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伏魔天师

第五十三章 万里北域

    万里北域

    “恭喜方仙长顺利的抓住了傒囊鬼妖,而此地的众多灵修,也要感谢方仙长帮他们除去心头之患啊!”

    相思道人微笑着向我说道。“方仙长请看,他们都从洞窟之中走了出来,如今,再也不用害怕傒囊鬼妖的囚禁,他们可以在此地自由自在的修仙炼道了,呵呵!”说着,相思道人向我指了指附近那些洞窟,其中,不少灵修乃是欣喜之极的走了出来,且向着我这边恭敬的叩拜答谢。

    回过头来,我随手把伏魔鼎交到师父的手中,并说道:“师父,如今我们只剩下最后一只凶魂厉鬼,那便是九头鸟,若是能够抓住九头鸟,与地府的契约,便是完成了!”

    “是啊!若是能够抓住九头鸟,我们与地府的契约,便是完成了!”

    说起此事,师父不免感慨万千,为了完成这份契约,师父不知用了多少年,走遍了大江南北多少地方,才算是走到了这一步。其中的艰辛,恐怕数之不尽,但为了能够剔除宗门旧习,将孤夭贫三缺的入门古礼彻底摒弃在历史的长河之下,更是为了搭救师父的妻儿逃出枉死城,

    种种缘由,累累行迹,皆是让我们无怨无悔,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离开了寒崖,接下来,我们便是要赶往北域。

    相思道人一边走一边说道:“北域乃是万里荒漠,少有灵修敢踏足其中啊!”

    “为什么?”

    我皱了皱眉头,不解的追问道。

    “只因那北域之中,除了荒凉,便是人迹罕至。而这些灵修虽然各自不相往来,可还是若即若离的依偎在一域之地。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以往去过北域的灵修,似乎再也没有回来过,像是石沉大海了一样,了无踪迹!”

    相思道人说到此,不禁苦涩的笑了笑,说道:“逐渐的,北域的诡异和神秘,被传得越来越玄乎,便也没有人敢再去了。倒是盘踞在北域的九头鸟,是迄今为止,唯一公认的存在,除却九头鸟,是否还有别的强大灵修存在于北域,便不得而知。另外,九头鸟现居何地,洞府在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而且北域茫茫,如何寻觅,似乎晚辈也是毫无头绪啊!”

    “如此凶险,相思道人便不必再跟着去了,若是有个什么闪失,我心里会更加的愧疚!”我不禁关切的向

    相思道人说道。“为了抓住傒囊鬼妖,我们师徒已经受到了你莫大的帮助,此等恩情,尚无机会答谢,接下去的路,便是我们自己去闯吧!”

    “猴子说得不错,你本是中层界面的人仙之境,没有必要和我们一道在这下层界面耽误修仙炼道的机缘!”师父乃是恳切的向相思道人说道。“茫茫北域,我们师徒自会想办法寻找到九头鸟的下落,相思道人,你也该返回中层界面,继续修仙炼道了!”

    “可是…可是晚辈还未帮助方仙长和老前辈完成最后的使命,怎能就这么离开呢?还是让晚辈跟着一起去吧!”相思道人苦着脸,乃是向我请求道。“多一个人帮忙,总还是好过你们两个人单打独斗。再说,晚辈虽然没有去过北域,但是下层界面的诸多禁忌,晚辈还是非常熟悉的,说不定就有晚辈帮忙的地方,方仙长,老前辈,就让晚辈继续跟随着你们前往北域吧?”

    “这…”

    师父不免为难的看向了我。

    而我,倒也是犹豫不定的看了看师父,随即,乃是轻叹道:“不让你去,也是为了你好。可你既然这么坚持,那好吧,就随我们一道前往北域吧!”

    “嗯!”

    相思道人连忙重重的点头应承。

    “倘若我们能够从北域全身而退,届时,我定然遵守承诺,把洪崖洞中所参悟的道法玄典,倾囊相授!”我想着北域方向扫视了一眼,乃是灰蒙蒙的一片,一望无际,荒凉之极。回过头,我再次看了相思道人一眼,皱着眉头说道:“但,若是出了什么意外,相思道人,我便只能和你说一句抱歉!”

    “一切自有造化,而晚辈坚信,只要跟随在方仙长身边,定有莫大的机缘!”

    相思道人嘿嘿一笑,说道。

    “呵呵!希望你的如意算盘不会让你落空才好!”

    我乃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师父更是苦笑不已。

    果然如相思道人所言,自从踏上北域,便真的未再遇到任何灵修的踪迹。仿佛这片辽阔无垠的地界上,根本就是一个死地!但我却又不这么觉得,至少北域还有一个九头鸟,而且还是我们此行的唯一目的。据说那九头鸟的修为极高,所到之处,人人自危。或许,乃是忌惮九头鸟的存在,故而其他各域的灵修不敢擅闯也说不定!

