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七百三十六章 鬼魅化形

    鬼魅化形

    确切的说,现在的这个老鬼,下半身已经没有了。

    此前,这家伙刚一出现的时候,虽说下身看不清楚,但还是模模糊糊存在的,现在一看,是彻底的没有了。

    看到这里,我不禁一愣,我心说这是咋回事,还有这种神操作?

    不过看眼前的情况,还真有,这个老鬼就是,看来这家伙刚才的时候,吐出来的那一口黑气,大有名堂啊,是他身体的组成部分。

    我们都知道,鬼魅都是由阴气组成的,离了阴气之后,就好像人离开了阳气,就不存在了。

    现在这个老鬼,不知道练成了一项什么绝技,居然能够口吐黑气,幻化成型,对人进行攻击。

    但是,谁让这家伙这么倒霉,居然遇到了我,结果我给它将这个幻化而成的老鹰,一下子灭掉了,所以,这家伙用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吹出来的这阴气,再也无法回到体内,它身体也就少了一部分。

    惨叫了大约十几秒钟之后,这个家伙不再惨叫了,这时候,就见它将坠落下来,用细绳子吊住的两个眼睛

    ,放到了眼眶里面。

    顿时,它的眼眶里面就有了神采,说是神采,实际上就是一股子阴狠、毒辣、仇恨的目光。

    看到这家伙的目光,林墨禁不住高兴地说道,“哈哈,刘飒,你现在把人家干成了残疾了,小心人家报复你呀!”

    听到林墨这么说,我冷哼一声,晃了晃手中的桃木剑,对着他们霸气凛然地道,“怕个鸟儿,事到如今,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谁敢阻挡我们的去路,我就干掉谁,绝不含糊!”

    “哈哈,刘飒,好,我挺你!”

    说着,柳苍山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正在这时,忽听霓裳道,“刘飒,小心,这个老鬼,现在又搞幺蛾子事情了。”

    霓裳这么一说,我不禁吓了一大跳,我回头一看,可不是咋地,只见这个老鬼,现在浑身上下都被一层黑气给包裹住了,远远看去,像是一团黑色的雾气似的。

    看到这里,我暗道这个老鬼,会的不少呀,居然像是过年烧纸似的,烟气缭绕的。

    到了此时,我手拿桃木剑,没敢扑上去,我想看一下它现在到底打算干什么再说。

    只见一股浓重的黑气,笼罩住它之后,也就几秒钟的时间,随即黑气像是被大风吹走了似的,再也没有了。

    此时再看这家伙,居然成了一个圆球状的东西了,看到这里,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说实话,我还没看到过这样的鬼魅呢,鬼魅化形,这一点儿我是知道的,但是我们遇到的大多数的鬼魅,都是不怎么化形的,它们死的时候是什么形状,到了后来,就是什么形状。

    可是这个老鬼,怎么这么多事儿呢,现在居然幻化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状,再一看,这个巨大的圆球状的东西,身上还有两个圆圆的东西,叽里咕噜地乱转,不用说,这就是它的眼睛了。

    现在我好奇的是,它为什么一股子黑气之后,幻化成为了圆球形状了呢?

    我看着它,大眼瞪小眼,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柳苍山看到这里,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家伙震惊地对着我这么说道,“刘飒,小心点啊,这家伙这一招,很厉害,刚才它使用的是鬼气化形!”

    “鬼气化形,这一点儿我倒是知道,这有什么可

    怕的吗?”

    我狐疑地问柳苍山,对于这个千年蛇精的话,我现在不敢不重视,因为这关乎我们每个人的安危问题。

    柳苍山经历过的事情多,见多识广,所以我这才问问他,看看他是不是知道,有什么见解没有。

    柳苍山震惊的道,“鬼气化形之后,接下来还会有一个大杀招,这个大杀招,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修习了!”

    柳苍山到了这时候,也有些拿捏不准了,说话吞吞吐吐,含糊起来。

    “什么大杀招?”

    一旁的林墨,狐疑地问。

    “嗯,那就是魂魄引爆之术!”

    听到柳苍山这么说,我骇然地睁大了眼睛,诧异地问他道,“这,这,魂魄也能引爆吗?”

    柳苍山点点头道,“是呀,我也只是听说过这种事情,不过并没有亲眼见过,所以说,接下来,刘飒你要多加小心,真要是看着不妥当,或者不对劲儿的时候,赶紧走人,千万不要被这种灵魂引爆之后的冲击波波及道,真要是被波及到了,神仙都难以救你!”

    “什么、什么,柳苍山,你说这种灵魂爆炸很厉

    害?神仙难救?”

    这一刻,我真是太震惊太意外了。

    柳苍山点点头道,“嗯,当然,这一切我都是听说来的,具体准确不准确的,我也不十分的清楚,你自己心里有个数就行,别等一会儿,人家引爆了之后,你还傻乎乎的迎上去,那就不好了。

    不过我看着这情况,可是有些悬乎呀,这家伙估计要爆炸,要不然的话,它干什么变成圆滚滚的样子呀?”

    听到柳苍山这么说,林墨有些着急地问他道,“柳苍山,你给我说实话,这个家伙现在的这个状态,到底是不是灵魂爆炸呢?”

    柳苍山看到林墨逼问,眉头皱成了疙瘩,他双眼紧紧地盯着眼前的这个老鬼幻化而成的圆球,最后迟疑地说道,“哎呀,你们能不能不要问的这么直接呢,我刚才的时候,已经对你们说了,我也只是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而已,并没有亲眼见过,具体情况,林墨你也不要问了,你让刘飒自己看着处理吧!”

    我自己处理,我听说过都没有听说过,怎么处理啊,好歹你柳苍山还听说过,对吧,可我就苦逼了,就没碰到过这样的鬼魅,还鬼气化形,魂魄爆炸。

    靠,现在这个老鬼,浑身上下圆滚滚的,我还真不敢冒然的上去搞它,只能先这样对峙起来了。

    现在听了柳苍山的话,我心里越发不淡定起来,我现在看着这个老鬼的样子,心里有些发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