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九百五十七章 焕发生机

    焕发生机

    我现在怒骂这个帝王,感觉十分的解气。

    这个帝王听到了我这么说之后,脸都变成了茄子样了。

    他气急败坏地指着我,对着手底下的一众鬼兵们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将这个欺君罔上的家伙给我拿下,拿下了他之后,我要将他碎尸万段,诛灭九族!”

    这个帝王暴跳如雷地说道。

    “哗啦啦!”

    听到这个帝王的命令,这些鬼兵们朝着我就冲了过来。

    现在仓促之下,我的手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只

    有这一个刚才飞过来的九环锡杖,情急之下,我拿着这一个九环锡杖,朝着他们一指。

    “你们不要过来,谁要是过来的话,我就对谁不客气了。”

    当然了,我这只是威胁而已,真要是过来了,这么多的鬼兵,十分的难以对付,估计够我喝一壶的。

    但是到了这时候,我能说什么呢,难道说我害怕吗?现在这个帝王下了命令了,这些鬼兵,当然不会被我的几句威胁给吓住了,它们依旧蠢蠢欲动的向我扑来。

    “砰砰砰!”

    正在这时,那些冲在前面的鬼兵,像是被大炮轰了似的,突然挂掉了一大片。

    “怎么回事?”我不禁一愣,这么一看,我不

    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我看到,正是刚才的时候,我手中的九环锡杖朝着他们一指,这才出现了如此的一幕,没想到它有这么巨大的威力。反正我刚刚这么一指,上百个鬼兵砰的一声挂了。

    到了此时,我还不相信看到的这一切,我呆愣楞的看着手中的家伙。

    “哎呀老大,真是神武啊,有这么厉害的大杀器!”

    “就是啊,老大,赶紧用你们手中的大杀器,灭了这对杂碎吧,我们就是被他们给害死的!”

    大头和一众魂魄们的大叫声,像是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那个帝王听到了之后,不由得一愣,他大惊失色地指着我的鼻子,这么说道,“咦,你手里的这个东

    西,怎么这么厉害啊,我当初替你拿着的时候,没这样啊!”

    听到这家伙这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我看到,虽说刚才的时候,我一下子灭了百十个鬼兵,但是这时候那些剩下的鬼兵,又蠢蠢欲动的朝着我扑了过来。

    看到了这里之后,我将手中的这个九环锡杖朝着他们一指,现在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我想试验一下,刚才的时候威力这么大,现在是不是还是这样,真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什么也不用怕了。

    “砰砰砰!”随着九环锡杖举起来,只见这些鬼兵,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啊,刘飒,你现在手里的这个东西,怎么这里厉害呀,太神奇了,真要是这样子的话,我们还怕它

    个锤子呀!”

    说话的是林墨,现在的林墨,高兴地欢蹦乱跳的,像是一个孩子一样。

    我现在能够理解她的这种心情,毕竟刚才的形势还对我们极端的不利呢,可是转眼之间,有了这个大杀器之后,一切都变了,我也禁不住高兴了起来。

    我对着林墨道,“林墨,你要搞清楚一点儿,不是我厉害,而是这个东西厉害,我现在都有些懵逼,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柳苍山你能告诉我这一切为什么吗?”

    柳苍山道,“刘飒,我感觉这个东西,是你前世的时候的法器,现在到了你的手中了,这个法器又重新焕发出来了生机来了。”

    “不对吧,真要是我的法器的话,也不能这么

    的厉害呀?”

    我提出来了心中的疑问。柳苍山道,“刘飒,我现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怎么回事?”

    我诧异地问他。

    “修炼说!”

    “修炼说?”我一皱眉头。

    “对,这是你的法器,可能由于陪伴你的时间长了,有了灵力了,你就是不在了,它自己也能继续修炼,我靠,上千年的修炼,这个法器现在大发了!”

    柳苍山惊呼道。柳苍山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我勒个去,看来我这个法器,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

    居然在没有主人的前提下,自己修炼,现在这

    一对阵阴兵,法力就显示出来了。

    “那我不是太牛叉了,哈哈哈!”

    我对着柳苍山哈哈大笑道。

    “那是当然了,你现在就是杀神!”

    “好,既然你现在说我是杀神,那我就杀杀看看!”

    说着,我举起了手中的这个九环锡杖,对着这些鬼兵们这么一挥。随着这一挥舞,就见一道肉眼可见的光芒,朝着这些阴兵们而去。

    再看这些阴兵们就像是被割到的麦子一样,哗啦啦地倒在了地上。几秒钟之后,我就彻底的斩杀了所有的阴兵们。

    直到这时候,我这才回过头来,看向了这个帝王和马娘娘。

    “哈哈哈,现在清算的时候到了,你们就受死吧!”

    说着,我朝着它们缓缓举起了手中的九环锡杖。

    “啊,不要啊,千万不要!”

    到了这时候,马娘娘突然的大叫了起来。

    “怎么?”

    我一愣,狐疑的问这个马娘娘,“为什么不要,难道你敢拒绝不成?”

    到了此时,我之所以问她,基本上就是调侃她了,说实话,我现在想看到他们吓得瑟瑟发抖的神态,要多开心就有多开心。

    现在看这个帝王和马娘娘,身子都哆嗦了,此时马娘娘听到我问她,对着我们说道,“我说大师,既

    然你现在不愿意提点我们飞升,那么你放了我们总可以吧,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们的独木桥,这样总行了吧!”

    “对!”听到马娘娘这么说,这个帝王现在也说话了,“我们不要你给我们飞升了,现在只要你放了我们就行,我们不会追究你的!”

    “嘿嘿,你还想追究,想得美!”

    我冷哼一声这么说道。此时,我已经把前尘往事都想起来了,只是我还没有说破。

    现在我就想对着他们说道说道,让他们心里明白明白,最起码死了也知道自己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