    也或许有着比九头鸟更加强大的存在,不管怎么

    说,北域乃是极其神秘之地,里面除了九头鸟到底还有着什么3,现在还不得而知。

    我们一行三人,身法极快的穿过一道道山川大泽,但始终没有任何收获。而我尽管能够感知千里,却还是不能在方圆千里之内探查到任何灵修的踪影。北域号称万里,或许远不止万里之遥,故而我的感知之力,也显得十分的有限。

    不知行了多远,更不知用了多长时间,我们依旧在茫茫北域之中四处寻觅着。

    忽然,在我的感知之力下,前方八百里处的一个山脚下,似乎有着一个灵修存在。当即我们便是飞快的赶了去。

    当我们来到跟前,果然看到一个年迈的老者,正坐在树下哭哭啼啼。我们尽皆一怔,且缓步走上前来,我不禁客气的问道:“老人家,为何在此哭泣?”

    老者闻言,微微抬起头看向我,随即便是接着哭泣起来,一边哭泣一边向我说道:“往前三百多里,有一个洞府,其中有着一个长须老妖,他生性残暴,不知害死了多少同修,我如今已是年迈,恐怕修仙也已无望,只恨不能逃脱那妖王的囚禁,便也只能老死在此地啊!”

    “哦?长须老妖?”

    我错愕的反问一声,但见老者再次点头确认,我不禁安慰道:“老人家可否为我指路?希望我能够为你主持这个公道!”

    “一看您就是得道高人,仙长若是愿意帮忙,我现在就为仙长引路!”

    老者深深的打量了我一眼,随即欣喜的点头说道。

    回过头来,我看了看师父,师父倒是立时点头应承下来。

    如此,我们一行便是在老者的指引下,赶往长须老妖的洞府所在。三百多里,转瞬即至。但在百余丈之外,老者面色忌惮的向我苦着脸说道:“仙长,请容许我不能再向前半步,我担心惹怒了那长须老妖,他会立时要了我的这条老命啊!”

    “嗯,我已经知道那长须老妖的所在,老人家便和我师父他们待在这里等候,我一个人前往对付那长须老妖即可!”我点了点头,继而向师父和相思道人又说道:“你们且在此地等候,我去去就回!”

    “猴子,千万小心,正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能大意啊!”

    师父忙嘱咐道。

    我再次点头,转身便是飞掠而起,片旋后,乃是来到一处洞府之外。还未等我走近,忽然发觉洞府之中乃是迸射出一道凌厉的剑气,眉头一皱,我瞬间闪身躲开,紧接着,只见一个身着白衣,须发皆白的长须老者,乃是莫名的出现在洞府之外,手中更是提着一把罡气逼人的长剑!

    “哼!无论你如何幻化,休想骗得了老朽!”

    然而未等我开口,眼前的长须老妖竟然怒声呵斥着,说着一句句让我听不懂的话语。

    “长须老妖,什么幻化?什么骗你?你说的话,我似乎有些听不明白啊!”我错愕的反问了一声,继而,乃是盯着他手中的长剑看了看,这把剑俨然是一把正道之剑,上面满是精纯的剑气罡风,而且这长须老妖的身上,似乎也没有半点妖气…“你怎么…”

    “废话少说,你这孽障受死吧!”

    长须老妖轰然间离地而起,身影一转,乃是幻化出三道虚影,尽皆挥剑向我爆冲而来。

    “孽障?他居然称呼我为孽障?”

    我脑子一热,就在磅礴的剑气即将来到我跟前之时,我脚下一动,飘然间闪了开去。再次出现,乃是挥出二指,瞬间夹住其中一道虚影的剑锋,左右两道虚幻的身

    影骤然归一,而眼前的长须老妖乃是惊恐的想要从我手中拔出长剑,可无论如何,都未能撼动分毫。“长须老妖,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你难道不是…”长须老妖惊愕的向我打量了一番,随即,乃是疑惑不解的问道:“你难道真的不是他?那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屈指一弹,一缕真气顷刻间沿着长剑传入长须老妖的手腕之中,手指同时一松,长须老妖整个人重重的向后暴退了七八步,继而踉跄着稳住了脚跟。“如果我真的是什么邪恶之流,你刚才便已经死了!你不是我的对手,而我现在,也不想杀你,所以,我们不如静下来,先把你我的问题搞清楚!”

    “你你,你张口闭口的叫我长须老妖,我还以为你是那个妖孽呢!”长须老者苦着脸,不由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随即一把甩开长剑,乃是拱手作礼,恭敬的说道:“都是老朽一时性急,并未探查清楚仙长的底细,不知仙长也是从上层界面下来的,故而,还请仙长海涵!”

    “什么?你是从上层界面下来的?”

    我顿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