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重案调查官

第3章凶悍匪徒

    “东州市、林东市及宜海市近期发生多起剁手抢劫案。”

    警车上,冯霖递给时佳仪一打厚厚的案卷,同时说:

    “案犯猖狂无比,多持刀骑着摩托车飙行于各处,往往为几枚戒指、一个手表、一部手机或者一个手包而将受害者上臂剁下,持其断手扬长而去,取得自己所要财物后,将断手随意丢弃。”

    “截止五月九号,也就是今天,被剁手抢劫的受害者已破百人,其中半数以上无法接回断肢,剩下小半,又有超过五成续肢后坏死,不得不将已接回的手臂再次截掉,更有四人因失血过多或伤口感染而不治身亡。”

    “一时之间,三市市民人心惶惶,三市领导震怒,三地公安机关将这群匪徒取名为‘砍手党’,联合组建‘打击砍手党专项行动组’,无数刑警持枪上街值

    岗,并不断加强治安管理力度,欲将该团伙彻底捣毁。”

    “但这群人却仿佛无孔不入的苍蝇一般,每每挑选治安较薄弱的点下手,且愈发猖狂,刚开始是在室外骑着摩托车流窜作案,到后来,路上行人少了之后,他们竟敢直接入室剁手抢劫。”

    时佳仪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沉声说:“这帮匪徒,还真猖獗啊!”

    “是啊!”冯霖说:“高厅长见三地警方束手无策,在办公室狠狠的发了一通脾气,把赵队给叫了过去,要求他立马组建专案组,直接介入侦办此案,下了死命令,一周之内必须破案。”

    “他也就只会发脾气而已。”时佳仪撇撇嘴:“限期破案,好大的威风,有本事自己上啊!”

    “呃,这话你说别的领导也就算了,咋连高厅一块骂了?”冯霖苦笑道:

    “高厅是从基层刑警一步步爬到这个位置上的,不论人品还是能力都没得说,这你是清楚的。再说了,

    你咋知道高厅就只会动动嘴皮子?虽说让赵队组建专案组,但他总指挥可是他亲自出任来着。”

    “而且,我听赵队说,他向政法口的领导立了军令状,一周内破不了案,他带头向领导辞职。”

    “(⊙o⊙)…”时佳仪张了张嘴:“这么狠?”

    “是啊,要不我哪能趁机把你从禁闭室里捞出来呢。但丑话说道前头啊,连高厅都下了军令状,要一周内破不了案,他在向领导辞职之前,肯定会拔了赵队和你我的警服。”

    时佳仪干咳两声,立马转移话题:“不扯领导们了,说案子,说案子。”

    “嗯。”冯霖从她怀中抽出一本案卷,随意的翻了翻后,说:“你绝不觉得,这帮砍手匪徒有一定的组织纪律性?”

    “嗯。”时佳仪将案卷放在一边,先看了遍专项行动组呈交上来的调查报告,说:“剁手抢劫案多发生于三市交界的几个区县,可想而知,这帮匪徒的大本营应该就在这一带。”

    “三市交界,最是难管,这不是互相踢皮球的问题,而在于协调方面,一不小心就容易越地越权,即使联合起来组建了调查组,也很麻烦。”冯霖说:“不过,咱们直接介入,这最大的麻烦也就解决了。”

    “有点奇怪啊。”时佳仪柳眉忽然锁了起来:“从宜海市第一桩剁手抢劫案案发,当地同事立案至今已经有十三天了,竟然连一个‘砍手党’匪徒都没有抓获?”

    “若非如此,本案也不至于越闹越大,最终引得高厅长震怒主动立下军令状了。”冯霖说:“这类简单粗暴的暴力犯罪团伙,纵使有着一定的纪律,往往也比较松散,只要抓住一人,便能顺藤摸瓜的捣毁整个犯罪集团。”

    “就从他们犯罪手法来看,为了几百上千,最多不过万的一点财物,便砍下受害人的手臂,便可知他们不过是群鼠目寸光之辈。”

    “剁手抢劫这一犯罪行为当中,虽说受害人往往因恐慌、畏惧或者剧痛等因素而放弃财物,只希望能找

    回自己的断手,从而大大提高了他们的犯罪成功率,但也加大了他们的犯罪成本。”

    “单纯抢劫,即使数额较大,往往也就被判三到十年,而抢劫致人重伤乃至残疾的,那就是十年起步到无期了,要导致被抢劫的受害人死亡,更是直接以故意杀人罪论处,大概率是死刑。”

    “所以,这帮匪徒,猖獗是猖獗,但脑子不太灵光。”

    “未必。”听完冯霖的分析,时佳仪缓缓摇头,提出自己的看法:“要他们真的蠢,可能在治安力度大大增加的情况下继续作案且无人落网吗?要我看啊,这帮匪徒之所以猖獗,源于他们的自信,自信不会被咱们抓到。”

    “而且,退一万步说吧,就算这帮匪徒是真的蠢,那能遥控指挥这帮蠢货犯罪而不落网的幕后主使,一定是个绝顶聪明、能耐滔天的家伙,就算能抓到几个匪徒,也没法捣毁整个砍手党,至少没那么容易抓到幕后主使。”

    “而这个家伙,绝对是砍手党核心人物,只要他不落网,即使毁了一个砍手党,他也能组建出第二个、第三个。”

    冯霖哑口无言,沉思了好一会儿后,才点头说:“嗯,你说的对,是我想的片面了。”

    随后,他又揉着自己眉心,说:“还有,他们似乎很刻意的将事情闹大,尤其是后几起入室剁手案件,纵使受害人在熟睡当中,他们明明可以偷,却非要用抢劫的方式作案,这就算了,还硬得剁掉熟睡中的受害者的一只胳膊。”

    “这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们抢劫尚在其次,剁手才是真正的目的。又或者说,他们将剁手当成了招牌?就像剧里的杀手作案后留下自己的标记一样?”

    “但不管怎么说,你的思路没错。”聊起案子,时佳仪总口若悬河:“想要破此案,第一步无疑便是抓获一个匪徒,否则根本没法进行下去。”

    冯霖看向窗外:“常规方法是不能成了,对方有一双异常敏锐的眼睛,总能看见三地同事的布控漏洞,

    从而利用漏洞继续犯案。而且,漏洞根本无法避免,目标太大,不可能面面俱到。”

    “你有什么主意?”

    “你不也想到了么?”冯霖轻笑着说:“很简单,既然抓不住,那就引蛇出洞,请君入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