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别跑,哥渡鬼呢!

第341章 狐仙祠

    狐仙祠

    我猛砸的这一下,绝不是无的放矢。

    齐伟的死给了我很大提醒:这些看似傻不拉叽、造型怪异的邪祟,其实都拥有着超高的智商。

    谁要是以为它们冲动无脑,那这个人就是个傻子。

    刚离开山洞时,我们遭遇了第1只山魈的偷袭,对方很可能出于无意识的本能。

    但眼前这3只石蜥蜴绝对不同。

    这种品类的邪祟和火蚂蚁牵扯极深,它们极有可能联手一起偷袭。

    所以发现三只石蜥蜴在全力阻击婴蜮时,我瞬间就想到了这种可能,第一时间提防着未露脸的火蚂蚁。

    呼——

    彻底金属化的冥尺,在地面上砸的烟尘飞起,坍塌出1个直径约一米的圆形缺口。

    灼热的热浪,从洞口向外涌出,入眼一片火红,果然有火蚂蚁藏在那里!

    “山腹内外是截然相反的两处天地。”

    “这些邪祟好像跟我都有所关联,但态度却全然不同。”

    “在山洞外,我要是再保存实力或者故意藏拙,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突然被破开土质、抛头露面的那只火蚂蚁,此刻似乎正处于懵逼状态。

    它的两只触角极其的柔软,在头顶上相互交叠着。

    火红的脑袋僵硬转动,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我。

    它似乎觉得眼前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还没来得及做出相应反应。

    砰——

    趁你病、要你命!

    火蚂蚁突然懵逼,对我却是难得的利好机会,冥尺再度发力,重重砸在它的脑壳上。

    随着这一下,它脑壳中部快速的向内塌陷下去,火红的浆液就像是地底岩浆,蒸腾着热浪,以古怪缓慢的姿态流淌出来。

    解决掉这只火蚂蚁,我再过去反帮着婴蜮。

    动用符箓肯定不行,它们抗性太强,烈火符箓杀伤的效率极低,远不如用冥尺来的实在。

    几分钟后,当这些邪祟变成4具冰冷尸体时,冥尺的钩刃同时恢复了本色。

    那些不同颜色、沾染在上面的液滴,悄无声息间被吸到了冥尺内部。

    “谁?”

    虽然没有得到秦巧预警,但婴蜮转身时看到我们身后跟着1道身影,于是赶紧出声质问。

    “是我!你们别误会!”古战歌从一片阴影中闪身出来,他高高竖起右手的大拇指,朝我们传递着敬佩之意,“真是没有想到,你们的战斗能力会这样彪悍,先前倒是让我小瞧了你们。”

    古战歌把手机扔给了我,似乎联想到了某些不好的画面,他的脸瞬间又胀得通红,面皮上仿佛随时能滴出鲜血来。

    “你这个小家伙太可恶!我死活都没想到,你会给我看那样可恶的视频!”

    “果然恐怖!果然惊悚!果然涉及到生命最本质的内容。

    ”

    “但…你让我看到那些视频,最终是什么意图呢?”

    “只是转移我的注意力,而让自己方便逃跑嘛?你有这么高的急商,是不是也是从视频中得到的启迪?”

    古战歌的口才真不是盖的,1段鸟国爱情艺术片而已,竟然被他描述的这样清丽脱俗!

    此外,他还不忘间接埋汰我两句,算是一举两得。

    我说:既然我已经跑出了山腹,而你又紧跟着追了上来,过往的事情就算揭过,继续纠缠就没啥意思了。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要说古战歌对我一点意图都没有,那打死我都不信。

    这家伙的来历十分诡异,迄今为止我都无法分清他是活人还是邪祟。

    他身上的矛盾点十分突出,似乎背负着很大的一段隐秘。

    不过,我最信赖的直觉告诉我:古战歌貌似对我没啥恶意。

    他几次有意无意的接触我,似乎只是为了观察或者试探。

    一旦得到了他想要的某种结果,兴许他还会有求于我。

    古战歌正了正脸色,“齐家子弟死了,你现在正缺1个领路人,这个空缺,莫不如就让我来充当吧。”

    “如果没能离开山腹,表明你和其他的游客没什么不同。”

    “但现在你已经站在了这里,同时杀死了三只石蜥蜴和一只火蚂蚁,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你的能力。”

    “我想,接下来,咱们可以正式合作了。”

    “如果没有我来领路,你们必然会空耗时间和道行;而如

    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无法在狐仙祠附近达到我的目的。”

    “我们选择相互信任吧!留给咱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古战歌有一句话说的绝对正确:在邪祟密布的凶险境地,如果没有合适的领路人,很容易无谓的内耗道行气息,甚至会永久的迷失。

    比如:经历花中将特定场景那一次,后半段如果没有李梓宁引领,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

    所以古战歌的提议,倒是蛮合我的心意。

    只是…这家伙前倨后恭,态度反差太大,始终让我有些不放心啊!

