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伏魔天师

第五十章 寒崖

    寒崖

    “为师俗事未尽,且修为远不如你,故而仅仅走了十八步,便再难向前多行一步!”

    师父轻叹了一声,但却是欣慰的看了看我,道:“虽然为师还不能赶上你,但你未来的成就,必然会让为师…足慰平生啊!”

    “师父,此行所走的十八步,也仅仅是以当前的修为而定,但我们的修道之路还远,未来自然也能再度精进。故而,那十八步,并不是最终的结局,我相信,以师父的修为,他日定能超过我的!”我赶忙向师父宽慰道。“再说,我现在的修为,在修仙炼道的路上,也才走了一半而已,且恰巧应了第二十八天,说是超脱三界,却还在三界的最高边界线上,日后还是要更加精勤修持,才能脱离三界!”

    “想必你已经将那一千二百年的法力融为己用,猴子,你的仙缘甚高,倘若还能更上一层楼,超出二十八天,也是指日可待!”

    师父微微笑道。

    “若非师父帮忙,徒弟我根本不可能找回那遗失了三世的一魂一魄,更无法在机缘造化之下,得到那一千

    二百年的法力!”我满怀感激的向师父说道。“我仅仅是走了捷径而已,但师父的修为,却是自己经过数十年的积累,一点一点苦修而来。比起师父,徒弟永远都是徒弟,无法赶上师父如此伟岸的身影!”

    “你个臭小子,数年未见,嘴皮子倒也练得挺溜,都学会拍马屁了!”

    师父哭笑不得的向我斥责了一声,随即,师父却是收敛了笑容,认真的向我问道:“对了,在外界时,为师曾感知到我们茅山的上清宗坛之中,增添了一位传人,而这个传人,竟是记名在你的膝下,猴子,你是否收徒了?”

    所谓宗坛,便是一个门派沟通上界,且发号施令的总坛场。道门之中,门派虽然很多,但是宗坛却是很少,一个宗坛能够绵延出许多分支,但所召请的神明,皆出自宗坛所属。比如茅山派,无论有着多少分支,其召请的神兵神将,必然都是茅山派的历代祖师和所属官将。三山符箓宗,便是有着三个宗坛,阁皂山所领的乃是灵宝宗坛,茅山派为上清宗坛,龙虎山最初为正一玄坛,后改为万法宗坛。

    除了南方的三山符箓宗,北方还有全真派的混元宗坛,合称道门四大宗坛!

    宗坛之内的传人,无论行善度人,亦或者是作恶害人,皆有考校。而若是收徒传法,其名籍玉符,自然也会录入宗坛之中,而有所感应。师父身为茅山派掌教,门下传人无论在何地开枝散叶,都能有所感知。故而我收程东武为徒,师父能够知晓,也在情理之中。

    对于程东武之事,我一直未能放下。但当我通过了须臾之地前的六道考验之后,心结倒也是顿开,对于世俗界的牵挂,乃是一瞬间了结。

    继而,我将程东武之事的前因后果,原原本本的和师父说了一遍。

    “唉!多好的一个修仙炼道的苗子,却是如此夭折,实在是我们茅山派的一大损失啊!”

    师父听闻了我的讲述,不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而我却还未见过东武那孩子一面…或许,这也是天意,更是你们师徒的缘法,我们也只能随缘了啊!”

    “是啊!道门传人一旦仙逝,其后的归属,或飞升成仙,或轮回再接着修道,如此种种可能,都是不可泄露的天机,更是无法窥探之事。否则,无论是上天还是入地,我都是要查出东武的魂魄究竟去了何地…”我无奈的叹了一声,继而微微的又笑了笑,道:“东武品性纯真,且天赋异禀,相信他无论去了何地,其机缘造化,也定是

    不凡!”

    “不错,那孩子的道缘深厚,无论是今生还是来世,相信都有相见之日!”

    师父重重点头。

    数百里的路程,在须臾之地并不算很远。再加上我们三人的身法之快,更是能够大大的缩短了赶路的时间。可无论用了多久,在推算时间的时候,皆是如同过了弹指一瞬间而已。

    当我们远远的看到那悬崖峭壁般的诡异寒崖时,相思道人忙指着寒崖说道:“方仙长,那里就是寒崖了,傒囊那只凶魂厉鬼,也在寒崖之下盘踞了许久。如今,只怕那傒囊的修为,早已达到了鬼妖的境界,要对付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啊!”

    “只要那傒囊还未修成魔道,便也不足惧!”

    我皱了皱眉头,继而向师父和相思道人说道:“你们暂且在此等候,我亲自去对付那只傒囊鬼!”

    “猴子,你一个人行不行?若是不然,还是让为师和你一道去吧?”

