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重案调查官

第112章 考验

    考验

    “不错,厉害,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利。”放下双手,老张连连点头,说:“辛苦了,赶紧去抓紧时间休息吧,这里暂时还安全,在下一步任务通知到之前…”

    “我总觉得有问题。”冯霖忽然开口打断老张,伸手往上一指:“在神秘组织的地下设秘密基地,你们怎么想的?”

    “便于观察,再者也是灯下黑。”

    “不,”冯霖说:“开始的时候,你可是跟我们说的,这是武装部的一个武器库,但后来慢慢又改成了秘密基地。”

    “噢?”老张饶有兴趣的看了冯霖一眼,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很大,先不说前后矛盾的问题,单这两者,就都站不住脚。”冯霖说道:“如果是武器库,神秘组织就恰好将其中一个据点建立在武器库上,这未免太巧合了些。

    而我破了这么多案子,虽然不排除确实有些非常巧合的案件,但绝大多数情况下,过于巧合,就意味着问题,所以面对巧合,我一向持怀疑态度。

    再者,神秘组织的侦察能力可一点都不弱,而武器库,

    哪怕使用频率再低也总归会用,总会有人来往进出,一次两次好说,时间长了,他们没理由发现不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发现不了人,也没理由发现不了痕迹。武器库的保密级别是很高,但我也和杜岩了解过,多数民兵素质天然受限,很难彻底将痕迹清除一空,而神秘组织在建立据点的时候,总得先仔细考察周围环境吧?

    还有,这个地方,作为武器库,太过错综复杂了一些…我想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们之后才改口说这里是个地下基地的吧?”

    老张面带微笑,未置可否,只问:“还有呢?为什么作为地下基地也站不住脚?”

    “因为神秘组织才是打地道的行家。”冯霖轻声说:“包括我们来这之前捣毁的那个据点,也有地下密道,很深,很大。

    在一帮地鼠面前挖地道,还挖到他们地下,你们不觉得太过冒险了吗?说不定哪天你们正吃着饭,呵,地道被他们打通了。”

    老张轻轻点头。

    杜岩皱眉想了一会儿后,说:“说起来,他们刚刚瞄准咱们附近射击的时候…感觉确实有些奇怪,是空包弹吧?所以所谓的任务,其实只是个考验而已?”

    “没想到,真没想到,竟然被你们看破了。”老张耸耸肩,算是承认。

    杜岩翻了个白眼,问道:“我很好奇,你们是对咱俩能力不信任,还是什么?设计这么一出考验,啥目的?”

    “目的在于看你们是否足够相信组织,”老张脸色也严肃起来,说:“之后要交给你们的任务,非常危险,甚至听上去,可能会向让你们送死一般。但当然,我们会全力保证你们的安全。

    可是,如果你们对组织不够信任,不够果决、果敢,就可能直接导致任务全线失败。神秘组织是个多强多难缠的敌人,相信你们比我更清楚,机会是稍纵即逝的,不能有半点犹豫。

    如果你们没能通过考验,心里有顾虑,对组织缺乏信任,那么,很遗憾,接下来的任务,我们只能重新选择其他人参与了。”

    冯霖翻了个白眼:“所以,据点是假的,实际上都是你们的人?”

    “可以这么说没错。”

    “嗤,”冯霖有些不爽的说:“被你们这么耍了一通,现在我反而对组织产生疑虑了怎么办?”

    “哈哈哈,”老张打了个哈哈:“不会的不会的,我保

    证这是最后一次,嗯,赶紧的去休息吧,很抱歉这么早叫醒你们…”

    “等等,我还有个问题。”杜岩打断他,说:“你们配发下来的,可都是实弹。他们装着空包弹,倒确实是只要保持距离就伤不了咱们,可万一咱们开枪了呢?造成伤亡怎么办?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你应该发现了吧?‘巡逻’的人都穿着厚重的重型防弹衣,能有效抵御步枪弹的射击,当然,还是难免造成伤害。”老张说:

    “所以另一手准备,就是蹲在边上的那些战士,他们会在察觉不对的第一时间跳出来,制止你们开枪。另外还有最后一重保险,你们领的枪械,激发装置有问题,无法点燃子弹底火,没办法射击的。”

    而最重的事实就是,你们两个,始终一枪未开。而即使开枪,也根本打不出子弹。”

    “所以你们给我的是玩具枪么?”杜岩嘴角抽了抽,有些不爽。

    “新装备立马给你们配发。”老张赶紧解释:“如果不相信,你们明儿可以出去实弹射击试试。”

    “我现在忽然觉得冯队说的没错。”杜岩哼了一声:“本来我和他对你们都是绝对信任的,但玩了这么一出,信

    任值大打折扣了。”

    “没关系没关系,”老张说道:“我现在很有把握,关键时候,你们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服从命令。而其他时候,这些问题也不打紧了。”

    “随你们吧,如果最终任务失败,你们得负全责。”杜岩盯着他,说。

    “那是自然。”老张点头。

    “我现在很好奇,”冯霖说:“你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仅仅是编外人员、线人的话,不可能拥有这种权限,负责这么大的事儿。”

    “我是一支秘密部队的负责人,”老张脸色一肃:“没有名字,只有代号且随时在变,只能说到这儿了。”

    “嗯。”杜岩也清楚不少保密条款,点点头,同时拍拍冯霖肩膀,示意他别再问了,随后便说:“先回去吧,我得重新洗个澡,身上压到了狗屎,臭死了。站在这儿聊那么久,你们都不会受不了么?”

    “说的也是,走吧,我带你们回去。”老张笑笑,并道:“对了,你们要不要吃个宵夜?”

    “没必要。”冯霖淡淡的说道:“我不饿,但很困。”

    “行,天亮我就不叫你们了,让你们睡到自然醒吧。嗯,这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