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别跑,哥渡鬼呢!

第347章 代价

    代价

    空荡的蜡像馆里,只有小狐仙1人在高声尖叫。

    所以当她做出这样的无理行为,周围的目光齐刷刷聚集在她身上,像是盯着1个怪物一样的看着她。

    “你们这样看我干嘛?”

    小狐仙紧握着拳头,情绪几乎是处于崩溃的边缘,“刚才那位小姐姐呢?你们有没有看到?有没有啊?”

    小狐仙朝着一只阴鬼走去。

    从13路公交车下车的乘客,里面有不少人曾和小狐仙打过招呼,现在她问话的这个人,就是其中之一。

    但这会儿不知出了什么问题,那人对小狐仙的问话充耳不闻,如同不认识她一样。

    “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到?”此时的小狐仙极其易怒,脸上闪过杀意,“信不信我现在弄死你,就如同捏死1只蚂蚁那样简单?”

    说动手就动手。

    在说话时,小狐仙已经扬起了胳膊,手指捏出1个古怪的指诀,似乎想要动用阴煞术法。

    胳膊僵在那里好几秒,小狐仙这才意识到出了问题。

    她的阴煞术法失灵了。

    我一边忙活着一些事情,一边观察着小狐仙这里的动静,暗地里忍不住好笑。

    开玩笑!在我的地盘里,岂能容她擅用术法?

    我是这特定场景里的绝对主宰,对所有存在于这里的邪祟,有着绝对的掌控权。

    看到小狐仙闹了个笑话,那只阴鬼愣了愣,很快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于是立即愤怒起来,“你们看!这只外来的邪祟,身上杀意很重,刚刚想要杀掉我。”

    “来人啊,帮忙啊,跟我一起群殴她啊!”

    随着那只阴鬼“嚎唠”一嗓子,立即有十几只阴鬼围了上来,它们和第一只阴鬼一样,对小狐仙完全没有印象,有的只是满满的敌意和恶意。

    “你们不要杀我。”小狐仙顿时吓了一大跳,瘪了瘪嘴,作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我刚才只是想开个玩笑,没什么恶意的。”

    这时从鬼怪中站出1只阴鬼,他朝着身后摆了摆手,一副小头领的模样,“行了行了,多大个屁事儿啊!赶紧都散了吧!”

    接到我的指令,在梅若兰消失之后,就该轮到丁丁登场了,“小姑娘,你干嘛主动招惹他们?”

    丁丁指了指散开的鬼怪,“这些家伙能量大、脾气差、破事儿多,很不好招惹的。”

    “你跟他们过不去,那不等同于自找不痛快嘛?”

    小狐仙嘴巴更瘪了一些,似乎更加的委屈,“我们刚才明明打过招呼的,之前对我还这么友善,怎么转眼间,全都像突然失忆了一样?”

    丁丁的声音突然压的很低,“刚才你进行了换脸,我可是亲眼目睹;可你听过另一种更恐怖的行为吗?那种行为叫做——换!魂!”

    此时温小可的音乐,刚好到达某一个抒情的节点,配合着丁丁的阴森语气,顿时让小狐仙不寒而栗,再次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哆嗦,“什么换魂?换…谁的魂?”

    我得承认:丁丁真是个好演员,他模仿的惟妙惟肖,肢体语言以及语调、语速、语气,配合的都相当到位。

    等他把蜡像馆换魂的经历讲述一遍,小狐仙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下意识的躲开两步,离那具被剥皮的蜡像更远了些,“照你这么说,这里的蜡像岂不都是活的?它们个个拥有灵魂,而且体内的魂魄珠还不止一个啊!”

    丁丁意味深长的点点头,老气横秋的教导道:“

    所以说啊,这里危机四伏,千万不能随意走动。至于你说的找出这里的主人,然后再弄死他…我劝你还是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吧!这无疑于痴人说梦啊!”

    “当务之急是保住你的小命,而离开这里的唯一安全方式,就是乘坐13路公交车。你难道没注意到,我们这一车的阴鬼,没谁敢擅自步行,都要乘坐公交车来来往往?这就是考虑到安全问题,不得以而为之啊!”

    “以前我也很有个性,不肯听从别人的劝言。结果怎么样?嘿嘿嘿…你看!”

    丁丁阴测测一笑,猛地拉开胸襟,露出四分五裂的胸膛。

    以颈椎对立面为中轴线,胸腹被平整切开,肋骨向着两侧翻开,露出里面不忍直视的花花绿绿…

    在那些滴血的器脏间,还有一些十分古怪的器官部件,它们似乎并不应该属于活体,晃晃悠悠的悬挂在那里,似乎还能隐约听到这些器脏,在发出一些痛苦的哀嚎。

    小狐仙身体一颤,下意识的扶住了墙壁,哆嗦着嘴唇问:“这个特定场景的主人,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样的程度嘛?不仅让魂体遭受巨大痛苦,甚至连里面的器脏部位都不放过,仿佛赋予了它们生命一般,让魂体的每一

    个部位都感受到这样强烈的痛苦?”

