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七百三十九章 破解之道

    破解之道

    一听老鬼这么说,现在轮到我懵逼了,我心说怎么,难道我还说晚了吗?这责怪可没有什么道理呀。

    我狐疑地问,“怎么,早晚还有什么区别嘛,圣人曰,朝问道,夕死可矣,连圣人都说了,只要是明白了相关的道理,什么时候都不算太晚,你又何必纠结这一点儿呢,赶紧变回你原来的样子吧,别再这么圆滚滚的了!”

    我还想说它,别特么吓唬人了,人吓人,吓死人,鬼吓人,更恐怖好不好,但我硬生生忍住了,没说到了嘴边的这些话。

    我这么说完了之后,看向了这个家伙,就见它冷哼一声,道,“哼,你他奶奶的知道什么呀,我也是到了现在才知道,爆魂之术,一旦启动,就无法收回指令,奶奶个头的,我现在死定了,我马上要魂飞魄散了,啊啊啊!”

    老鬼止不住地惨叫起来。

    听到这个老鬼这么说,我身后的倾舞和霓裳,以及林墨,都吓得失声尖叫起来,柳苍山还好些,毕竟是个大男人,没有那么的惊慌失措,也没有惊叫出声,反正外表上没有她们那么的害怕。

    我也吓得不轻,听到这家伙这么说,我禁不住一哆嗦,我心说,你死没关系,可是这个地方,不允许你死呀,你真要爆魂了,这个地方这么狭小,我们怎么办?

    到了这时候,我也有些吓傻了。

    “嘿嘿嘿!”

    这家伙知道自己必死,居然阴恻恻地笑了起来,“嘿嘿,我死了,你们也不能好过,我就是死,也要带着你们一起死!”

    我这时候即害怕又着急,我心说,敢情这么长时间的思想工作白做了,妹的,这是什么事情呀,知道这样的话,我就不和它这么的废话了,现在说这些也晚了。

    我气的摇了摇头,一时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此时林墨飞身朝着我扑了过来,来到了我的身边之后,林墨对着我耳语了几句,反正林墨的声音极地,好像生怕这个对面的老鬼听到似的。

    林墨道,“刘飒,现在形势不妙呀!”

    听到林墨这么说,我没有搭理她,我心说我知道形势不妙,这还用你说嘛,我现在心里十分的着急,所以导致心情也不怎么的好。

    林墨看到我心情有些黯然,赶紧对我这样说道,“林墨,我现在有一个办法,可以躲避这个家伙的爆魂之术!”

    一听林墨有办法对付这个老鬼的爆魂之术,我禁不住喜出望外,我一把拉住了她胸口处的衣裳。

    我这是太激动了,这一拉,竟然触摸到了林墨的那里,感觉手底下一软,我赶紧的松开了。

    林墨的那里看着不小,没想到这么的大,我这么一触摸,感觉波涛汹涌的吓人。

    看到我缩回了手,林墨朝着我一瞪眼珠子,冷哼一声,“哼,抓呀,怎么不抓了?”

    “我,我…”

    到了这时候,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了,想了想,这也不能怪我,毕竟现在我们正处在生死关头,听到林墨有办法,我一激动,抓错了地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这里,我对着林墨道,“林墨,对不起,刚才的时候,我太激动了,一不小心,抓到了你那里,请你原谅!”

    林墨笑着点点头,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没事儿!”

    听她这么说,我不禁一愣,我心说林墨怎么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呢,难道她现在,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不成?

    现在时间紧迫,这个老鬼幻化成型之后,再也回不去了,随时随地都有爆炸的可能性,所以,对于美女林墨这一番话,我也没有过多的纠结。

    我想好了,等到过了这件事情之后,我再调戏调戏这个大美女。

    我对着林墨说道,“林墨,你不是有办法吗,什么办法呀,你快说,我想尽快知道,好防患于未然,你也知道,现在这个老鬼,随时随地都会爆炸的!”

    林墨点点头道,“嗯,我知道!”

    随即对我这么说道,“刘飒,我感觉办法嘛,也不是没有,这件事情,还得你来做!”

    我点点头,“嗯,我来做不要紧,关键是现在,我应该怎么做呀?我不知道呀?”

    我有些茫然地说。

    林墨轻声道,“你还是用原来的老办法,等到这家伙魂爆的时候,用分水符分开一片水路,我们躲进去,不就完事了吗?”

    听到林墨这么说,我不禁震惊的差点儿跳起来,这个办法真是太好了,刚才的时候,我居然没有想起来,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到了此时此时,也只能用这样的办法了。

    可是我又仔细的一琢磨,禁不住摇了摇头,我对着她道,“林墨,这样恐怕不行吧?”

    林墨这时一愣,眉头一皱,问我道,“这么不行啊,我感觉可以呀!”

    我对着林墨道,“林墨,你想呀,现在和刚才的情况,大不一样了呀,刚才的时候,我们是为了躲避阴箭,这个阴箭,也就是一下子的事情,我们躲过去,也就躲过去了。

    可是这个老鬼,现在这种状态,可不行呀,我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魂,

    估计你现在问它,它自己都不知道。

    我们这一张符咒,要是丢早了,这家伙肯定会不死心地跟着我们进入我们分开的水道。

    丢晚了,这家伙爆魂了,我们就会深受其害,所以说,这一次操作的难度很大,有些难搞呀!”

    听我这么说,林墨一挥手,“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刘飒,到了这时候,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你可要尽快的拿捏好了分寸呀。”

    林墨这么说,让我再次出了一身的冷汗,我感觉此时此刻肩膀上面,沉甸甸的。

    我也知道,现在对付这个老鬼的爆魂术,也只有用我的分水符分开水路这一条路了,除此之外,就是等死了。

    我们当然不会傻乎乎地等死,到了这时候,就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做百分百的努力。

    但是,现在这个操作,有不确定因素,而这个不确定的因素,来自于眼前这个圆滚滚的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