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七百三十七章 邪修

    邪修

    因为事情明摆着,这个地方太狭小,真要是魂魄爆炸的话,我又不知道它的威力到底有多大,这一点儿,才是我担心的。

    当然了,我的担心,还有另外的一个方面,那就是刚才的时候,那个小鬼把我们的分水符蛊惑了,偏离了原来的方向了,来到了这个猩红色的大棺材附近了。

    这真要是这个老鬼,给我来一出灵魂爆炸,靠,那不是彻底的惊动了棺材里面的神秘东西了吗?

    本来这一老一小两个鬼魅,到底是不是来自于这口巨大的猩红色的棺材,这还两说着呢,真要是这下子爆了,那对不起,就是隐瞒也隐瞒不了了,肯定会惊动了棺材里面的东西的。

    当然了,至于现在这个巨大的棺材里面有什么,我还不得而知,但是我感觉这里面,一定有东西存在的,这一点儿毋庸置疑。

    这要是没有东西,那才真是奇了怪了呢,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两点了,一,魂魄爆炸,这里地方太小,真要是爆了,我们这几个人,都要被波及到的,估计会无一幸免。

    而且爆炸还会惊动这个棺材里面的老客,这是一连串的反应,一环扣一环,现在,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

    自从进入了这个诡异奇葩的山洞之后,我感觉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很多回了,此前,我还从来没有这么的害怕恐惧过呢。

    现在我是真的害怕了,身子都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

    我看着这个圆滚滚的家伙,眼睛眨也不眨,我现在生怕它一不小心就爆了。

    不过,我现在心底也有一丝疑虑,那就是这个老鬼也不是傻瓜,它真要是爆了,那它不就魂飞魄散了吗?

    真要是这样的话,它也就彻底的完蛋了,人死了变成魂魄,魂魄死了,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魂飞魄散了。

    真要是魂飞魄散了,世界上也就没有这一号了,我心说,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个老鬼是傻逼还是怎么的?怎么拿着自己这么不当回事呢?

    反正我感觉这家伙,不会所谓的什么魂魄爆炸,虽然柳苍山刚才的时候这么说了,但我还是心里有些不相信。

    虽说不相信,但是我却不敢掉以轻心,我的心里现在是高度的紧张,我看到现在这家伙的身子,几度变换,有时候是圆滚滚的,有时候却冷不丁成了正方形的。

    反正足足变化了五分钟之久,随着变换,这个圆滚滚的东西上面的眼珠子,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黑漆漆的盯着我们,像是两个巨大的探照灯一样。

    到了这时候,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说这家伙这是在变戏法吗,我们可没有闲工夫在这里和你玩儿,我们还要找到马娘娘,救出洞女呢。

    我到了这时候,又开始观察周围的地形,主要是想寻找一下,看看有没有躲藏的地方,真要是这家伙爆了,我们也好躲藏一下子。

    不过此时我倒是想起来了一个问题,于是我赶紧问柳苍山道,“我说柳苍山,你刚才说的有点不对吧,魂魄不是外力才能引爆吗,怎么现在这家伙自己就能引爆呀,这不科学啊!”

    我这么说,是基于这种理解,让魂魄魂飞魄散的事情,一般是阴阳师或者道士所为,自己就能引爆的事情,怎么听怎么觉得玄乎。

    柳苍山看到我到了这时候,还是不相信他说的话,于是有些气愤的说,“刘飒,这有什么不可理解的,跟

    人不一样嘛,人只要能够自杀,鬼魅也能啊!”

    听到柳苍山这么说,我不禁频频点头,我心说对呀,是这个理儿。

    我这么思考的当儿,柳苍山又说话了,“况且,刚才的时候我还说了,这个家伙,是修习了自爆术之类的,那么自杀就更没有问题了!”

    我再次朝着柳苍山点点头。

    柳苍山继续说道,“刘飒,你也该换一换脑筋了,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也不知道与时俱进,现在什么都讲求一个创新,这个东西,也是需要创新的。”

    我点点头心说,这倒是,难道自己的脑筋已经老了,落伍了?

    看来阴阳师这个职业,也需要新思维了,正在我看着这个圆滚滚的家伙,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耳边嗖嗖,飞过来了两个东西,我一看,飞过来的不是旁人,正是倾舞和霓裳。

    看到是她们两个,我赶紧对着它们两个着急的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呢,赶紧回去,去后面,现在在前面,就意味着危险,知道嘛!”

    我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倾舞和霓裳根本没有走,看到居然不听话了,我不禁一愣,一看她们俩的脸色,脸

    上也没有笑容,十分的严肃,我不禁再次一愣。

    “怎么啦,倾舞、霓裳,难道你们有什么事情不成?”

    到了这时候,我已经看出来了,这两个鬼妹子,这么突然过来,肯定是有事情要对我说了。

    听到我问,倾舞压低了声音朝着我道,“刘飒,刚才柳苍山说的,有可能是真的!”

    “有、可、能,是真的!”

    这一刻,我真是震惊到了,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

    如果说刚才的时候,柳苍山的话,我还有些半信半疑的话,那么现在我是真的相信了。

    因为倾舞和霓裳,本来就是一对鬼妹子,她们本身就是鬼,没有什么人比她们对鬼了解的更多了。

    因此,听到她们俩这么说之后,我是大吃一惊,我震惊地问她们道,“倾舞、霓裳,到底什么情况啊,你们赶紧给我仔细的说一下,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

    就听倾舞道,“刘飒,关于这个魂魄爆炸,我们此前也曾经模模糊糊的听到过一些,说是一些鬼魅,因为担心自己的功力问题,所以这才邪修,这种邪修,就是魂魄爆炸!”

    “哦,这么说来,还真有这样的事情?”

    听到倾舞这么说,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倾舞点点头,正色道,“刘飒,这是什么事情啊,我们敢欺骗你吗?能对你开这样的玩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