    似乎猜到了我的顾虑,古战歌右手朝天,当场立下毒焱誓,说今晚他会专心为我领路,绝不会对我有任何不良企图,如果违反誓约,愿接受阴阳严惩。

    而他在狐仙祠附近的所作所为,绝不会有违阴阳道义,不会有违基本的良心。

    …

    古战歌对大山后面的情况,似乎相当的熟悉,越是往后,他领路的速度就越快。

    他不仅帮忙,让我们避开凶险的沼泽地,还能在悄无声息间,绕开那些有毒的瘴气,以及那些对我怀有恶意的邪祟等。

    再过一刻钟后,我们进入到了一座山谷里。

    周围景象终于变得正常,不再有各路邪祟晃来晃去,不再有沼泽、瘴气等自然陷阱。

    不远处传来的虫鸣鸟叫,让夜色中的山谷显得十分静谧。

    此外,我看到前方不远处,终于出现了正常的光亮。

    似乎山谷里住着1户人家,此时正点亮了灯,在里面忙活着什么。

    “这里有住户?”我打量着眼前的景象,感觉很不可思议。

    从小镇到这里,只有唯一的1条路。

    沿途崎岖坎坷,布满了数不清的凶险。

    如果真有活人住在这里,那他一定是道门高人,而且至少应该和郭胜利、花中将等是一个级别的。

    “主人,你要小心提防啊!”婴蜮在我心里暗中提醒着。

    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相。

    在这周围,似乎布下了某种禁忌,就连婴蜮和秦巧,都看不清其真实的本质。

    换句话说:眼前看到的,有可能是一幕幻境假象。

    不过禁忌阵法太过强大,足以以假乱真,起码像婴蜮、秦巧这样的层级,暂时还无法看破虚幻。

    我说:都来到了这里,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狐仙祠,院落后面那座巨大屏障一样的山峰,应该就是隐秀峰了。

    推开院落的门,能看到居中有一间正房,左右两侧坐落着东西厢房,柔和的光线就是从正房中发出。

    透过模糊的窗影,我们看到里面有三个人影,似乎围坐在桌子旁,正在忙碌着什么。

    对于我们的到来,他们似乎浑然不觉。

    “领路领到了这里?”

    我想再确认一下古战歌的态度,“到底哪一间房才是狐仙祠呢?哪一道人影是狐仙?你还从来没有告诉过我,狐仙

    到底能不能幻化成人形?”

    “如果能的话,它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子呢?”

    古战歌笑得有些神秘,他伸手在后背上反撩几下,我这时才注意到,他始终背着1个特制的大袋子,难怪总闻到一股怪味儿,在我身边趋之不散。

    “你很快就会和狐仙见面的,你不用关心它长什么样,当它出现在你面前时,你很快就会心生感应的。”

    古战歌打开袋子口,那股难闻气味儿突然间浓郁起来,低空中似乎有很多东西掠过,但是没有听到怪异声响,所以不确定那些是不是古战歌的乌鸦。

    古战歌抓出一把一把的东西,走到篱笆墙外,完完整整的撒了一圈,似乎把整个院子围了起来。

    “接下来,就要看个人造化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谁都勉强不来啊!”

    今晚古战歌好像第2次提到了这句话,他似乎另有深意,但我捉摸不透。

    “梆梆梆——”

    象征性的敲了敲房门,结果刚刚敲到第3下,门就从里面被人打开。

    我第一反应看向正前方。

    空荡荡?没有人影儿?

    低下头我才发现,开门的是1个小矮人。

    它身高不足1米,五官轮廓有些怪异,看着不像正常的人类。

    咧开嘴时,能看到它长着两排锋锐的牙齿,锋口很犀利,应该很轻易就能咬破活人的血管。

    “你们找谁?”小矮人似乎习惯性的磨了磨牙,眼睛里带

    着警惕。

    我正要搭话,古战歌从身后凑了过来,递过来1个古怪的腰牌,“我们不是来找谁!这里本来就是我们的地盘,属于大家公用的。”

    “你仔细看看这腰牌是真是假?看看我们有没有资格,进入到这个房间里?”

