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别跑,哥渡鬼呢!

第346章 换脸

    换脸

    圆形的镜面上带着薄薄一层水雾,于是让小狐仙的脸,显得有些朦胧,泛着一股不正常的惨白。

    刚开始,小狐仙兴许以为只是镜面的问题,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抹去水雾。

    结果却发现:脸上的惨白是真实的,镜面映出了她此时的容颜。

    浮肿的脸上皮肤紧绷,显得有些光滑,以前那种绝美且带有气质的脸庞不见了,取而代之的这张脸,如同在水里泡了很久。

    “啊、啊——你,你,你…”

    小狐仙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脸,指着梅若兰时,接连说了三个“你”,却始终没法连贯的继续说下去。

    肉眼可见,梅若兰的脸蛋气色,快速的发生着变化,和曾

    经的小狐仙越来越像,气质越来越接近。

    “你别害怕,更不要怪我。”

    梅若兰柔声安慰着,她越是这么说,小狐仙似乎就越紧张、越激动,就连身体都不受控制的抖颤起来。

    “现在你我所在的地方,属于一个很特殊的场景,这里不属于阴冥,也不属于阳间,我想以你的境界层级,应该早就感觉到了。”梅若兰真真假假的说道。

    这就是说话的技巧,九分真话一分假话混杂在一起,神仙都能听懵圈,“在这样的特定场景里,如果两个人或者两只阴鬼有缘分,她们相互间就会发生奇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可能是相貌互相影响,也可能是魂魄珠和本命珠相互替换…”

    “总之这里十分的神奇,不能以正常思维考虑问题。”

    “当然我还要再次强调一遍:你容貌变成这样,和我真的

    没有关系,是你常年和那些乌鸦打交道,于是受到了大量负面情绪的影响,日积月累才会变成这样的。”

    温小可的音乐,还在夜空回荡着,空旷中透着一股诡秘,听在小狐仙的耳中,应该会让她的心理产生微妙的变化。

    她不仅情绪出现了异常,就连思维关注点,都开始出现变化,暂时忘记了那三只灵物和我,一门心思想要逃离这里,以及恢复她的容貌。

    “姐姐,好心的姐姐…”小狐仙把梅若兰当成了救命稻草,“你在这里住了很久了,对不对?你一定对这里很熟悉吧!”

    “能不能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变回从前的样子?”

    “我要从哪个方向走,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呢?”

    “直觉告诉我,这里到处都有危险,胡乱闯荡,很容易让我丧命呀!”

    得到过我的叮嘱,梅若兰回答得很干脆:“想要安全的离开这里,有两种办法。一种是跪在广场中间,朝着蜡像馆方向磕头,同时大声地立下毒焱誓,发誓永远效忠于这里的主人。”

    “种就是进入到蜡像馆里,找到这里的主人并且杀死他。”

    “你的直觉是对的,这附近的确万分凶险,如果胡乱走动的话,很容易丢了小命。”

    “我建议,最稳妥的方法,就是和这里的主人立下毒焱誓,不仅安全而且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我当然舍不得杀死小狐仙。

    她肚子里的本命珠,融合有鼠类、蛇类和黄仙三族的本命族珠。

    如果能得到这颗融合珠,我对另外三灵族就能发号施令,再加上小狐仙一族,我就能掌控4个种族了。

    特定场景虽然搬进了镇塔里,但原有的那些邪祟,大部分被我摆渡进了阴冥。

    这里显得空荡荡的,只能勉强维系樊笼阵法的运转。

    想要发挥大阵的真正威力,必须住进更多的邪祟才行。

    强大啊!

    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能让自己不断的强大!

    对于蓝大先生那样生猛的存在,我只是简单想一想,就有些脑壳疼,觉得压力山大的!

    “这里的主人?就是先前被扯进邪气源的年轻人么?他的实力那么弱,我怎么可能效忠于他?”

    果不其然,小狐仙对我十分的不屑,压根儿没有屈服我的意思,“更何况我身上早已经有了…唉!总之这条路铁定是行不通的。”

    “我试试个办法,进到里面去,把他找出来,而后…弄死他!”

    小狐仙把牙齿咬得咯嘣咯嘣响,似乎对我充满了极大恨意,“谢谢你哈,姐姐,我确定要这么做了。对了,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怎么样才能恢复容貌呢?”

