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一章 起尸

    起尸

    “刘先生,这是?”灵异周刊的记者指着我奶奶的供台,满脸好奇。

    “死后成仙,天兵天将终日守护。”我随意的瞄了一眼,坐回到我家的藤椅上给他沏上茶,伸手一扬道:“坐吧,别站着。”

    “哎!刘先生您不用客气。”虽是坐在了我对面的藤椅上,可记者的一对儿眸子始终都没离开过我奶奶的供台,我瞧得出来他对这样格局的供台非常感兴趣。

    “咱们,开始吧?”我端起茶杯来抿了一口,问道。

    “刘先生,不如您先给我讲讲老太太的灵位?怪新奇的。”他笑着应道。

    “不着急,三言两语的事儿,今儿且从老太太生前讲起吧。”我淡淡一笑,摆了摆手。

    “哎哎哎,您请说。”闻言,他赶忙翻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准备记录。

    故事未开口,我的思绪先一步被拉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个当初…

    那会儿我刚五六岁?临近上学前班的年纪了

    ,确切时间是正赶上我放暑假没几天。那会儿不像这会儿,满脑子耍的心思,若不是老太太非揪着我来家吃饭,我都恨不得饭都不吃用作跟小伙伴们玩耍。

    那天正好老太太做好了饭,我一门心思惦记着出去耍,这吃起饭来便也狼吞虎咽的。

    “孙娘娘,孙娘娘!您在家吧?您快去瞅瞅吧,村头老张家出事儿了!”我跟老太太正吃着晌午饭呢,隐隐约约就听见有个声音,由远至近奔着我们家就来了。

    来人我瞅着面熟,都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可他叫什么我却没有印象。

    “怎么了?着急忙慌的。”直至那人进屋来在了跟前,老太太方才搁下手里的筷子,语气中夹杂着稍许的埋怨道:“没瞧见这正吃饭呢吗?”

    “哎呦!我的亲娘娘喂!都什么时候了您还吃饭。老张家您知道吧?他家仅剩的那个闺女今儿也没了。”来人急的,在我家屋里直跳脚。

    “嗯,瞧瞧去。”见得来人这般状态,老太太点了点头,起身来便往外走。

    那会儿我小,对世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见老太太要出去我忙喝了两口汤,追在屁股后面就一块去了。

    路上我知道了,个把月的时间老张家一家三口接连丧命,死状都非常的诡异,眼睛往外凸着,嘴巴张的老大说是不知道被什么脏东西给吓死的。

    头天死了老头儿,次日天一亮张家老太太就跟着去了,死状跟张老头儿近乎一样。

    “这不,我跟张家离得近,邻里街坊的就叫我瞧着张家闺女点,她可别再出点什么事儿。”那人说着,眼眶就红了,哽咽道:“万没想到啊,今儿秀儿说想去坟地里瞧瞧她那枉死的爹娘,我心说我就陪着一块呗,可别出什么事儿。”

    “哪儿曾想啊?秀儿给她爹娘磕完头抱着墓碑就哭啊,我一个没注意的功夫,再一回头秀儿就跟疯了似的拿脑袋往墓碑上碰!等我跑到跟前儿,秀儿…秀儿都没气儿了!”说罢,那人忍不住的大哭起来,哭道:“我没用啊,我没看好秀儿啊!”

    “嗯,不慌,瞧瞧去。”老太太闻言面不改色,点了点头没有更多的反应。

    我们村本就不大,说话间两三步路的功夫,便也到了老张家门口了。

    这会儿,老张家门口聚了乌压压一片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指着老张家的街门议论纷纷,嘴里说的都是什么这宅子不干净,里面有什么邪祟。

    “来,都让让,孙娘娘来了。”本来街门被堵得水泄不通,压根儿就进不去人,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纷纷回头一边跟我奶奶打招呼,一边往两边让开一条道。