    “这里的主人,真是1个变T的怪物啊!”

    “嘘——”丁丁把食指竖在嘴唇前,警惕的左右望了望,表情十分的紧张,压低声音批评道,“你是想害死我嘛?”

    “我刚刚好心好意的向你传达了逃生信息,结果你就这样坑我?”

    “他把你弄进这里来,就是想找机会杀死你,如果因为我的话而让你逃生,他岂不是要怪罪于我?到时候我还能活下去了吗?”

    小狐仙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十分的认同丁丁的话,“是我错了!你看那些乘客前往公交站,准备乘坐公交车了,我是不是应该跟着他们一起过去?”

    “去吧去吧!”丁丁态度温和,就像邻家大哥哥那样善解人意,“记住!一定要跟团走,千万不要擅自行动!”

    “上了公交车,离开这鬼地方,你就重获新生了。”

    小狐仙对此深以为然,她以实际行动作出了回答——头也不回地跟在那些乘客身后,朝着13路公交车而去。

    “上车的乘客请注意…全程票价两元,请您自觉刷卡或投币上车!”

    “刷卡?投币?那是什么意思?”

    不等小狐仙反应过来,她在身后鬼怪的簇拥下,身不由己的被挤上了车,这次她不敢再有任何怨言,更不敢对推搡她的鬼怪露出怒意。

    蜡像馆里发生的那一幕,已经把她彻底吓到了。

    “等一等!”

    公交车即将关闭车门的那一刻,我匆忙赶到,最后一个上了公交车。

    那三只灵物被夺走本命族珠后,很快出现了严重反应,奄奄一息,差点儿死在蜡像樊笼里。

    我先前一直没现身,一来要照顾这三个病号,二来趁机收拾那成千上万只乌鸦,还要找好妥善的地方安置它们,这才耽搁到了现在。

    “你,你,你…”我坐在公交车的中段,紧挨着小狐仙坐了下来,她看到我冷不丁出现,而给我让座的那只邪祟又对我如此恭敬,立即惊诧的不要不要的。

    估摸着她有心想要对我下死手,可衡量再三,在术法全失的前提下,她获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你过来干什么?”

    小狐仙再没了丁点儿嚣张气焰,眼睛里带着愤恨和恐惧,以她的智商,应该能猜的出来,我真正图谋的是什么。

    “当然是过来和你谈合作。”我板着脸,让表情严肃了一些,“如果你答应往后永久且不计报酬的替我打工,我就让你摆脱困境。”

    “呵——你被另1种阴狠歹毒的术法控制着,百年之内得不到自由身,恐怕不是你嘴上说的那样轻松吧!”

    “所以请相信我,我这个老大对待下手都像对待朋友一样,他们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我就算头拱地,也一定会帮他们解决的。”

    小狐仙的脸色突然变了变,“你还知道些什么?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不不不…你不应该知道的,那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当时绝没有第三人在场。”

    “更何况,他只是在我记忆深处增加了一些东西,其目的是为了对我形成威慑,又不是真的要控制或者惩罚我。”

    “你在胡说八道!你是故意想套我话的,对不对?”

    车上的鬼怪乘客,目光齐刷刷聚集在小狐仙身上,看着她就像在看着个傻姑娘。

    我知道这些鬼怪的心思,都说了我是这特定场景的主人,邪祟一旦进入其中,很难有秘密能瞒的过我。

    除非像鬼巫族的那名黑衣人一样,早早对自己动用了必死的秘法,以免泄露隐秘。

    我懒得继续跟小狐仙废话。

    没了那成千上万只乌鸦的协助,又离开山腹的禁忌阵法,现在的古战歌即小狐仙,就相当于是拔了牙的老虎。

    而她阴煞术法被禁,擅自跟蜡像换脸皮和眼珠,必然会和我的特定场景落下因果。

    现在我讨要这份因果,那是相当的理所当然。

    我摆了摆手,周围的鬼怪自行让开,在车身中段空出很大一段空缺。

    接下来,另有精彩的节目将要登场了。

    “歌儿,娘没脸见你,没脸见你啊!”

    一只女鬼怪站了起来,慢悠悠朝着小狐仙走着。

    从后面背影来看,她同样长着绝美的身姿,看不出她的真实年纪,只是身边略带着沙哑和凄凉,听着像是三、四十岁的样子。

    “娘?你不是死了嘛?你说什么没脸见我?”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连小狐仙这样的机智人物,也不免暂时脑短路,傻乎乎的盯着逐渐靠近的女鬼怪,脸上表情变幻的十分精彩。

    “真的是你!娘,我不会认错的,你的声音,我已经回忆过无数遍了,别人怎么都没法伪装你的声音。”

    “只是…你脸上的皮肤呢?怎么被别人扒了下去?还有你的右眼窝…怎么空洞洞的?”

    小狐仙似乎想到了什么,哆哆嗦嗦说出这些话,语气显得极为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