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别跑,哥渡鬼呢!

第343章 阴谋

    阴谋

    婴蜮有些担心:“老大,你真要这样过去顶替?要不…这事儿还是让我来吧!”

    他担心我遭遇危险,于是想顶替我。

    我笑了笑,本来是我主动要顶替狐仙,镇压那股邪恶气息,如果再反过来让婴蜮代替我,那不就乱套了么?我这个团队战脑,可太没有担当了。

    大红衣衫如潮水一样,悄无声息的蔓延在房屋里,温度迅速下降,周围活物呼出的气息都变成了白气。

    一直处于放松状态的小老头、中年妇女及美艳女子三人,立即露出警惕的表情,眼神惊骇的看向我身后。

    秦巧走到我身前,把那块腰牌拿在手里,而后回到我身后站好,全程一言不发,显得格外的冷酷。

    秦巧虽然没有说话,但我感受到了她的心意,接下来替换狐仙,绝不会像表面上的那样简单。

    其实从齐伟死掉,甚至古战歌莫名出现时,我就已经感觉到这里的不同寻常。

    站在走廊的这一端,周围似乎感应到了我的出现,两侧墙壁上的画面,由静止转为动态,真的活转了过来。

    不仅姿态上有了明显变化,就连空气中的气味,都变得很不一样,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在四下里弥散。

    “走到走廊的中段,镇压祭坛感应到你的生机,就会在你眼前浮现出来。”

    小老头笑呵呵的眯缝着眼睛,闪烁着古怪的神采,“身处禁忌中,眼前的景象未必是真的景象,这话貌似我不必再跟你赘述了。”

    “你也不要感到紧张和压力,有我们三个给你做后盾,而且你还带了两个小伙伴,做你的强力后援,你绝不会有事情的。”

    “你身上如果有能吸纳气息的法器,建议你趁早拿出来,免得祭坛浮现时,你手忙脚乱、顾此失彼。”

    听着倒是好意,像是在全心全意替我考虑,但…总感觉哪里好像不太对劲儿?

    身后这几个陌生人,对我态度好的,不过…是不是显得有点假?

    …

    墙壁图案扭动,狐狸身上的雪白绒毛,出现波纹漩涡一样的颤抖。

    不止是其中一幅图案,而是所有图案都出现这样的异常。

    脚下开始出现晃动,像是泥土下埋葬了什么庞然大物,此时要破开牢笼束缚,钻到地面上来。

    在我即将走到走廊中段时,毫无征兆地出现4束光束,交叉汇聚在我面前约两米远处。

    骤然出现的强光,把眼睛刺激的短暂恍惚,回过神来,就看到面前已经浮现出一个祭坛。

    “祭坛的作用…不是用来献祭、献礼物的吗?这和镇压阴邪气息有什么关联?”

    冥尺已经倒提在手里,镇塔却没急着拿出来,一来背在帆布包里,镇塔同样能发挥效果;二来觉着他们的话不尽不实,不能不信,可也不能全信。

    小老头三人的脸色,顷刻间凝重下来,在最外围组成三角形,隐隐把我们这一伙人围在其中。

    由小老头开始,领着另外两人念诵古怪咒诀,很快,他们三个的咒诀声交织在一起,音节变得模糊,快速而纷乱,让人心里滋生出焦躁情绪。

    祭坛四周,由土黄色的隔板搭成,隔板上镶嵌着铜环,各有一根铜棍从中穿过。

    上方有半米多高的帷帐,同样是土黄色,遮遮掩掩、显得十分神秘。

    不知从哪里拂来一阵风,帷帐猎猎作响,隐隐听

    到里面似乎有女人在哭泣。

    “呜呜呜…”

    “呜呜呜…”

    “小伙子,准备好!”

    “狐仙马上就要被顶替出来,而后轮到你上阵了。”

    身后传来小老头的提醒,随后一股阴风激荡过来,刺骨的冷意很快钻透衣服肌肤,和中间那座祭坛关联在一起。

    不等我说话,“呼啦啦”一阵响,祭坛帷帐忽然向上掀开,里面炸出一团红光。

    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淌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散发出的红光?怎么感觉那么妖冶、邪恶?

