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伏魔天师

第五十一章 再探寒崖

    再探寒崖

    傒囊如此宅心仁厚,却是让我难办了。

    原本我是来抓傒囊的,可没有想到,其结果和我想象的并不一样,如此仁善之鬼,我又怎能随便抓他呢?想到此,我不禁客气的向傒囊说道:“此间无事,我便不再多作停留,就此告辞!”

    “仙长既然来到了这里,多少也应该给晚辈一个孝敬的机会,此间虽然没有玉露琼浆,但一杯清茶,也还是拿得出手的!”傒囊微笑着为我泡了一杯清茶,随即端到了我的跟前。“仙长请!”

    “多谢!”

    我拿起茶杯闻了一下,果真是清香扑鼻,闻之让人神清气爽。

    喝了茶水,我便再也没有留下的余地,就此离开了寒崖。

    见到了师父和相思道人,他们倒是一个个错愕的表情,尤其是相思道人,不免询问道:“方仙长,情况怎么样?怎么没有见到你抓住那傒囊啊?莫非是那傒囊的修为…”

    “那倒没有,他的修为虽然比你还要高出许多,

    却奈何我不得。”我苦笑着摇头。“只是,我并没有什么抓他的理由,你们可曾见到,那些从他洞府之中走出来的灵修?他们尽皆是前往寒崖,寻求傒囊指教的,而且傒囊对于那些灵修的请教,尽皆是来者不拒,一一开解。他原本早已达到了前往中层界面的修为,但为了度脱附近的那些灵修,甘愿留在寒崖之中,此等仙风道骨,着实让人钦佩。如此,我便不能再抓他了啊!”

    “这,这样啊?”

    相思道人呆呆的看了看我,继而苦着脸呢喃道:“这也太离谱了吧?那傒囊曾是此地的一个恶霸,专门啖食那些灵修的生魂,可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呢?这听起来,像是做梦一样,也太不真实了!”

    “猴子,那傒囊真的弃恶从善了?”

    师父也是错愕的看着我,忍不住询问道。

    “不错,我亲眼所见,而且也询问了那些灵修,他们对于傒囊的肯定,是极高的!”我十分慎重的点了点头。“世俗界的人都是会变的,更何况是此地的灵修?他们自然也会随缘而变。所幸的是,如今那傒囊变得更好,而不是更坏,虽然不能再抓他,但我却是十分的开心,至少世上多了一个善者,少了一个恶者,这不是很好吗?”

    “嗯,若是那傒囊真的弃恶从善,我们便不能再

    出手抓他了!”师父微微点头,随即又说道:“不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并非只有一个傒囊鬼,我们再去寻找下一个傒囊鬼,也就是了。”

    “师父,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先去寻找九头鸟吧!”

    我立时向我师父说道。

    “好!”

    师父没有犹豫,转身和我一道便是准备离开。

    但相思道人却是站在原地,一脸蒙圈的思索着什么,并没有要动身的意思。

    “相思道人,你在琢磨什么呢?为什么还不走?”

    我不解的向相思道人询问道。

    “方仙长,我只是在想…下层界面的众多灵修,并没有四处请教别人的喜好啊…怎么此地的灵修们,这么热衷于聚集在傒囊的洞府周围呢?”相思道人歪着头,低声呢喃道。

    “什么?你是说,这下层界面的灵修,和中层界面的修仙炼道之人一样,也从来没有相互讨教的先例?”我突然皱起了眉头。“他们也是各自修各自的?”

    “嗯!”

    相思道人重重的点头。“甚至于,他们相互之间的排斥更大,远没有达到中层界面的融洽景象。难道说,这个傒囊真的彻悟了上乘道法?以至于改变了周围那些灵修的习气?可是…可是我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总之,这不像是我最初所了解的那样,而傒囊,也并不是我当初所熟知的傒囊啊!”

    我瞬间和师父相视一眼,随即沉声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便不得不探查一番了!莫非是那傒囊故意给我摆了一出儿龙门阵?我所看到的,都是他假装出来的不成?”

    “猴子,你准备如何入手探查这件事?”

    师父皱了皱眉头,乃是关切的询问道。

    “我准备从附近的那些灵修查起,他们真实的状态,是否与之前我听到的一样,现在必须要弄清楚才行!”

    说着,我身影一动,顷刻间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便是依照灵魂感知力的探知,来到了一处洞窟的跟前。但当我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竟是看到几个面色惊慌的灵修,忙不迭的向后退却。他们的脸上,似乎写满了恐惧,还有深深的无助和绝望!

