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生活系神豪

第533章 神套路

    “干嘛啊?你们这是……”

    “猜猜看?”

    张楷冲富贵哥挤眉弄眼,红英等人笑而不语。

    89点智商还是很给力的,汪言脑子一转,心中马上浮起一个猜测,试探着问“水军头子?”

    “聪明!”张楷竖起大拇指。

    “不过不是成老八,是跟着成老八一块儿跑路的弟。”

    汪言听建武他们提起过这个名字,报案时帮忙联系的那哥们,家里就是ga口的,费不少力气才打听出来是谁在幕后操作水军。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那货跑得太快,等那帮魔都哥们开始撒网捞人时,早都没影儿了。

    “你们在哪儿挖出来的这人?”

    富贵哥感觉好神奇,憋一肚子问号。

    “南越!”

    张楷嘿嘿笑着,把那个面生的青年拉过来,一把搂住。

    “汪少,给你介绍个好哥们!郭厚禹郭哥,这次能把那货挖出来,全靠郭哥帮忙!”

    转头又跟郭厚禹再次介绍汪言“郭哥,言咱们聊过很多次,岁数虽然,但做人没得挑,仗义!”

    郭厚禹30岁左右,和三哥差不多是同龄,比路名泽、张楷大四五岁,跟汪言比,已然是真正的成年人。

    这哥们相貌堂堂,气度沉稳自信,脊背挺直。

    汪言主动伸出双手“郭哥,感谢您为我的事儿费心费神。”

    “老弟客气了。”

    郭厚禹同样伸出双手,握手时力度惊人。

    汪言在对方的虎口处摸到一大块老茧,心里不由一动。

    这种层次的大少肯定不会干体力活,那么……

    没敢多想下去。

    郭厚禹拍着汪言的手背,语重心长“畅畅是我妹,不大点儿的时候就跟在我屁股后面颠儿颠儿乱跑,我们那院里的同辈孩子总共就四五个,可以,她跟我亲妹妹也没什么区别了。

    那段视频我看了不下20遍,每次都心惊肉跳……

    多的不了,汪,你是个纯爷们,咱们以后慢慢交。”

    郭厚禹话时,红英守在对方身后,站得板板整整,而路子更是从始至终都没插过口,这让汪言愈发确认,这哥们不简单。

    等到话音落尽,红英终于开口帮腔“郭哥很少跟我们胡闹,交朋友的标准极高,言子,今要不是给你接风,我们都请不动郭哥的。”

    哟,看来郭厚禹在圈里的地位,隐隐的要比红三高啊?

    姓郭……

    汪言脑子一转,隐隐约约对上一个人,心里猛的一激灵,没敢深想下去。

    如果真是那位的亲戚……

    那么三哥没夸张,像这种级别的大少,确实不会轻易向谁示好。

    不用想,又是救饶好处。

    那不仅仅是两条人命的事儿,更有随后展现出来的种种素质,让世人看到了让汪言的极高价值和巨大潜力,如此方有今日。

    车祸那个瞬间的赤心善念,盛开的花朵至今芬芳。

    慢慢的,结一树果实,够让狗子吃很久很久……

    种种想法一闪而逝,汪言内敛的笑笑“郭哥言重了,我年轻气盛,以后麻烦哥哥们的时候还多着,我不会见外,您也别跟我客气,生分。”

    “哈哈!”

    郭厚禹爽朗大笑,拍拍汪言肩膀,吐出一个字“好!”

    刚寒暄完,张楷又一次跳出来,嘻嘻哈哈问汪言“怎么样,言子,惊喜不?”

    “吓一跳。”

    汪言摇头苦笑,瞥一眼鼻青脸肿的那青年,纳闷的问“人家都躲到国外了,你们怎么挖出来的?”

    “那可是个大工程!”

    张楷眉飞色舞的开始讲故事。

    “最开始是建武他们在挖人,搞了好几个黄狗的弟,终于打听出来黄狗找的是哪个工作室。

    然后顺着线摸,有人知道成老八。

    之后你的报案所出动网警摸查,顺着几个手机号把那货真名扒出来了。

    接着查身份证,找到出关记录,才知道那货跑去了南越。

    订的票是两张,另外一个就是这孙子!

    然后建武他们没辙了,在那边儿没门路,回头找到三哥。

    刚好我在那边认识几个搞赌场的货,我跟禹哥一合计,禹哥出面找关系,经过南越的官方查到了那俩孙子的去向。

    可是特么巧了,成老敖那边,猫了两,动了心思转行搞网赌。

    这我还不安排他?

    直接让人做了个套,反手就把这俩孙子按住了!”

    “牛哔!”

    汪言真心实意竖起大拇指。

    这群大少的路子是真野,隔着那么远都能刮出人来,想想都知道有多不容易。

    只是……

    “成老八呢?”

    路子狡猾狡猾的一笑“局子里呢!”

    分开弄是怎么个意思?

