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别跑,哥渡鬼呢!

第342章 灵物

    灵物

    只是几张扑克牌而已,至于让他们这样紧张?

    我把他们的表现尽收眼底,顺手一翻,1张牌面豁然出现在了桌子上。

    那原本是最普通的一张牌——梅花5。

    可牌面朝上翻过后,上面居然出现了诡异的变化,条纹快速的勾勒重组,最终形成我的模样。

    我饶有兴致的捡起那张牌,盯着牌面,就如同盯着自己的照片。

    嗯哼?居然还是张彩色的照片?

    “这是个什么道理?我的形象怎么会出现在牌面上?

    这张照片和我之间,通过某种特殊渠道,建立了关联吗?”

    我的语气放得很轻松。

    既然敢来到这里,就是想把那些隐秘一查到底,我知道他们话里有话,不过我更有底气,一旦把牌面掀开,让事情落成定局,他们就会把背后的真相告诉我。

    毕竟,能不能“抽中”某个人,才是他们最大的关注点。

    当牌面线条刚开始纷乱变化时,对面这三个家伙显得十分紧张。

    尤其是那尖嘴猴腮的小老头儿,一口接一口的吸着旱烟,眼睛被熏得泪水长流,可还是一眨不眨的盯向我这里。

    当牌面图案最终定格时,三人才不约而同的舒了口长气。

    虽然他们把表情掩饰的很好,但我还是看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意味。

    小老头磕了磕烟袋锅,脸上带着喜悦,“你说的没错,牌面儿和你之间,已经有了某种特殊关联。”

    “其实说得更准确些,我们这4人的关系,就相当于牌面里的4种花色——虽然各有不同,但唇齿相依、唇亡齿寒。”

    “这活计看似危险,实际上谁都躲不过,早晚会落到每个人的头上,你可不要觉得心里不平衡啊!”

    “怎么样?你一路走来的时候,没有发觉那些异乎寻

    常的气息吗?尤其是那些沼泽气息,已经由紫转黑,怕是小胡再怎么努力,都压制不住喽!”

    在对方说话时,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逐一翻开这些牌面。

    刚开始掀开的牌面上,绝大多数会勾勒出我的模样,抽走约四分之一的扑克牌后,才渐次有了对面三人的影子,忽男忽女,似乎是随机出现的。

    等听这小老头说完,我猛地捂住牌面儿,顺手把纸牌揣进了兜里,有些惊讶的问道:“这里有异乎寻常的气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麻烦你说的更清楚些。”

    “此外,你说咱们4个是唇齿关系。”

    “讲真,不怕引起你们的怀疑,在今天之前,我和各位可是素未谋面,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啊!”

    “让你那么一说,弄的好像我们很熟似的。”

    出乎我的意料,对于我这番大实话,这三个家伙却并没怎么在意,似乎我的脸孔陌生与否,对他们根本不会产生任何的影响。

    “小家伙,不管你来自哪里,是巫女镇的原住民或是来自外界,这些跟我们都没有关系。”

    “只要你能提供出那个特殊的腰牌,就证明你是我们小圈子里的人,大家同心同德,压制那股外泄的阴邪气息,说出来似乎功德无量,实际上其中苦涩,只有你我方知啊!”

    小老头似乎是这三个人的代表,接下来对我的解释,全由他1人进行。

    山腹后面的世界,以前并不是我所见的这副模样。

    那时山清水秀,风景无比的秀丽,如同一个世外桃源一般,在里面生活着数不清的山林动物,其中甚至不乏有一些灵物出现过。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彻底扭曲了这副美丽画卷。