    师父关切的询问道。

    “师父,您老人家只需要在这里等消息便可,我可不想让您老人家再有半点闪失!”我微笑着向师父安慰

    道。“对了,最重要的一件法器,还在师父的手中,姑且先交给我,我要用那件法器来收服傒囊!”

    “这是伏魔鼎!”

    师父顺势将封印百鬼之用的伏魔鼎拿了出来,交到我的手中。

    接下伏魔鼎,我顺势收了起来,并转身向着寒崖所在赶了过去。

    奇怪的是,无论是五百里以内,亦或者是三百里甚至是百里之内,皆是不乏别的灵修聚集修炼。然而前面所遇到的骷髅道人,还有玄水老怪,以及花妖,他们倒是把方圆百里之内清理得干干净净,并没有任何灵修胆敢靠近他们。怎么这傒囊所盘踞之地,就有那么多的灵修聚集?他们难道不惧怕傒囊的威胁吗?

    来到寒崖之下,我莫名的看到几个灵修结伴走了出来,一边走着一边说笑,且是一派轻松愉悦的模样!

    见到我,那几个灵修似乎并未把我放在眼里,乃是从我一侧绕了过去,继续前行。我赶忙追上那几人,并客气的抱拳一礼,问道:“诸位道友,可是从傒囊的洞府出来的?”

    “不错,傒囊道友平易近人,又十分的热心,帮助我们解惑答疑,我们很是感激他啊!”

    其中一个老者笑着向我说道。

    “哦?傒囊…道友?平易近人?还十分的热心?可他不是…”我刚想把“凶魂厉鬼”四个字说出口,但细想之下,又觉得不妥当。难道那傒囊在这里真的弃恶从善了不成?若真是如此,那我们这趟算是白来了,人家都已经修了善道,还抓个什么?“敢问这位道友,附近的灵修,都来过傒囊的洞府请教过修仙炼道之事?”

    “当然,我们这一带的灵修,皆是受过傒囊道友的恩惠啊!”

    那老者开心的向我说道。“所以,我们皆是聚集在附近,一旦修炼遇到什么问题,便及时的前来求教,傒囊道友无论何时何地,都会不厌其烦的教授我们,我们感激在心,感激在心啊!”

    又一次着重的感激,或许,我这次真的白来了,那傒囊,并非师父所要找的傒囊,若是他真的弃恶从善,且修出了纯善之道,我不但不能去抓他,反而要善待之了!

    目送着那几个灵修离去,我的心瞬间变得五味杂陈。

    但来都来了,无论那傒囊的修为如何,我都得去拜访一番才是了。

    想罢,我缓步进入寒崖之下的洞府之中。随即,只见里面又陆陆续续的走出不少灵修,他们的脸上,尽皆洋溢着愉悦之色,想来,也都是求有所教、获益良多。

    刚进门,便是看到一个身材非常矮小,如同孩童模样的灵修,缓步走了出来。见到我,乃是微笑着向我恭敬的行礼:“仙长驾临,晚辈的洞府可谓是蓬荜生辉,晚辈傒囊,见过仙长!”

    “呵呵!你居然一眼就能看出我的修为,看来你的修为也是不低!”

    我略一感知,果然,这傒囊的修为,恐怕比相思道人还要高出不少。“你的修为如此之高,为什么不直接赶往中层界面继续悟道修仙?”

    “仙长谬赞,傒囊愧不敢当!”傒囊却是礼数周到的向我再次行礼。“只因此地还有许多灵修需要傒囊帮忙解疑答惑,所以晚辈只能暂留一时,待附近的灵修尽皆修有所成,晚辈再离开下层界面也不迟!”

    “嗯!”

    我重重的点头。“没想到你竟然有着如此善心,实在是功德无量啊!”

    “仙长的修为,傒囊远不可及,故而冒昧猜测仙长定然来自上层界面。但却不知仙长此来,所为何事?”

    傒囊先是打量了我一番,继而再次客气的向我说道。“若非只是来告知傒囊能够前往中层界面参悟无上道法的?”

    “我…”

    我顿时迟疑了起来,其实我本是来抓他的。可是看到他竟然如此心地善良,而且还为了帮助那些灵修加快修炼的速度,而甘心情愿的留在这下层界面。这种伟大的精神,实在是让我钦佩之至。抓是绝不可能了,可正是因为不抓,那我该如何告诉傒囊,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呢?难道要实言相告?若是如此,岂非会让傒囊伤心难过?“呵呵!我仅仅是游历到此,遍观此界面的灵修是如何修炼道法的,能够来到此地,也是我们的缘法,能够结识傒囊道友,倒也是我的荣幸了!”

    “晚辈自是不敢当,仅仅是做了一些微末之事而已!”

    傒囊再次客气的向我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