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最后一个摸金天师

第1章 诡异阴物

    诡异阴物

    我叫曹天野,今年刚满24岁,大学毕业后,就跟爷爷打理着一家从老祖宗手上传下来的发丘当铺。

    按照道理来说,这家当铺是爷爷的,可爷爷说由于我是曹家的长房嫡孙,也算是这当铺的主人,只要爷爷平时不在,发丘当铺里发生的大小事情都是由我说的算,当然这也得归功于我长了一双异于常人的阴瞳,这打眼看货从来都不会看走眼。

    什么是真货,什么是赝品,我一看便知,所以爷爷才会如此的放心我。

    因为爷爷在道上很有名,我沾了爷爷的光,来当铺当物件儿的人们,都会叫我一声曹小爷。

    近日,爷爷继续神秘外出,似乎是打听到了我那个死鬼老爸消失的线索,我老爸在我四岁的时候,他盗了一座王侯大墓,然后便是极为离奇的失踪了,至今都还下落不明。

    像往常一样,我打早开了发丘当铺,很是悠闲的泡了一杯早茶,随即坐在一个老爷椅上,翘着二郎腿在

    嘴里哼着曲儿,突然,一道消瘦的老人身影,急匆匆的从当铺外面冲了进来。

    这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他穿着粗布麻衣,身子消瘦如骨,面色蜡黄,双眸幽暗,头发乱糟糟的,望着像是一个老乞丐。

    瞧见我站起身,目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个老头忽然走近我身边,露出一口大黄牙,神经兮兮的道:“小家伙,听说你们发丘当铺收古董,你看看我这货物,都是货真价实的极品宝贝,我敢说你们店里绝对没有,你收不收?”

    “哦?”我敛了敛眉头,一脸好奇的看着这个老人家,我开店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宝贝没有见过,他当真是有些大言不惭了。

    见我死死的盯着他,他微微一笑,然后拿出一个黄色包裹,将那包裹放在发丘当铺的柜台上,缓缓的用手将包裹打开。

    此时我伸了伸头,立即见到一对血红的血玉,形如血手,约莫半尺长短,浑身上下皆是温润气息流转,静静的躺在包裹里。

    我对这对血玉动了心思,马上伸手将这对血玉捧在手里仔仔细细的打量,这时候,从楼上下来的林小鱼她认出了这对血玉的来路,当即对我呵斥道:“天哥,这是从死人身上拨下来的阴物,咱们不能收。”

    “不然的话,恐怕会因此撞邪啊。”

    听见林小鱼的话我不由得撇撇嘴,这个小丫头片子是我爷爷从外面捡回来,比我小三岁,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她也懂辨别古董的真假,也算是有些道行的古董大家,可就是有个不好的习惯,她总是喜欢多管闲事,平时很喜欢管我。

    “怕啥,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敢惹我们曹家的鬼。”我回了林小鱼一句,我之前看了那血玉一眼,就一眼认出来这是从墓葬里带出来的玩意,只不过我怕那个老家伙坐地起价,所以我才没有说,眼下经林小鱼这么一说,我想要低价几百块钱收购血玉的如意算盘算是彻底落空了。

    所谓阴物,便是来历不明的死人物件,一般是出自古代帝王将相死后的墓穴中,古人死得的时候都喜欢弄些陪葬品,越是有地位的人陪葬的物品越是值钱。

    这对血玉的成色和质地都是上等货色,它应该是出自晋朝,也就是曹操所在的那个朝代。

    如这对血玉拿到古董黑市上贩卖,至少值五百万人民币。

    想到这,我深吸了一口气以此里掩饰心中的激动,开发丘当铺整整三年,我还没有做过这么大的买卖,此次老天眷顾我感觉自己要发大财了。

    “你发个屁的呆,赶快撂句明白话这东西你要不要,不要的话我好去下家。”瘦小老头见我微微发愣,他立即骂骂咧咧的道,说着想伸出手抢夺我手中的血玉。

    见老头有些急了,我得意一笑,看来他是真心想卖这个古董,否则他也不会这样着急。

    对此,我淡淡一笑,然后用眼神示意林小鱼不要继续说话,直接开价道:“五千,你这对阴物我给五千,它虽是古董但却来历不明,我收了它需要担着一些风险。”

    “五千太低了,我要一万。”老头听见我的报价,眼角抽搐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我压价这么狠。

    “好,成交。”

    我点点头,接着看了一眼站在我身边对我恨得牙痒痒的林小鱼,吩咐道:“小鱼,你去拿一万块钱给这个老人家结账。

    说完,我抱起这对血玉,一双眼睛高兴的咪成了一条缝,这单大买卖做成了,我赚了五百万,以后劳资还开个屁得当铺。

    林小鱼对着我冷哼了一声,立即走到柜台那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老头,此时,老头眼神怪异的看了我一下,阴阳怪气的问了我一句。

    我明知道这对血玉是阴物,难道就不怕收了它之后,从此被恶运缠身。

    听了老头的话我摇摇头,脸上露出一抹豪气,无所谓的道:“老人家,我曹天野行走江湖这么多,可从来没有遇到过邪,你不必多虑。”

    我光顾着大发一笔横财,其他的我是半点都没有考虑。

    “嗯,我先走了。”老头见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他像是看待死人似的看了一眼,然后就急匆匆

    的包好了钱离开了发丘当铺。

    老头走后我非常小心的包好了那对血玉,心中幻想着等我倒卖了血玉,得到了五百万,我必定要去市里最好的地段买套好的房子,买个奔驰豪车,立马走上人生巅峰,然后再娶一个漂亮的媳妇。

    许久,我优哉游哉的躺在椅子上,拿出手机看了不少房源,心里那是美滋滋的,这个时候,几天都没有露面的爷爷突然很是紧张的冲回发丘店铺里,这才一出现就朝着我大吼道:“曹天野,你这个小王八犊子,小鱼打电话告诉我,说你收了一对血玉,你赶紧将那对血玉拿出当铺丢了。”

    “那是龙凤血玉,据闻上面有着诅咒,见者折寿,得者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