    阴邪气息,从一个洞口中源源不断泄露出来,不仅污浊了山林气息,更是引来大量邪祟,让附近地貌出现大幅变动,每当夜幕降临,这里就变成最阴森的地带。

    阴邪气息持续向方圆蔓延。

    在即将越过那座大山,外泄到外面无辜的巫女镇时,终于有道门子弟,发现这里的威胁,于是想尽办法进

    行阻拦。

    最开始时,他们试图用阵法疏导,但这阴邪气息似乎自有灵性,阵法反而被污浊,与低凹地形结合在一起,形成毒气浓重的沼泽地带。

    甚至就连布下阵法的道门子弟,都差点受到污浊阵法的反噬,白白送了性命。

    再后来,那些道门子弟发现:只有浓郁的生机,才能阻止邪恶气息的扩散,让它在一定时限范围内,被封锁在一个很小的范围中,把它的邪恶影响降到最低。

    遵循这条思路,十万大山深处,住进了一大批道门子弟,以自身阳寿折损为代价,消磨着那股阴邪气息。

    此外,那些灵物的力量也联合在一起,每隔十年会选派1名代表,镇守在气息外泄的洞穴之上。

    我摆了摆手,暂时打断小老头的话,“你先等会儿!我有点乱!”

    “那些道门子弟已经在镇压阴邪气息,怎么这会儿突然又多出灵物的力量?”

    “阴邪气息到底有多少?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为什么疯读起来会那样困难呢?”

    中年女子和美艳少妇,脸上很自然流露出惧怕之意。

    小老头儿叹了口气,眼神中带着一抹迷惘,“谁都说不准,阴邪气息从何而来?以何种方式存在?以及它存在的目的等。”

    “众人只知道:这气息真的像有了灵性一样,每次出现的地点都不同,但肯定在十万大山的大范围之内。

    ”

    “初期,大家以为只有这1股阴邪气息。”

    “慢慢从强弱的气势上,道门子弟才发现,原来有两股阴邪气息,虚实交替出现,手拉手为祸世间。”

    “无奈之下,道门子里才逼迫那些灵物加入战团,共同抵抗阴邪气息,防止它四下蔓延。”

    我心里已经有了大致判断。

    看着小老头儿不像是在说谎,那他说的这一段,就应该是鬼巫族子弟的历史由来。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每一种行为的发生,暗地里一定能找到导致它出现的“因”,因果循环、往复交替,这才推动世间万事万物的

    发展。

    至于他口中所说的灵物,应该就是指我们几位。

    民间常常传闻的灵物有五种:胡白黄柳灰。

    我在眼前这三位的相貌上一一打量,心中暗自做着比较,已经查找到一些端倪。

    我想不明白的是:既然他能一语道破我的活人身份,他们怎么还把我当灵物一样,让我和他们联合在一起?

    灵物就算进化的再厉害,终究还是和活人、和道门子弟还是有本质的不同,不应该归为一类,共同抵抗阴邪气息才对。

    这里面,兴许有我所不知道的隐秘所在吧。

    “抽中我,就意味着这是命运的安排,接下来我该去顶替上1只灵物,去镇压那股阴邪气息,是不是?”我问道。

    小老头点了点头,“没错!实不相瞒,咱们即将顶替的那一位,就是小狐仙!”

    “否则,你以为,小狐仙为什么神龙见首不见尾,每次只有在月圆之夜,其住所才肯让人围观呢?”

    每个月的月圆之夜,同样是那股阴邪气息的鼎盛之夜。

    身为气息镇压者,狐仙自然不敢怠慢,每次要亲躬亲为,全力以赴把气息镇压下去。

    我点点头,对于这样的答案颇为满意,“最开始时,

    你已经点破我的身份,知道我是活人,并不是灵物,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跟我联合在一起,为什么还要让我去顶替狐仙,接着去镇压那股邪恶气息?”

    “你虽然是活人,但你活的不正常啊!”

    老头儿一句话,差点把我鼻子气歪。

    我身上虽有活人的生机,但生机里掺杂着浓郁的死气。

    向死而生,生中待死,只有小老头这样的绝品灵物,才能辨别出我的真正身份。

    我是人还是其他的灵物,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块特殊腰牌。

    只要能够提供那样特殊的腰牌,就可以获取其他灵物

    的绝对信任,不仅可以把所有秘密和提供腰牌之人分享,甚至可以为他付出所拥有的一切。

    我搞不懂这是一种怎样的畸形情感。

    但美艳少妇曾说过:如果我作出选择,他会去恳求某个人,让小狐仙为我暖床。

    这么来看,小狐仙儿应该幻化成1个曼妙女子,男女搭配、暖床不累,这符合说话的思维逻辑习惯。

    如果小狐仙幻化成1个大胡子拉叉的老爷们儿,美艳少妇却让他来为我暖床,那她就不是在向我示好,而是在向我示威。

    得知真相后,我非得两个大嘴巴,抽晕她丫的不可。

    想过这些有的没的,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一处关键所在

    ,“腰牌到底是谁留下来的?怎么会有那么强的辨识度?”