    它刺的人睁不开眼,同时激起内心的各种阴暗情绪,让人瞬间变得心里阴暗。

    在那一瞬间,我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冲动,想要仰头大笑,把不知何时积累的负面阴暗情绪,远远的传播开来。

    有镇塔的清凉气息保护,我最终没笑出声来,但我自己知道,那个笑声一旦发了出来,会是何等的邪恶与

    阴暗。

    耳中听到当啷几声,似乎有金属玉石发出脆响,下一秒,手腕脚腕一紧,冰凉的感觉传了过来。

    受到那古怪红光的影响,这会儿我的视力还没有恢复,只能凭借身体的其他感觉,来感知身边发生的一切。

    婴蜮瞬间激发到了极速状态,在高速移动的过程中,似乎不断遇到阻拦,连着换了无数个角度和方向,却始终没能如愿。

    秦巧稠密而极有韧性的发丝,将我严密保护在中央,她虽然没发出凄厉啸声,但她那种紧张情绪我感受到了,表明双眼被蒙蔽时,紧急变故同时出现。

    眼睛里挤出几滴眼泪,此时我已经能睁开眼皮,透过泪花,我看到那三个家伙的形态,都开始出现变化。

    小老头脖子以下的身躯,还保持着人类的样子,头部以上,维系出一只巨大老鼠的轮廓。

    尖嘴两侧的胡须,呈现灰白色,表明它的实际年龄真的很老。

    精亮的小眼睛里,透出阴毒的神采。

    “小家伙,无知者无畏,你要为你的冲动愚蠢付出代价!”

    “和狐仙绑定在一起吧!哈哈…往后那些游客过来,就能像参观小白鼠一样的看着你啦!”

    中年女子脸色蜡黄,身上长出浓密的黄色毛发,同时带着股膻腥味道,“跟他说什么废话?赶紧把生米煮成熟饭,免得出现变故。喂!你这条贱蛇,能不能多卖点力气?别总让我俩顶在最前面?上次就是…”

    不等中年女子把话说完,俏脸变蛇头的小女子已经咯咯娇笑起来,黑色的芯子里外吞吐,带出一些腐蚀的毒涎,“能不能别总提那些陈年旧账?这都过去了多少年,你怎么还记得这样清楚?”

    “敲黑板、画重点。咱们还是先把精力,集中在这小家伙身上,只要他布了狐仙的后尘,咱们又能安稳十年了呀!”

    鼠类头颅上发出长长一声叹息,“唉!总是这样自相残杀,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我对秦巧和婴蜮暗中作出叮嘱,让他们悠着点儿,暂时不用那么卖力气,样子做足就已经足够了。

    “这里和樊笼禁忌差不多,在封锁那股阴邪气息的同时,让进入其中的活物,也是难逃生天。”

    “听着他们话里的意思,当年狐仙出面镇压阴邪,恐怕不是出自它的本意,极有可能是被这几个坑逼陷害

    的。”

    “狐仙八成已经死了吧!这里狐仙祠只是个摆设?为了遮掩当年的谎言?”

    “那个被三只灵物尊称为主人的,到底是个啥身份?和鬼巫族有什么关联嘛?”

    我的手脚逐渐绷紧,不用看也知道,被类似镣铐一样的东西紧箍住,朝着阴邪气息的来源逐渐靠近。

    每接近一分,我的身体就哆嗦一下。

    不是被惊吓或者被刺激的,而是…舒服的。

    我似乎都没想到,经过最开始的心理排斥阶段,我居然和那股阴邪气息有了高度契合,似乎那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气息,只是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被从我体内剥离而去。

    现如今,在三只灵物“无巧不巧”的帮助下,我和那股气息重新会合了。

    得到我的最新指令,婴蜮和秦巧都是无比的懵圈。

    “什么?主人,你没有开玩笑吧,周围的禁忌压制极其厉害,我使出百般手段,都无法脱离,十分担心这里的险恶境地。”

    “而老大你…居然告诉我放120个心。这…你

    确定不是绝望之后,在对我们胡言乱语?”

    秦巧仍是不放心的护着我,“韩大帅,我虽然不怀疑你的智商,但…你现在这束手无策的做法,臣妾理解不上去啊!”

    我听着秦巧话里灵动的调侃之意,心里对某种猜测,更加的有信心,“秦美丽,你不用理解,你遵照执行就是。”

    “你俩不用担心我的安危,我的直觉不会出错,其实在刚见到这三人的面,以及见到那块儿腰牌时,我就已经有了某种预感了。”

    我的手脚被牢牢束缚住,自然不能随意动弹,不过这不妨碍我的好心情。

    阴邪气息是从地下传来,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果在出口处,没有特定的阵法拦截,大量气息外泄,一定会造成难以想象的灾难。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那三只灵物,终于觉察到有些不对头,惶恐的互相质问起来。

    “怎么回事儿?咱们三个之中,有谁没有使出全力吗?我怎么有种被黏住的感觉?”

