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重案调查官

第113章 车祸

    车祸

    “目的地到底在哪里?”

    车上,时佳仪忍不住皱眉问道。

    凌晨三点,她和扶杳睡的正香,却忽然被人叫醒来,说有任务,接着便上了车,一路换了四次车,还跋山涉水翻了一座山头,又踩单车跑了整整十公里远,最后才上了这辆车。

    期间,一直没人跟他们解释任务到底是什么,目的地又再哪里。

    扶杳始终没问,实际上她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许多保密程度相对高的任务,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说的,因此见他们只说有任务,就知道大概又是这种情况,所以始终没问。

    身为特种兵,她早就习惯了抑制自己的好奇心,因为太多时候,知道不该知道的事儿,或者在错误的时间知道了,总需要付出代价,一些代价还相当惨痛,甚至可能直接导致任务失败。

    尤其面对神秘组织这个渗透性极强的团伙。

    时佳仪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可跑了四个小时,眼瞅着天都大亮快八点了,不由有些沉不住气。

    但两名战士并没有回答。

    时佳仪也没指望能获得回答。

    又开了十分钟,战士忽然停车,掏出个设备瞧了瞧,说:“十五公里范围内,可确认没有尾巴跟着。恭喜你们,暂时脱离神秘组织视线了。”

    “然后呢?”时佳仪挑眉。

    “下面请跟我们来,去一个地方。不远了,一公里半,跑步过去十分钟内就能到。”战士解下安全带,下车。

    时佳仪瞧了眼扶杳,见她轻轻点头,便跟着她一块下车,随后在山林中再次一路疾行。

    八分钟后,俩战士一停,喘了口粗气后,左右照了照,忽然拉开一个了一个机关,就见地面裂了开来,露出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深坑。

    “从这儿下去吧,”战士说:“下到底,会有一名叫老张的接头人,你们只需要表明身份,出示证件即可,随后他会带你们去该去的地方。”

    时佳仪皱眉,瞅了他两眼,随后轻轻点头,跟着扶杳便抓着垂直梯,迅速往下爬。

    爬了一会儿,上边的入口就被关上了,深坑内顿时一片漆黑。时佳仪心跳快了两分,手下动作谨慎了点,速度不免受到影响。

    坑确实很深,爬了两分钟,初步推测至少下降了二十多米,扶杳才轻咳一声,告知时佳仪已脚踏实地。

    紧跟着时佳仪也落了地。

    下一刻,周边忽的亮起白光,两人本能的眯起眼睛,同时隐约发现,至少四杆枪正指着她们的脑袋。

    扶杳看的更多些,见到这几支枪保险都没被拉开。

    “站住,干什么的!”同时,四名战士喝道。

    “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直属一支队,重案大队副队长,时佳仪,前来执行任务。”时佳仪反应过来,也不大担心,只轻声说道。

    扶杳也很快表明身份,并说:“我们找接头人老张。”

    “出示证件!”

    两人从兜里掏出证件,递过去。

    有人接过,仔细看了一眼,随后摆摆手,露出微笑,将证件还给她俩,说道:“我就是老张,跟我来吧,带你们去取装备。”

    两人点点头,跟着老张走。

    走了一路,扶杳忽的眼前一亮,喊道:“老杜?”

    “杳杳?”杜岩回头,脸上忽的浮现出笑意:“你俩怎么来了?”

    “执行任务,看来,这任务还得和你们一块。”

    “太好了,你们平安无事,太好了。”杜岩惊喜道。

    老张后退一步,说:“既然你们碰了面,那,接下来的时间,干脆就交给你们好了。我还有点事儿,恕不陪了。”

    …

    一个钟后,老张送来堪称丰盛的早餐。

    冯霖瞧了他一眼,面色不善的问道:“我说老张,你该不会也让她俩参加个考验吧?”

    “不需要。”老张哈哈笑道:“愿意为掩护队友,且仅仅只是让队友重新隐匿方便执行下一步任务,而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主动提出留下在深山老林里牵制数百名匪徒的注意力的战士,值得信任。

    或者换句话说,这样的战士都不值得信任的话,什么考验都是白搭。”

    听到这话,冯霖翻了个白眼,黑着脸说:“这么将来,我和老杜就不值得信任咯?”

    “抱歉,我们也只是为了求稳罢了。而且我也只是执行人,不是计划人,我说了不算的。”

    “老张,抱歉,阿霖不是这个意思。”时佳仪赶紧说道。

    冯霖诧异的看了时佳仪一眼,随后嘴角微微扬起,说:

    “好啦好啦,我都清楚,毕竟也不是没执行过类似的任务,开个玩笑,别介意啊。”

    “我如果介意的话,等会你肯定会吃到蟑螂。”老张笑容更加灿烂。

    杜岩嘴角一抽:“你这话说的我不敢吃饭了咋办?能不能别那么恶心?”

    “哈哈哈,你们吃,你们吃。嗯,还有个人也快到了,我去接接。”

    “谁?陈队么?”

    “不是,很遗憾,他遭遇车祸,不严重,但腿受了伤,送回省武警医院治疗了。”

    “嗯?”冯霖站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会出车祸?神秘组织的阴谋?他竟然敢真的在县城区对…”

    “不是,只是意外,”老张摇摇头:“如果真的是有预谋的车祸,他不说凶多吉少,至少受伤不会这么轻微。

    事实上,他是为了躲避神秘组织的跟踪,走的太急,而被撞的,司机踩了急刹,所以他伤的才不算严重。如果真的是有预谋的车祸,不说踩油门,至少不会急刹吧?

    那种条件下,他们甚至有条件直接撞非并碾死陈队,本身甚至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因为是陈队违章翻越护栏在先,司机无责。”

    冯霖皱眉,看了时佳仪一眼,时佳仪微微摇头。

    老张看出他们有话说,把盘子放下,便招呼着其他暂时离开了。

    目送他背影走远,冯霖才轻声问道:“不对劲。陈队那么严谨的一个人,就算再怎么紧急,也不大可能干出翻越道路护栏这种事儿。”

    “确实不对劲。”时佳仪接话道:“咱们得想办法自己确认这件事儿。这里能联系到省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