    “你们就不担心有人以假乱真,故意骗取你们的信任?”

    “此外,狐仙儿现在是个什么状态?她是不是很危险?”

    “如果真是这样,我不介意早点过去顶替她!遭遇那样的阴邪气息,任凭你领悟的天资有多聪颖,道门子弟的道行有多精深,都挡不住无穷无尽的侵蚀。”

    我这番话固然说得漂亮,但实际上,我俩眼一摸黑,根本不知道实际情况如何,开局一张嘴、后续全靠编,我现在还是以套话为主。

    “腰牌是谁留下的,这个年代久远,已经无法考究。

    ”

    小老头点了点头,用火柴又点燃一锅烟,烟雾吞吐间,他仿佛嗨到了巅峰,老脸上的褶子似乎都平整了不少,“不过留在上面的禁忌,却是极其的高明,外人万万做不得假。”

    “若是不信…你来看!”

    小老头朝另外两人招了招手,后者心领神会,各拿出1只腰牌放在桌面上,和古战歌的那只组合在一起,围成一个不规则的四方形。

    当形状围成时,屋子里的气氛就发生了诡异变化,忽然间变得无比凝重。

    小老头等三人身上的灵性气息,仿佛顷刻间被压制,耳朵听不到特殊的声响,却总觉着自己像是来到了寺

    庙之中,有人近在咫尺,用巨大木锥撞击着铜铝大钟。

    嗡——

    明明没有任何声响传递出来,我还是头脑一阵眩晕,双手扶在桌面上,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晃了晃脑袋,勉强驱走那股怪异的眩晕感,重新让头脑保持冷静,视线落在4块腰牌上,这时我才发现其中的变化。

    一缕缕肉眼可见的斑斓光线,在不同腰牌之间相互传递,似乎把其中一只蕴藏的力量,快速转移到了另一只腰牌上,如此反复,循环不止,如同深藏着道学和佛学的极深奥义。

    九次循环过后,九九归一,腰牌中间出现朦胧影像,

    浮现出1个女子身影。

    她身形婀娜、气质超群,虽然背对着我,可还是让我产生一种强烈的感觉:此女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这是…”我愣了愣,下意识问道。

    “她就是主宰我们灵物生死的主人。”

    这次却是由美艳少妇做出回答,“刚才我说恳求那人,让小狐仙陪你几晚,说的就是她。”

    不知道突然想起了什么,美艳少妇忽然机灵打了个哆嗦,露出惧怕的表情,“当然,我那么说,其实也是为小狐仙好,早点让她脱离苦海,又能得到阳气的滋养,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具体如何,却不能由我们擅自做主。”

    “一来要看天意定夺,二来要看主人安排。”

    “而现在,从你刚才翻开的牌面判断,我家主人选择的就是你 。”

    “你不用多想,虽然以前你从未有过经验,但看看小狐仙的状态你就知道,只是会受些损伤而已,绝不会有性命之忧。”

    “而当十年之约到期时,主人自然会露面,让下一次灵物顶替于他。”

    我说:这肯定没问题,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旗帜鲜明的表明了态度。

    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一旦做了选择,就绝对不会退缩

    。

    小老头等人互相看了看,对我的回答似乎极其满意,犹豫片刻后,他们询问我,是否还有新的问题?

    如果有,我尽管提出来好了,他们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会对我有丝毫隐瞒。

    出于某种考虑,我拒绝了他们的好意,说:时候不早了,既然早晚要顶替小狐仙,那就赶早不赶晚,就现在吧。

    小老头拍了拍手,左右两侧的厢房消失,出现1条隧道一样的长廊。

    走廊的两侧,挂着一幅幅的图画.

    每一幅图画里,都画着一只狐狸。

    他们活灵活现,仿佛随时能从画中扑落出来。

    但…他们的眼神却很奇特。

    愤怒、哀伤、惊恐…以及,难以言说的浓郁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