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重案调查官

第114章 转移

    转移

    “不能。”杜岩摇头说:“除了老张手中有着可以与省厅保持联络的专线设备外,任何通讯设备在这儿都不能用。

    先不说这里存在着大功率的信号干扰装置,单单在地下几十米深这点就阻隔了大多数通信信号,就连你们的耳机,也无法再与外界联络了,否则冯队老早就会通知你们。”

    “怪不得我联系不到陈队,也联系不到你们。”时佳仪摇摇头:“所以,想要与外界联络,只能靠老张?”

    “对。”杜岩说着,指了指床,道:“你们抓紧时间接着休息吧,这里房间倒是挺多的,被褥也很新,估计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先赶紧恢复体力,下一步任务,随时可能下达。”

    时佳仪轻轻颔首。由于睡眠严重不足,她双耳甚至有些耳鸣,显然是过度疲惫了。

    这会儿还能坚持着坐在这说话,一方面是再次见到冯霖的惊喜,而另一方面,也是想多了解些情况,强撑着。

    但她也明白,再这样强撑下去——尤其先前还在非常疲劳的情况下间断进行数次高强度运动——搞不好真的会猝

    死。

    于是和扶杳交换了个眼色,各自挑选好需要的装备和衣服,便先后进浴室冲了个澡,将身上刚出的一层黏腻腻的汗给冲洗掉,又吃了点老张准备好的早餐,便回到床上准备休息。

    “有点困,”他俩走后,杜岩也打了个呵欠,说:“我们也去补个回笼觉吧。”

    “好。”呵欠是会传染的,冯霖也跟着打了个,随后点点头。

    本身这几天就累,再加上地下完全没有任何娱乐设备,连书都没得看,比坐牢还惨,坐牢好歹还需要劳动呢,而他们除了睡觉,根本找不到旁的消遣手段。

    …

    时佳仪是在一阵摇晃中被惊醒了。

    刚醒过来,便觉得天旋地转,恍若地震。

    “地震?”刚起了这想法,她便悚然一惊,手上腰上一用力,就想要坐起来。

    可力气才使出来就散了,她发现自己被捆在了床上。

    “什么情况?”她心里咯噔一声,泛起股相当不好的想法。

    但很快又发现自己的双手可以自由活动,便又迅速翻过

    巴掌,摸索了下绳索。

    “拉钩?”她发现绳索是用拉钩卡在床上的,不由有些奇怪,同时心下稍安,既然如此,那绳索显然就不是为了限制她们行动,而是…

    一种保护。

    她渐渐反应过来,这阵强烈的抖动,应该是风浪翻腾引起的,换句话说,她们现在在船上…

    反手解开抓钩,她终于坐了起来,同时又纳闷不已,自己明明在地下基地里休息,怎么一睁眼,就到了海上?

    仔细打量一下,这儿空间非常小,高度大约就一米左右,勉强可以做起身子,宽度则只有七十公分,比双肩略宽些,长度倒是有两米半左右。

    “太空舱?”她若有所思,小心的挪到床尾,打开舱门,左右一看,发现自己睡的果然是个太空舱,位于个小房间内。

    房间真的很小,目测只有十六七个平方罢了,出了太空舱再过去半米便是墙壁。

    沿着扶梯下来,她发现四个“太空舱”是堆叠在一块的,四舱合成个长两米五出头、宽两米、高三米的整体,上下各与天花板、地板相连,如嵌进房间里的一般。

    房间另一边勉强还算开阔,摆了一套焊死在地面上的桌

    椅,桌子长宽目测各一米,椅子有四套,其中椅子腿下还装有滑轨,可以有限度的以桌子为方向前后滑动或固定。

    再过去些,有四个大箱子嵌入地面,上边分别写着时佳仪、冯霖、杜岩和扶杳四个名字。

    “这谁设计的房间?”时佳仪挑了挑眉。

    在船舱里设计太空舱式的床位,实在四个相当糊涂的设计,出舱太过麻烦了,如果是军舰,遇到战事要求紧急集合,出舱就得耽误许久功夫。

    相反,如火车卧铺那种床的设计,则只需要松开拉钩,翻身下床即可。

    不过想来这也不会是军舰,否则除非碰到风暴,没理由颠簸成这个鬼样。而这时节,海上可罕见风暴啥的。

    那么这个设计倒也不是这么不可理喻了,至少它还能提供个相对密闭且舒适的环境。

    “关键问题是…我怎么到这儿来了?组织的安排么?还有…我们被人下药了?”

    真当她一边打量环境,一边思索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阵阵动静。

    她赶紧回头,就见左下的太空舱舱门被打开,杜岩一脸戒备的爬出来,跟着两人便都微微一愣,大眼瞪小眼。

    时佳仪还好些,看到箱子上有写杜岩的名字,好歹有了

    心理准备。

    “早餐有问题!”反应过来后,杜岩第一时间说道:“里头有安定一类的药物,你们去睡了后不久,我和冯队也感觉到强烈的困意,当时也没想太多,就睡着了。毕竟在自己基地内,也没那么戒备。

    再醒来…现在是在船上么?”

    时佳仪轻轻点头,说:“应该是,具体不清楚,我还没出去。”

    “不着急,等他俩醒过来吧。”杜岩想了想,道:“或许又是某项秘密任务吧。老张所谓的接人,大概是个幌子,把我们药晕了送过来才是真的。”

    时佳仪低下头,有些不爽。

    杜岩身为特种兵,对这类行为的理解度稍微高些,还能理解,但要说完全没意见那也肯定是假的,更别提时佳仪了。

    两人走到座位上,调整了个相对舒服点的位置,随后将卡扣固定,又系上约束带——或者叫安全带——便将手放在桌上,身子微微前倾,等着另外两个人醒来。

    至于观察…房间就这么大,没什么好观察的。何况现在如此颠簸,站着比坐着费劲儿多了。

    没多久,扶杳和冯霖先后醒来。

    这苏醒顺序跟身体素质没太大关系,毕竟新陈代谢的速度和身体素质也不完全成正比,跟年龄、性别、身高体重什么的也有很大的关系,摄入量更是最大的影响因素。

    简单交流几句后,冯霖便翻着白眼道:“这个老张,又坑咱们!不行,要让我逮到机会,我非得揍他一顿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