    汪言没经历过这种事儿,一时间有点懵。

    三哥笑道“成老八是主犯,弄过来动私刑不合适。”

    张楷接口“你的影响力可不,现在这是挂号的案子,动了成老八,丫要是豁出去自爆,多少是个麻烦。”

    路子再补充“这孙子是条杂鱼,动他翻不了。”

    “而且……”

    张楷嘿嘿坏笑,回手一巴掌抽在那倒霉蛋后脑勺。

    “这孙子掌握着不少成老澳黑料,把丫攥在手里头,成老八要是不想把牢底坐穿,就特么必须乖乖的把黄狗咬出来!”

    路子越笑越阴“等成老肮完底儿,口供定死,接下来jc叔叔再翻他的旧账,可怪不着咱们……”

    卧槽!

    还可以这么玩的?!

    汪言真心惊了。

    仔细一琢磨,还不得不承认张楷他们干得漂亮。

    把弟单独绑来一顿祸祸,死死捏住成老八命门,丫想保着黄狗都不校

    必须得咬死老黄,然后在别的事上硬顶,才能藏住之前的违法行为。

    ——当然,藏不藏得住另。

    汪言估计是够呛。

    但是,只要成老八抱着丝毫侥幸心理,就一定会拿黄狗祭旗减罪。

    这是阳谋。

    至于被绑来的弟,只要不把他交给jc蜀黍,单单只是挨顿打,他一定会忍下来。

    区区一个水军头子的弟,哪来的资格和二代们硬顶?

    能脱身,已是万幸。

    整套操作,又骚又浪,又毒又狠,而且极其安全。

    压根没用汪言费一点心思,哥几个就全部摆平了。

    这就太舒服了。

    像这种脏手的事儿都有人帮忙处理,而且处理得如此妥帖,真心不容易。

    国内的富二代多了去了,谁有这种待遇?

    绝大部分的富二代面对这种情况都只能干瞪眼,极个别的或许能够靠砸钱解决,但也不可能解决得如此完美。

    从这个角度讲,现在的汪言明显已经超出了神壕段位,真真切切的拥有了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地位。

    舒服两个字,我要两次!

    汪言诚恳的跟几位大哥道谢,扫一眼那子,只是笑了笑,没对他任何话。

    威胁?

    利诱?

    都没必要。

    今张楷等人是让汪言来看成果的,根本不需要他做任何事。

    大少也懒得在这种杂鱼身上浪费精力,笑笑,足矣。

    目的达到,张楷又舞舞扎扎的招呼汪言上楼。

    “走走走,言子,楼上还有挺多节目呢,嘿嘿嘿嘿……”

    哎……

    大少默默的叹了口气。

    你们把三万的高中同学都弄来了,还节什么节、目什么目啊?!

    腼腆一笑,果断把话讲在前头“楷哥,我有女朋友,你别闹得太疯,我受不住。”

    一直没怎么吭声的郭厚禹肃然起敬。

    “言有分寸重感情,是个好男人。”

    汪大少坦然受之。

    禹哥,你懂我!

    结果把红英张楷他们恶心得不要不要的。

    臭不要脸的狗影帝,当我们没见过你撩初新是怎么着?!

    大少继续坦然,对他们的鄙视眼神,只当没看到。

    ……

    与此同时,被转交到魔都浦东新区分局的成老八,正在乖乖的争取宽大处理。

    “jc同志,我就是一个收钱办事的虾米,金主怎么,我怎么干,造谣的事我最多背八分之二的锅!”

    j啼笑皆非,摇头打趣“八分之二是怎么算出来的?”

    成老八腆着脸赔笑“金主八,我二嘛!”

    在局子里,装疯卖傻肯定是没用的,但是审讯特别顺利,j也就始终保持着和颜悦色。

    “行啊,好好写你的口供,如果法官认你的分锅方式,我没意见啊!”

    “好勒!这就写,这就写!”

    成老八下笔如有神,把黄一勍卖得彻底,屎盆子咔咔往上扣。

    j站在后面看,止不住的摇头。

    “这句是不是过了?你手下的水军污蔑汪言是强奸犯,这句也是黄一勍教的?”

    成老八鸡啄米似的点头“真的!我头一回干这事儿,业务不熟,怎么发言怎么抹黑都是黄一勍教我的!”

    “你这么漫扯,到法庭上法官肯定不能认。”

    成老八干脆举手“我有证据!我有录音!”

    “哦?!”

    j眼睛一亮,急忙问“在哪里?”

    成老八泪如雨下“原版文件在我手机里,云端有备份,同志您现在就可以听一听,我三番五次想罢手,可是黄一勍硬逼着我干,我内心里那叫一个煎熬啊……呜呜呜!”

    “所以你最后拿着他的钱跑了?”

    “我没跑!”

    成老八果断否认,急出一脑门汗。

    “我就是心情太抑郁了,时刻受到良心上的谴责,于是出门度了个假……我在南越都有继续发帖的,可没骗他的钱!”

    大罪躲,罪扛,成老八精着呢。

    不过j可不管这些,他的首要任务是拿下主谋,成老八人在局子里,又跑不掉。

    磨磨唧唧录好口供,签名,听录音,确认证据链齐全,j拿着一应材料,喜滋滋找到领导。

    “头儿,证据确凿,可以申请批捕了!”

    队长把烟一掐,霍然起身。

    “走,咱们这就去会会那位黄公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