    “我也是这样!再仔细感觉一下…我好像和这小

    家伙捆绑为了一体,阴邪气息对他没有太多伤害,对我却造成了难以弥补的创伤。继续坚持下去,老娘恐怕要被你们玩儿坏啊!”

    “不是这个小家伙的问题,而是祭坛的问题!你们看,原来的那种红色是不是在快速变淡?气息本质没有变化,但颜色出现了改变,这是什么缘故呢?会不会让我们今晚,全都死在这里?”

    …

    从镣铐一样的东西,束缚住我的那一刻起,我的身形就不断被牵引着朝前方而去,速度虽然缓慢,但一直没有停下来。

    没一会儿,我终于“堵”在了那个豁口上。

    我两手平展,双膝盘叠,以至善莲花的坐姿,行着“炮灰”之实。

    当我身形终于静止时,能明显感觉到,和一具躯体触碰进而融合,却分不清是我钻进了那具躯体,还是它成为我肉躯的一部分。

    “快快快…像当年那样,赶紧祭出各自的本命珠!”

    “再继续下去,恐怕咱们真的要死在这儿!”

    鼠类灵物终于确切的感受到死亡威胁,声音都走

    了调,扯着脖子,如同野鸭唱大戏,“本命珠啊…快!”

    一颗土黄色的珠子,率先从鼠类邪祟口中吐出,在半空滴溜溜旋转时,隐约看到里面盘坐着一个小小身影,可不正是迷你版的鼠类邪祟?

    有了他的带头,另外两只家伙不敢怠慢,依次吐出灰、白两种颜色的珠子,里面各自带有不同影像。

    三只本命珠浮现,场面立马出现巨大变化,原本向灵物压迫的阴邪气息,一股脑的兜转过来,自上而下对我进行着压迫。

    身体感应上,仿佛我身形在渐渐缩小,逐渐被压缩到下面那个窟窿里,邪恶气息将我大半个身子吞噬。

    我有过瞬间的恍惚,仿佛那一刻我立地成魔,最阴暗的负面情绪完全掌控住我。

    我用冥尺拄着地,再次凭借镇塔气息,让我脱离那种亦真亦幻的境地。

    眼前的庭院、走廊、画像…统统不见了,略显空旷的山谷里,只有4棵形成包围圈的高大树木,而我正处于这4棵树木的正中央。

    我的身下是一块极其坚硬的花岗岩,一半的血肉之躯,诡异的融进了花岗岩,给人感觉,我仿佛是一个人面石身的巨大怪物——虽然保持着生命迹象,但丧失了活

    动能力,身躯与岩石以及大地连为了一体。

    婴蜮和秦巧看清我的状况,顿时慌张无比,想要把我从岩石里拉出来,想了想似乎又觉得不妥,满面愁容的愣在原地。

    三只灵物邪祟,仍然保持着兽面人身的形态,气喘吁吁地坐在不远处,头顶各自浮动旋转的本命珠,转速已经明显缓慢下来,而且上面出现无数张细密的裂痕。

    他们满脸懵逼的互相看了看,眼神中透着惊恐和难以置信,似乎不敢相信,事情会发展成眼下的态势。

    “你怎么没有变成祭坛?你明明有那块腰牌,证明就是今年的最佳人选,却为何会出现这么大的意外?”

    鼠类邪祟高声尖叫着,另外两只却保持沉默,似乎预感到某种危机。

    我装作跟他们一样,好似内心无比的惶恐,“是啊,怎么会这样?不是让我来顶替狐仙吗?狐仙到底在哪里?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我怎么样做,才能回复到正常的人类形态?”

    噗嗤一声轻笑,在我身后传来,那声音无比的悦耳动听。

    “咯咯…想回到过去?不要痴人说梦啦!”

    “还有你们三个家伙,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就是

    你们贪婪的下场!”

    “搭上整个族群的生命,这才是最完美的生机祭祀啊!”

    我猛然回头。

    顿时——愣住了。

    以镇塔为关联,透过秦巧和婴蜮的视角,我同时能看到另外三只灵物的表现。

    他们仨…集体石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