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九百五十六章 前尘往事

    前尘往事

    因为我迟迟没有前来的迹象,知道我现在是阴阳师,所以他们故意制造了系列的诡异事件,目的就是吸引我的前来。

    只要我来了,那么一切都好说了。

    这个家伙这么一说,我是彻底的傻眼了,此时我的脑海里面,透过千年的迷雾,仿佛回到了当初的时代。

    我拿着九环锡杖,我受命为了这个帝王行走天下,寻找合适的墓穴。看着脚底下这个现在已经有些塌陷的墓穴,我冷不丁想起来了所有的前尘往事。

    确实,我现在脑海里面像是过电一般,猛地

    想起来那段尘封的往事,想起来了之后,我心里十分的自责。

    我心说,我怎么能够这样子助纣为虐呢,那是真正的我吗?

    到了这时候,看到我有些懵逼,林墨震惊地问我道,“刘飒,这个家伙,说得都是真的吗,不会是忽悠人的吧?”

    此时我已经想起来了所有的前尘往事,我朝着林墨点点头道,“嗯,他说的是真的,我现在也冷不丁想起来了,我前世确实是个阴阳师。”

    “啊,你,你这个狗腿子,你怎么这样子呢!”

    听到我这么说之后,林墨指着我的鼻子怒骂

    了起来。柳苍山听到了这里,却禁不住大笑了起来。

    柳苍山这么一笑,林墨有些懵逼了,“柳苍山,你笑什么呀?我难道说的不对吗?”

    柳苍山道,“哼,当然不对了,你想呀,刘飒那个时候,是什么时代,那个时候,他是古人,他能够不听这个帝王的吗?要是不听从的话,估计刘飒早就掉了脑袋了,哦,那个时候,可能刘飒还不叫刘飒呢!”

    “哦,柳苍山,你说的对,可是我感觉心里一下子受不了呀。”

    “慢慢地受吧!”

    柳苍山这么说了一句。

    “哈哈哈,我的阴阳师,你现在想起来了吗

    ?”

    这个帝王用手中的九环锡杖冲着我一指。

    我点点头道,“嗯,我想起来了,确实是这么回事!”

    “哈哈哈,”这个帝王大笑了起来,笑完了之后,他对着我这么说道,“现在我们终于等到了你,你赶紧过来,给我们指点一下子,赶紧开启这个飞升仪式吧!”

    听到了这里之后,我本来不想过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切都由不得我了。

    我的身子居然嗖地一声飞了过去,我震惊地回头一看,发现我的肉身还在下面呢,原来这是我的魂魄已经出来了。

    我对着柳苍山大叫一声,“柳苍山,你千万注意保管好了我的肉身!”柳苍山震惊地答应了一声。

    林墨此时震惊地道,“哎呀,刘飒怎么现在飞过去了,他会飞了吗?”

    柳苍山冲着我的肉身一指,“过去的现在只是他的魂魄!”

    我身子像是一团云朵一样,很快地就来到了这个帝王的面前。来到了这个家伙身边不远处的时候,我的身子忽地一下子停住了。

    刚才的时候,我的身子起来的时候,我没办法,现在停下我也没有办法。

    我刚刚停下来,就感觉一团黑云朝着我飞了

    过来,我这么一看,原来是这个家伙手中的九环锡杖,已经朝着我飞过来了,我赶紧接住,拿在了手里。

    看样子这个九环锡杖,是我前世的时候的东西,要不然的话,我的魂魄现在过来了,它也不可能飞过来。

    现在我虽然说是魂魄,不知道为什么能够拿住东西,难道这个九环锡杖,也是虚的不成?

    我还来不及想这一点呢,此时那个帝王就急不可待地催促上了,他对着我说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赶紧指点我们飞升吧!”

    拿到了这一把九环锡杖以后,我的脑子冷不丁更加的清晰了,我终于理清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此时前的时候,我指点的这一个吉穴,就是骗这个帝王的,根本不可能让他们飞升。

    当然了,这也是我看到了他们残暴的行径之后,思考再三,想到的这么一个办法。

    现在这个家伙催促我了,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到了此时,我的脑子有些发蒙,指点他们,怎么指点,本来当初的时候,就是纯忽悠他们的。

    到了此时,我低头沉思了起来。

    这时候,那个马娘娘也终于沉不住气了,她对着我大声叫道,“我说你这是怎么啦,怎么磨磨唧唧的,还不行动呢,你这是要抗命不尊吗?”

    马娘娘威严地说道。听到这个马娘娘这么说

    ,我十分的生气,我心说,当时的时候,我是没有办法,那时候我不这样做不行,要是不这么做,我立即就得毙命,可是现在我怕你们干什么呢?

    想到了这里,我对着马娘娘和她的男人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哈哈!”

    我现在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看到我这么不正常,马娘娘震惊地问我道,“你,你笑什么?”

    估计到了这时候,她也感觉不对劲了。

    “哼,”我冷哼一声,对着他们这么说道,“你们就不要做什么飞升的春秋大梦了!”

    听到我这么说之后,这个帝王和马娘娘,彻底地惊呆了,尤其是这个马娘娘,差点儿从马背上栽倒在地。

    “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帝王指着我的鼻子问我道。

    “什么意思,这都不懂,真是个棒槌!”

    这个帝王被我指责,顿时脸红脖子粗的。

    “好,老大说的话,就是解气,老大,谁都不服,就服你!”

    大头它们这些魂魄,现在看到我居然戏弄起来了这个帝王,禁不住高兴的大喊大叫了起来。

    “啊,刘飒,那个时候你就会玩人了呀,还玩的这么大发,玩了个帝王!哈哈哈!”

    林墨震惊地大笑着说道。

    我坏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这个帝王听到了我这么说之后,禁不住彻底

    的傻眼了,他震惊地再次问我道,“你,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看样子这家伙现在都懵逼了,想再次核实一下。

    我点点头,“哈哈,到了这时候,你还以为是假的呀,滚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