    小矮人只是在腰牌上瞄了一眼,它的脸色就变了,接过腰牌时态度十分恭敬——双手探向前方,90度弯腰鞠躬。

    他噔噔噔跑回了里屋,轻声细语,似乎和里面的人商量着什么。

    “那个腰牌…我怎么感觉像是出自爷爷之手?”

    等待的时间里,我心里忽然升起这样的错觉。

    古战歌拿出的惨白色腰牌,总体上是1个长方形,不过并不是十分规则。

    两端粗、中间细,有点像骨头棒子。

    我爷爷可是最喜欢这样的形状,我家里的好多东西,都被爷爷雕刻成了骨头棒子型。

    比如:他常用的那根烟袋锅。

    每次爷爷吸烟时,我都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爷爷眉开眼笑的在啃骨头,而且是啃冒烟的那种。

    “古战歌变得越来越神秘了,他从哪里得来的这块东西?”

    “他怎么知道,一但亮出这个腰牌,里面的人影,态度会大为转变呢?”

    在我思索时,小矮人已经重新跑了回来。

    他用力的推开房门,让房门张开最大角度,似乎想以此来表达他对我们的欢迎程度。

    “快请进吧!我家几位大人,为了近期的怪事,正头疼不已呢。”

    “正好有你们这些内部兄弟伙儿过来,能够帮忙分担解忧啊!”

    场景越来越诡异,说出的话越来越莫名其妙。

    我朝婴蜮使了个眼色,不动声色走在了最前面。

    几人之中我才是核心,古战歌只是领路配合而已,所以自然不能让他抢了风头。

    “好家伙,这次加入的居然是1个活人?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进入正屋,我这才看清那三个人的长相。

    第1个尖嘴猴腮,是1个相貌衰老的小老头。

    他手里叼着个土烟袋,把整间小屋抽得云里雾里的。

    这小老头儿似乎有些门道,只是简单朝我瞥了一眼,就能断定出我的活人身份。

    我不是已经进入了假死人的层级吗?他是如何看出来的呢?

    第2个人是个中年妇女,她的头发用布巾包了起来,显得十分精明干练。

    不过,她的动作有些僵硬,活动身体关节时,能听到了咔咔声响从她体内传出。

    似乎她很久没有活动过身体,于是让她的关节生了锈。

    最后1人是个美艳少妇,一双眸子黑白分明,顾盼生辉。

    当我俩对上眼神时,我能明显感觉到,她的眼睛里对我有一种勾慑。

    我要默念安神诀,才能抵消她对我的影响。

    但这似乎不是少妇故意为之,而是她自然而然对周围造成的影响。

    “这三个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我在心里暗自感慨,盯着桌面上的一副扑克牌,又有了一丝疑惑,“他们刚才在干嘛?在玩牌?小矮人不是说过,屋子里的人近期遇到了为难事,正在愁闷不已吗?”

    “难道是在通过这种方式消遣情绪?”

    半夜时分,在荒凉寂静的山谷中遇到陌生人,却因为一块古怪腰牌,对方甚至都没有仔细询问我的身份。

    我心中虽然在高度警惕,但表面上大大咧咧,装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让脸上好像写满了五个大字:“我啥都知道!”

    “既然多出一个人,那抽中的概率又低了些,这倒是一件

    好事。”

    美艳少妇说话声音极为清澈,如玉落珠盘,清脆悦耳,“既然这位帅哥是新来的,莫不如关爱新人,让他先来抽牌。”

    “万一他能抽中,咱们是不是就都省心了?”

    美艳少妇刚刚有了这个提议,立即得到另外两人的支持。

    我把那副扑克牌拿在手里,感觉它沉甸甸的,好像带着股血腥味儿。

    “既然大家都是内部人,是不是应该对我把话说清楚呢?”

    我下意识的从里面抽出一张牌,想要翻开摊在桌面上,纯粹是无聊之下的举动而已。

    但我刚刚有所动作,对面三人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小老头说:“说到做到,万万不得反悔!”

    干练女子:“好胆色!”

    美艳少妇:“这次你要是不死,我就向那家主人求求情,让他把狐仙赏赐你玩几个晚上。你看,这些人里,就数我对你最好吧!你说是不是呢?帅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