,便到了地头。

    整个别墅区坐落在颐和园、圆明园中间,风景是独一档的。

    汪言来过好多次帝舞,却从来没想过进园子里看看,今天被动感受,只觉得……emmm,三月的帝都有点秃。

    今天不但树秃,沙还大,所以到地方赶紧进屋,什么都没仔细看。

    别墅里人不多——确切的讲,男人不多。

    路名泽、顾海林、李小多,再加上一个不认识的哥们,就四个。

    莺莺燕燕倒是不少,乍一看,好像上了两位数。

    汪言心里好一阵激动。

    果然如此么?

    你们这是在为难我正派汪啊!

    正雀跃着,客厅钢琴前面站起一姑娘,转身正好和汪言打个照面。

    那姑娘礼貌而又局促的一笑,汪言反倒一惊。

    “李韵音?”

    妈耶!

    这姑娘怎么来了?

    有她在,你们今天就算是拿枪顶着我,我特么也不敢动啊!

    正派汪又惊讶又难受,感觉节目要黄。

    然后就在这时候,打楼下又上来一哥们,却是暴脾气张楷。

    一出来就拉着汪言,咋咋呼呼的往楼梯口走。

    “汪少来来来,哥几个给您备了份小礼物,走瞧瞧去,包您开心!”

    红三、小路子等人含笑在后面跟着,唯独李小多留在客厅没动,守着女生。

    汪言只来得及对李韵音点点头,便被拉下楼。

    下面是库房。

    张楷推开库房门,大少又双叒惊了。

    房间里五花三层的绑着一个人,男人。

    劈腿拉胯,好似羞耻play。

    ⊙▽⊙

    卧槽!

    你们玩得花啊?!

    *********

    张林辩的铺垫好难写,我最近天天在读论文和以前的课本。

    不过那应该是个更爽的大高潮,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