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七百三十九章 气死我了

    气死我了

    “就是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霓裳这时候也在一旁附和道。

    我当即沉下脸来,猛地喘了口粗气之后,我狐疑的问她们道,“这种爆炸,很厉害吗?”

    一句话,把她们问的有些懵逼了,看到她们一脸懵懂的神色,我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你们说有这种操作的吗?

    倾舞和霓裳一脸的无辜,就听霓裳道,“刘飒,这种事情,我们也就是听说过而已,也没见过啊!这个爆炸威力,我们是真的不知道!”

    听到倾舞和霓裳这么说,我这才知道,鬼魅也有邪修的,我的眼前就有一个。

    估计这也是个心比天高的家伙,打算借助邪修之力,一飞冲天,估计我把它弄残废了之后,这家伙有些破罐子破摔了,失去了继续做鬼的勇气,这才打算魂魄引爆,把我们灭了的同时,自己也同归于尽。

    不行,我得问问这个家伙,是不是这样打算的。真要是这样打算的,我得给它做一做思想工作,打消了它轻生的念头,让它放弃杂念,继续做鬼。

    想到这里,我朝它挥了挥手,打了一声招呼,“喂,你这是干什么呢,大兄弟?”

    听我问它,这个老鬼冷笑一声,“干什么,接下来我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尤其是

    你!”

    说着话,这家伙指着我的鼻子,怒声道,“你居然胆敢伤了我的身体,现在我成了残疾鬼,我心爱的妞儿,估计也看不上我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干脆烟消云散吧,顺便也把你们也带走,让你们也品尝一下,无边地狱的滋味儿,嘿嘿嘿!”

    说着这家伙阴笑了起来。

    这家伙虽说说的含糊其辞,没有说什么魂魄爆炸之类的,但是已经说了把我们带走之类的了,这就是一个明示啊。

    我心说,看来这家伙真的会爆魂呀,不行,我得劝劝它,想到这里,我对着它道,“我说,你这是何必呢,蝼蚁尚且偷生,况且你可比蝼蚁强多了!

    再说了,你现在是鬼魅,真要是你不打算继续下去了,你可就魂飞魄散了,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你的一缕魂魄都没有了,再也没有了存在的痕迹,你确定你现在真的要这么做?”

    我把厉害关系这么一说,这家伙禁不住也是一愣,估计刚才它也是头脑一发热,再加上对我的仇恨,就打算把自己的魂魄爆了。

    可是爆了我们,你自己还能独善其身吗?我现在把利害关系对着它一说,这家伙有些犹豫不决起来,看到它不说话了,我就知道刚才我说的那一番话,已经奏效了。

    嗯,现在这家伙已经动摇了,看来还需要进一步加把火呀,我继续对着这个老鬼苦口婆心的道:

    “其实吧,刚才的时候,我也不想这样的对付你,但是你气势汹汹的弄出来一个老鹰,你说换成了你,你又该怎么做?”

    我用换位思考的方式,让这家伙设身处地的想一想。

    我这么一说,这家伙浑身上下一阵哆嗦,看样子这家伙有些后悔了。我心说不错,看样子有门儿。

    刚刚想到这里,就见一股子极其浓郁的黑气,将这个圆滚滚的东西,瞬间笼罩住了。

    黑色的浓烟一般的迷雾之中,还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看来这家伙现在也十分的痛苦了,嗯,我心说痛苦就好办了,这就说明,我已经捅到了它的痛点了,接下来,估计这家伙该反悔,该幻化成原来的样子了。

    说句实话,我现在不害怕这个老鬼,倒是对它的这种爆魂之术,感觉十分的担心。

    因为我对这种东西,不摸底,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威力到底如何,再加上这个地方地域狭小,没处躲没处藏的。

    真要是魂魄引爆像是个手榴弹一样的威力,就足以要了我们这些人的老命了,你说我能不害怕吗?

    “刘飒,加油,你是最棒的!”

    一旁的林墨,到了这时候,居然为我加油起来了,看到林墨为我加油了,倾舞和霓裳也凑热闹了,也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到了这时候,我心里也是很得意的,我心说做思想工作的人不少,但是估计做鬼的思

    想工作的,恐怕我是第一个吧。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勇士,那么我现在是不是勇士呢?

    我沾沾自喜地想,正在这么一个时候,就听“噗”的一声怪响,从身边传来。

    这一声怪响,把我吓得一哆嗦,我心说,靠,什么情况呀,怎么好像什么东西漏气了呢?

    仔细的一看,发现并不是什么东西漏气了,而是刚才的时候,围绕着这个老鬼身边的黑气,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里,我的心里不禁打了一个点儿,我心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家伙,三番两次的被黑气围绕住,之后这股子黑气又马上的消失不见了呢?

    谁吹的它,难道是这个圆滚滚的老鬼自己吹的,可是,不对呀?

    因为这时候,我看到这个老鬼身子圆滚滚的,浑身上下根本没有了嘴巴了,没有嘴巴还怎么吹呢?

    转念又一想,不对,它应该还是有嘴巴的,要是没有嘴巴,它刚才和我说话的时候,是怎么说出来的呢?

    反正我感觉这家伙身上的黑色雾气,来去匆匆的,感觉有些诡异。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就听这个家伙怒声道,“啊,气死我了!”

    这家伙说话了,说把它气死了,我心说,气死了那就好了,我也就不用这么的担心了。

    但我此时心里又十分的好奇,不知道它的气从哪里来。

    按说刚才的时候,我已经把大道理,给它说明白了,现在这家伙幻化成原形,不就得了嘛!

    虽说现在它的下半身,已经被我干掉了,但是充其量只是个残疾鬼,可比魂飞魄散强之百倍了。

    这样一来,说不定还能在阴曹地府,弄个残疾证什么的,吃补助呢,嘻嘻。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那个老鬼爆叫一声,“靠,你怎么不早对我说这番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