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重案调查官

第120章 老鼠

    老鼠

    炮火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都还没结束。

    荀牧忍不住皱眉:“奇怪,怎么还没打完?海船的命中率如此低?”

    “命中率是一方面,毕竟双方间隔太远了。”杜岩解释道:“更何况咱们的火炮口径小,除非打中弹药舱,否则一发两发的,很难对敌方船体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算起来的话,以我方火炮的口径,恐怕得打中数百发,才能将敌方船只给击沉,而弹药舱,往往也有着非常厚实的装甲护持,并且隐藏的也挺深,想要一炮命中,太难,只能赌运气。”

    时佳仪皱眉:“那为什么不动用导弹?”

    话刚出口,她就想明白了,自问自答,轻轻点头说:“是了,用上导弹的话,性质将完全不同,毕竟天上满天都飞着卫星呢,性质过于恶劣了些。”

    “是的。”杜岩轻轻颔首,赞同道:“除非他们能对咱们产生实质性的威胁,否则的话,导弹是不会轻易动用的。至于时间…打上几天几夜,对于他们而言或许都是常态吧,一个小时,实在算不上长。”

    冯霖抿抿嘴,跟着说:“我去太空舱里看看情况。”

    “看什么?黑灯瞎火的,看火光么?”杜岩瞧了他一眼,同时说:“而且太空舱那可就正面应对敌人炮火了,万一被打中,首当其中,你就得死,别去赌炮弹会否命中咱们这边。”

    “那我们在这儿不也得死吗?”冯霖眨眨眼睛。

    “不至于,这船的装甲还是蛮厚的,而且一直听下来,敌方的火炮口径也并不很大,也并非是特制的穿甲弹、脱壳穿甲弹啥的,所以难以洞穿装甲,我们待在这儿,还算安全,否则老张肯定会叫我们转移。

    但你在太空舱里不一样,正面承受炮弹的轰炸,振也直接把你振死了,爆炸产生的声波威力还是相当恐怖的。”

    杜岩如是回答道。

    冯霖张了张嘴,轻轻点头。

    …

    炮火就这般持续了整整一夜。

    杜岩等人也听了一夜的炮火,如此喧嚣,也叫人根本无法入睡。

    天终于蒙蒙亮了起来。

    但大雾却依旧没有退去,甚至还附上了硝烟,外头朦朦胧胧的,可见度反而更低了。

    “有点不太对劲啊,打又打不过,退又不想退走,他们

    到底要干嘛?”杜岩纳闷的问道:“真以为咱们不敢轻易动用导弹,而火炮对他们威胁有限,所以有恃无恐不成?

    也不对啊,海船是个相当复杂的系统,火力、装甲、自动化程度还有航行速度都至关重要,如果咱们想追,绝对能轻易追上他们,到时候近距离开火,以他们那可怜的命中率来看,咱们口径再小,也能对他们产生致命威胁。

    但偏偏我们这边也不追…搞什么呢?演双簧?就像当年金门炮战似的?不可能吧?那帮家伙,压根和当年的对手没法比啊。”

    听着杜岩的嘀咕,冯霖看了他一眼,同样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这时,他们身上的对讲机忽然响起。

    “冯队,考验你们四人的时候到了。”

    “嗯?”

    “有一队老鼠,趁着能见度爬上了船,就交给你们来收拾吧。尽量活捉。

    你们的房间里,桌子下有个暗层,里头放着四支05微冲,还有二十八个备用弹匣,以及避弹衣。箱子里则有匕首和钢针,你们都穿上、带上,对付这批老鼠。

    嗯,两分钟后,会有人将探测仪送给你们,我们的热信号都已经被屏蔽,你们可以轻易的发现他们,任务难度应

    该并不大,去吧。”

    “这么说来…”时佳仪若有所思,问道:“这都是你们的计划?你们预料到了敌人会派人上船?”

    “可是图什么呢?”扶杳接过话:“上传来暗杀我们么?亦或者,船上有对他们而言至关重要的东西,他们必须拿回去?”

    “不错。”老张想了想,说道:“三天前的夜里,其实我们就已经派出蛙人特种部队,秘密登陆了他们的小岛,并取回了整整三十余块硬盘,里头存储着对于神秘组织而言至关重要的资料。

    所以这些天兜兜转转,就是为了吸引他们过来,他们也不得不过来,因为这份资料一旦曝光,不仅意味着他们会受到极端惨重的打击,甚至连漏网之鱼都很难有,同样也意味着,他们多年来的研究将毁于一旦。”

    冯霖皱眉:“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接走,要在这兜兜转转引他们出来?万一出了什么意外…”

    “没有意外,蛙人实际上仅仅只是切断了他们的总电源罢了,东西并没有完全得手,只是造成了得手的假象。”老张又解释道:“是以我们必须想办法将他们引导出来,牵制住注意力,给蛙人部队创造机会。”

    “那为什么要活捉这帮人?”时佳仪问道:“不,这话

    问的不对,应该这么说,为什么要刻意诱使老鼠登船,然后活捉他们?”

    “我可没有承认诱使他们登船。”老张说:“只是,咱们不能过快歼灭这帮家伙,更没有跑的理由,所以就僵持住了。当然,这么一想的话,其实他们派人登船盗回或者干脆销毁硬盘,也就在理解当中了。

    我们依旧不想太快解决战斗,所以要造成火力不足、人手也不足的假象,是以需要你们出动,到时候或许会有人逃走,能拦就拦,拦不住就算了吧。而逃走的人,肯定会想办法往回传讯的,咱们目的也就达成了。

    至于活捉…你们的身份要求,直接歼灭敌人,永远不是第一选择,所以我才会请你们尽量活捉。但是,现在是战斗,船上是战场,可能会出人命的,如果事不可为,就直接击毙吧。”

    “明白了。”时佳仪轻轻颔首,看向其他几人。

    三人同样若有所思的模样,随后轻轻点头,杜岩则立马蹲下身子,找到老张说的暗层,将武器装备统统取了出来。

    “实弹,不是演戏。”杜岩深吸口气,同时又自嘲的摇摇头:“不对,这家伙上一次,可也是把实弹直接给我们了来着…

    真不好说啊,这个老张,讲的到底是真是假,又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