    “这个倒是比较简单!”梅若兰暗地里跟我沟通几句,随后说道,“进入蜡像馆后,你一定能在里面找到一具蜡像,它和以前的你长的一模一样。”

    “如果你觉得皮肤不好,就把她的皮肤换到自己身上;如果觉得某个器官不够完美,你同样可以这样做。”

    “把蜡像身上完好的部位,转移到你的身上,事情就这么简单。”

    在梅若兰和小狐仙说话时,还有一些乘客从身边经过,七嘴八舌、“好心”对小狐仙提出建议,完全打消了她的戒备心。

    几分钟后,小狐仙跟在人流后面走进了蜡像馆。

    小狐仙身上产生了狭管效应。

    她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身上,至于外面那些乌鸦灵鸟,她已经完全不关注了。

    蜡像馆内的场景,被我完整的移植过来,一层空旷的大厅里,摆放着数百具蜡像。

    没过多长时间,小狐仙果然找到了其中一具蜡像,不管相貌、身段、发型、肤色甚至服饰,都和曾经的自己一模一样。

    小狐仙顿时大喜过望,“我先变回原来的样子吧!现在的我实在太丑了,丑的我自己看自己,都觉得十分的恶心。”

    “其他的部位倒是没什么,主要是脸上的皮肤,惨白的有些渗人。”

    “我要扒掉蜡像的这层皮…咦?这手感…怎么感觉像是在摸着真人呢?”

    这些蜡像情况如何,我自然是心知肚明。

    我不仅能保证手感和真人一般无异,我甚至能确定,在被残忍对待时,蜡像拥有跟活人一样的感触。

    不过这些是内在的感觉,小狐仙未必能猜得到。

    当小狐仙动手剥掉蜡像脸部皮肤时,从蜡像头部的眼耳口鼻以及剥皮的部位,开始流淌出丝丝血迹。

    那些血迹不是暗红色,而是极为鲜艳,如同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间被小狐仙逮到,剥掉他的皮肤时,于是自然而然出现了这样的景象。

    小狐仙吓了一跳,不过出于对美丽的渴望,让她并没有停下手来,“这蜡像到底是谁做出来的?为什么动手剥皮时,我感觉好像是…真的?”

    “而且你看蜡像的面部表情!它好像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明明是一只死物而已,它怎么会有感觉呢?”

    “我…我真的只是在对1具蜡像动手嘛?”

    在小狐仙嘀嘀咕咕之间,那张面皮已经贴合在了她的脸上。

    我躲在暗地里,没法猜测她的感觉,但从她的面部表情判断,她应该是蛮享受的,因为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剥下的皮肤贴合后,小狐仙的面庞发生巨大变化,终于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秀丽的脸蛋,带着种出水芙蓉的气质,那些血珠已经完全被皮肤吸收,在皮肤表面没有任何残留。

    “皮肤的问题倒是解决了,只是这两只眼睛…”

    拿着梅若兰的那面镜子,小狐仙仔细照了照,觉得颇为满意。

    不过冷不丁间她又注意到:两只眼睛好像一大一小,不像以前那样完美对称。

    “所以说呀,你可能要反复经历几次,把蜡像身上的部位,完美填充到自己身上,直到你满意为止。”梅若兰劝说道。

    这次小狐仙不再有任何犹豫,兴许次的经历,已经完全激发了她心底的暴戾,而她此时却还不自知。

    眼睛在外面看着并不算大,但一旦完整的抠出来,就会发现它是1个膨胀了几倍的球体。

    因为要进行右眼置换,小狐仙不仅要取出蜡像的眼睛,同时她还要忍着痛,把自己的眼睛替换掉。

    “哇塞!新换的右眼,果然比刚刚漂亮了许多。”

    小狐仙对着镜面侧了侧脸,对这次更换的结果比较满意,不过很快她就发现,有新的问题出现了,“我的脸已经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但这些鲜血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不停的从我嘴巴、耳朵里,向外流淌出鲜血来?”

    “我是无形中受了伤嘛?”

    猛的一回头,小狐仙这才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梅若兰已经悄悄离开了她。

    小狐仙忽然打了个激灵。

    《忧郁的星期天》,已经进入到阶段的韵律节奏中,在温小可“登顶”效果的催化下,小狐仙内心的恐惧,已经完全被激发出来。

    刚才有梅若兰在她身边,她不停的说话聊天,暂且没怎么感知到。

    而现在,一旦变成安静一个人,那股浸入骨髓的冷意,顿时如潮水一般蔓延开来。

    她找不到产生恐惧的原因,就是觉得莫名的害怕。

    “姐姐,姐姐…你在哪里?你能听到我说话嘛?”

    此时的小狐仙,不再是那个杀伐狠戾的角儿,仿佛瞬间变成了1个柔弱无助的小女孩。

    她咔吧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从耳朵、嘴巴等部位流淌出的鲜血,滴答滴答落在地上。

    她的样子,显得既可怜又恐怖。

    [PS]我晕啊!上一章是咋回事儿?我到底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