    村里人甭管年纪大小的,都管我们家老太太喊孙娘娘。

    那是我有生以来头一回接触死尸,脸上的肉往外翻着血肉模糊,一对儿大眸子凸起着好似要飞出来那般,嘴巴微微张开嘴巴里尽是干枯的血渍。

    “哇!”我那会儿才多大,哪儿见过这些?惊叫一声便躲进了奶奶怀里,再也不敢抬起头来了,一双腿给我吓得直打哆嗦。

    单是死尸倒也没那么吓人,主要是我方才看了那死尸一眼,她眼眸中尽是不甘与怨恨的神色,正因为如此才吓得我不敢再去看她第二眼。

    “乖,没什么好怕的。”老太太先是宽慰了一下我的情绪,轻抚着我的后脑勺,叹息着摇头道:“不错,是枉死的,怕是这屋里不干净呀。”

    说罢,老太太从腰里拿出根桃木棍儿来,又把拴在腰间的那根红绳解了下来,拴在桃木棍儿上做成了一把简易的小鞭子,随即便在屋里抽打起空起来,一边抽打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着。

    不多会儿,老太太就挥舞着那柄简易的小鞭子在屋里转了个圈,每个角落都照顾到。

    我也趁着这个空隙,偷偷挪出脑袋来瞄了一眼死尸,满脸怨恨的神态,我总觉得她微微张着嘴巴有话要说,但这话卡在嗓子眼里就是说不出来。

    渐渐的,我又觉得她好似在瞪我?吓得我赶忙低下头,不敢再去看她了。

    “赶你走你不走?好啊!那就怪不得老妪了。倒要见识见识,究竟是个什么邪祟,竟敢如此大胆连害三条人命!”老太太开口时的神态满脸愤怒,眼神凌厉的瞪着空气,也不知道是跟谁在说话。

    “孙娘娘,这…”随着老太太在躺死尸的床边坐下来,先前跑我们家去找老太太的那个男人方才敢出声。

    “放心吧,一切有我。和顺啊,你上集上买几块油皮回来,再买点画画用的颜料,这姑娘在的时候就爱漂亮,咱不能让她走的这么窝窝囊囊的。”老太太摆了摆手,道。

    “哎,我这就去。”应了一声,那个被老太太称作和顺的人便离开了。

    “都散了吧,今儿我跟这儿住一晚,甭管什么邪祟定要它魂飞魄散!”和顺是被老太太打发走了

    ,可好热闹的村民们却仍旧围绕在老张家街门口议论纷纷,老太太怕是被这群人扰得心烦,便出言把人往外打发。

    既然老太太都开口了,他们也没有继续待在这儿的理由,便纷纷散了,只留下了几个特爱凑热闹的人,不过没待多久也就走了。

    我是真叫那死尸给我吓坏了,那怨毒的眼神,是我好长时间的梦魇!

    整个下午我都不敢离开老太太寸步,就跟在她身边她上哪儿我上哪儿,然而她也不知道为啥整个下午就待在老张家守着那具死尸,一个劲儿的叹息。

    临近傍晚,去集上买油皮和颜料的和顺回来了,把东西递给老太太后问:“孙娘娘,你叫我买这些玩意儿做啥?”

    “给张家闺女画皮。”老太太应了一声,就把油皮用清水泡了起来,又道:“和顺,你且先回去歇着吧,反正这么近有什么事儿我再知乎你。”

    “哎!我跟家吃口热饭去,孙娘娘您有事儿知乎我就成,隔着院子喊我就听得见。”和顺点头一应,用特别奇怪的目光扫了一眼死尸,这方才离去。

    和顺走了,屋里就剩下我跟老太太,还守着一具骇人的死尸!我不敢瞧她,白天都那么吓人,更

    何况是晚上?这会儿,天就已经逐渐的擦黑了。

    老太太在那儿调颜料没功夫搭理我,我就在屋里来回转悠,顺便欣赏欣赏本家挂在床头的一幅画。那画上画着一个身段妖娆的女人,正趴在窗前往里瞧,也不知道在瞧什么。

    可能是抵不过岁月的侵袭?那画上的女人,脸上的五官已经看不清了,叫人瞧着格外的诡异。也可能是我心理的原因?就守着一具死尸,我瞅啥都有点不得劲儿。

    干脆,我琢磨着我啥都别看了,刚准备低下头猛然间余光瞄到了一抹诡事,吓得我当即就哀嚎一声:“奶奶!那死尸…那死尸坐起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