    “你们不必害怕,我不会伤害到你们!”

    我当即安慰道。“我此来,只是为了探查…”

    “不不不,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傒囊的事情,我们真的不知道!”

    其中一个老者连连摇着头,向我拼命的解释。

    可他不说还好,越说越是让我起疑心。“我都还没有说明来意,你们怎么知道我是来探查傒囊底细的?”

    “我们…我们…我们不能说啊!仙长还是另外想法子探查吧,我们实在是什么都不知道啊!”那位老者再次苦着脸,近乎哀求的向我说道。

    回过头来,我不禁愕然的怔了怔,看样子,这个傒囊还真是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好在相思道人的提醒,让我多留了一个心眼,否则,便是被那傒囊蒙混过关了。想到此,我倒也不忍心再让那位老者为难,只得轻叹道:“唉!既然诸位不愿意再说下去,那我也不好为难你们了,就此别过吧!”

    但就在我即将走出洞窟之际,忽然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又补充了一句:“若是你们深受那傒囊的压迫和残害,不妨告诉我,我或许能够帮到你们!”

    “仙长若是真有心,不妨去别的洞窟看看,看完之后,想必也就会明白了…”老者的声音,终于在我的身后缓缓响起。

    我微微笑了笑,乃是诚恳的说道:“多谢指点!”

    说罢,我瞬间离开了眼前的洞窟,而来到的下一个洞窟,眼前的场景,却是和先前所看到的一模一样,甚至于,这里的灵修,看起来竟是如同奴仆一般,浑身脏兮兮,又有些精神恍惚的模样,这,这哪里还像是修仙炼道的?分明是阶下囚一般的光景嘛!

    连续查看了几个洞窟,所见到的灵修尽皆是一般无二的模样。我不禁恍然,看来,这些聚集在此的灵修,并非是依偎在傒囊附近,而是被囚禁在附近…之前我所看到的那些,便也是傒囊故意让我看的。只因这些灵修尽受制于傒囊的压制,故而,他们不得不陪着傒囊为我演了一出戏。

    待我归来,师父和相思道人急忙迎到我的跟前,师父急急的询问道:“猴子,怎么样?”

    相思道人更是紧紧的盯着我,似乎他和师父有着同样的疑问。

    “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

    我皱了皱眉头,沉声回道:“我查探了许多的洞窟,也见到了许多的灵修。他们无一例外,皆是被傒囊所囚禁的傀儡。甚至于,他们畏惧傒囊已经到了不敢提及半

    句的地步,由此可见,那傒囊非但没有弃恶从善,反而有着成了鬼妖的迹象!”

    “我们合力去抓他!”

    师父紧锁着眉头,怒声喝道。

    “师父且慢动身!”

    我赶忙拦住了师父,并关切的说道:“师父还是和相思道人等候在此地为好,那傒囊的修为,比起相思道人更高一筹,而师父的修为,倒是与相思道人不相伯仲。你们谁去都帮不上什么忙,不如让我一个人去,我抓住傒囊以后,便会回来!”

    “可是,你一个人行吗?”

    师父轻叹一声,无奈的向我问道。

    “呵呵!若是方仙长出手都不能抓住那傒囊鬼,就算我们二人联手,恐怕也做不到了!”相思道人当即笑着向师父说道:“老前辈还是放心吧,晚辈对方仙长有着绝对的信心。在这下层界面,乃至中层界面,恐怕还没有人能够与方仙长匹敌!”

    “那,那好吧,如今你能够独当一面,为师倒也十分的欣慰!”

    师父听了相思道人的话语,乃是满脸欣慰的向我说道。“只不过,万事小心,总还是没错的!”

    “师父放心,我会的!”

    我回了师父一句,转身便是再次赶往寒崖方向,这一次,万不能再让那傒囊的小把戏给蒙骗了。

    片旋之间,我便是回到了寒崖跟前,但当我再次回到傒囊的洞府之中,却是发现里面并无傒囊的踪迹。略一感知,整个洞府之中,果真没有了傒囊的踪影。跑了?怎么会这样?这傒囊倒是神奇,我还未来到,他便是跑了,难道他有着未卜先知的神通?而且,连我也逃不过他的探知?

    走出洞府,我莫名的看到一个走路颤颤巍巍的老者,老者衣衫褴褛,蓬头乱发,且周身仙气稀薄,似乎身上的修为非常低。见到我,老者乃是苦着脸向我拱手作礼,且恭敬的说道:“仙长啊!没想到您真的要对付那傒囊鬼妖,若是早知道如此,我们这些灵修,便也不会躲躲闪闪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