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重案调查官

第2章卸磨杀驴

    三日后,晚七点,东南省东州市,省公安厅刑侦总队。

    冯霖提着一袋外卖盒饭,正推开大门,便忽觉身后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踉踉跄跄的往前跑了两步,手中装着盒饭的袋子险些打翻在地。

    很显然,有人在他身后推了一把。

    刚稳住脚步,便见有个穿着便装的家伙从他身后冲了出去。他眉头一皱,有些愤怒,喝到:“嘿,走路不看路啊,急急忙忙推推嚷嚷的像…呃…”

    话没说完,那人便顿住脚步回过身,一脸惊喜的看着他。而他见了那人后,险些被呛住,后半截话立马吞了回去。

    那人激动的说:“老冯,你在这就好,省的我去找你了。快,来我办公室一趟!”

    冯霖眨眨眼睛,问:“赵队,我…”

    “别废话了,跟上!”被称为赵队的男子脸一沉,不由分说的拉着他就往电梯门边跑去。

    “可…可我还没吃饭哎。”冯霖一脸的不情愿,但拗不过赵队,只好任由他拉着自己往前走。

    进了电梯,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按下了七楼的按钮。赵队啧一声,转过头来:“你…”

    “我先给佳仪送饭。”冯霖眉头一挑:“我可以不吃,佳仪不能饿着。”

    赵队苦笑,点头:“成,我等你。”

    电梯很快到了七楼,发出“叮”的一声。冯霖一刻也不愿等,门一开便冲了出去。赵队无奈,只得伸出一只手拦着,不让电梯关上。

    三分钟后,冯霖去而复返,见电梯还开着,愣了愣,但没多问,直接踏进来。

    九楼,电梯再次停下,两人并肩走出。这时,冯霖才忍不住问道:“有案子了?”

    “嗯。”

    “噢?”他来了兴趣:“什么案子,竟然直接交到了你手里?就算下边那群人办不来,也是向咱们直属支队求援才是啊。”

    “没办法,高厅下的命令,让我这总队长组建专案组,直接侦办此案,限期一周,如果破不了,我这队长就别想干了。”赵队说:“我思来想去,还是交给你比较妥当。”

    冯霖张大了嘴:“开什么玩笑?他们要扒你衣服…啊呸,扒你警服?”

    赵队翻个白眼:“怎么什么话到你嘴里走一遍都会变味?”

    …

    与此同时,七楼禁闭室,时佳仪坐在铁架床上,正无聊的掰着手指。

    冯霖送来的饭还在桌子上摆着,没有动。

    禁闭室内,光线昏暗,空间逼仄,又没有任何可供消遣的东西,和坐牢似的,仅不禁止“探望”罢了,

    时间很是难熬。要换个人来住上个几天,或许便崩溃了,但她却并不太在意,显然早就习惯。

    毕竟,全总队的刑警加在一块儿,被关禁闭的次数也没她一个人多。

    正胡思乱想着,门忽然被人打开了。时佳仪本能的拧过头去,见冯霖站在门口,不由露出一丝微笑,站起身:“怎么,事情谈完了?”

    冯霖点点头,目光落在桌上,眉头一拧:“怎么没吃饭?”

    “等你呀。”她走到桌边坐下,伸手将袋子展开,把盒饭拿出来摆好,摸了摸,笑道:“还是热的,一块吃?”

    “嗯。”冯霖嘴角扬起,也坐了下去,拿起一份饭,一边迅速的往嘴里扒,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快点次,次完粗任务了。”

    时佳仪手一顿。

    冯霖以为她没听清,赶紧将饭咽下去,重新说:“

    赶紧吃,吃完咱们有任务。”

    “不用重复,我听见了。”时佳仪声音冷了下来,不紧不慢的将饭盒打开,却没吃,只是用筷子扒拉着菜。

    “怎么了?”冯霖放下盒饭,说:“你好像不太高兴…”

    “我应该高兴吗?提前结束我的紧闭,我该欢欣雀跃感恩戴德?”时佳仪瞪了他一眼:“有事的时候把我当骡子使唤,案子办完了又把我送进这鬼地方来?呵,好一手卸磨杀驴!”

    “哪有说自己是驴的。”冯霖讪讪一笑,赶忙岔开话题,将自己饭盒中的鸡腿夹到她盒子里,说:“今天这饭味道不错,你尝尝。”

    “…”她怒气一泄,摇摇头将鸡腿夹回去给他,说:“你多吃点,晚些要出大力气,别饿晕过去了。”

    见她似乎不生气了,冯霖又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事儿其实不怪领导,谁让你一脚把凶手踹到了呢?要

    我说,那一脚真狠,人脊椎都被你踹骨裂了,能不投诉你…”

    “照你的意思,擒拿凶手的时候不能用暴力咯?”时佳仪再度瞪他一眼:“嫌犯要跑就任由他跑?”

    “那也不用把人家打瘫痪吧?”冯霖弱弱的嘟哝道:“话又说回来了,嫌疑人拒捕想要逃逸,直接击毙都是可以的,你不过踢了一脚…”

    “对啊。”时佳仪柳眉一轩:“我就轻轻的踢了他一脚而已,别说踢瘫痪了,就算踢死了他都没得说的,谁让他想拒捕想逃逸,谁让他这么不经打?”

    “那你顶撞厅里派下来了解情况的领导干嘛呀?有事好好说不就成了?”冯霖吐槽:“当时那领导脸都被你骂绿了,我一直扯你袖子,你非不听,一张嘴和机关枪似的。”

    “我还嫌不解气呢。”时佳仪哼道:“我们风里来雨里去的,不停的奔波办案子,那群坐在办公室的家伙倒好,有功劳是他们的,有过错全推到咱们头上。

    ”

    “这也就算了,他们要老老实实的坐在办公室里看看报纸喝喝茶,闲慌了就吹吹牛,我也懒得说什么,偏偏要跳出来瞎指挥…”

    “好了。”冯霖苦笑:“谁让人家是领导呢。吃饭吃饭,再不吃彻底凉掉了。”

    “嗯。”时佳仪收敛起小暴脾气,不再多说,小口小口的往自己嘴里扒饭,思绪却不知飘到哪儿去了。

    小片刻后,她忽然开口:“上头让我们查什么案子?”

    冯霖一愣,转而惊喜的问道:“你答应帮忙啦?”

    “呵…上头才不会那么好心的提前结束我紧闭,肯定是你借口破案把我捞出去的,我哪能辜负你一番好心?”她微笑道:“说说吧,什么案子?”

    冯霖抿了抿嘴,说:“简而言之,三个字:砍手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