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最后一个摸金天师

第2章 神秘来客

    神秘来客

    爷爷的话将我吓得不轻,我蹭的起身跑到柜子旁边拿出了血玉,下一瞬,我忽然感觉自己眼冒金星,尤其是胸口处像是有着无数条小蛇在钻来钻去。

    我的面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下一刻,我的双手也是有了不适之感,我默默的抬起双手,便是瞧见我双掌的掌心中,正有着蜘蛛网一般的黑色血线渐渐的朝着我双臂上蔓延和攀爬。

    我擦,这是什么情况?

    诡异一现,我吓得六神无主,而爷爷也发现了我的反常,他刚欲冲到我身边,突然,发丘当铺门外则是响起了一道极为嚣张的声音,“喂,这店铺里还有没有喘气的了,大爷我来赎当。”

    “你特么是谁,信不信我弄死你。”

    冷不丁的听见这句话,我立即就火冒三丈的吼道,爷爷此时一转头认出了来者,我还想大骂他当即瞪了我一眼,沉声道:“天野,你闭嘴。”

    声音落下,爷爷微微沉思了一下,随即走向那个走

    进当铺,面目不怒自威,一脸傲气的黑衣老者,非常平静的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赎命。”

    “赎我的命,也是救你孙子的命。”

    刘景阳冷笑一声,露出一口森森白牙,缓步走进发丘当铺里用那一双满是傲气的黑眸,冷冷的盯着爷爷,他说着,立即从怀里拿出一张卖身契,这卖身契是二十年五前立下的,上面满是斑驳血迹,写着:刘景阳之命,卖于曹家二十年,权当报恩。

    “曹天野这个小兔崽子,他妄想一夜暴富,贪图了那件阴物,中了别人的算计,更是中了血魂咒,此点你不会看不出来吧,曹世雄。”

    “你将我的命契还我,我可以救他一命。”

    说完,刘景阳冷着脸看着爷爷,而爷爷也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只是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就转身走进当铺的一个房间,拿出了一张旧巴巴的命契,而这份命契上写着的字眼与刘景阳拿出来的那一份,几乎是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份命契上盖着我们发丘当铺的印章。

    爷爷一直是狠辣果断之辈,当他看出来我面色愈发的阴暗,尤其是那双眸子中更是带着一层层血雾,整个身体都在轻微的颤动,仿佛承受着世间莫大的痛苦,于是,爷爷深吸了一口气当着刘景阳的面亲手撕了他的卖身契,冷静道:“刘兄,你的卖身契已被我毁了,从此,你与我曹家两清。”

    “我知道你是信守承诺之人,所以,我今日就将我的孙儿拜托给你了。”

    对于爷爷的态度刘景阳很满意,此时,他那冷傲的眸子变得柔和了几分,也是毁去了他手中的卖身契,然后走到我身边,冷冰冰的道:“小兔崽子,你跟我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只要你能够得到那样东西,就能救你一命。”

    我看了看爷爷,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刘景阳的话,此时,爷爷见我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他,他很是沉重的朝着我点点头,随即挥手道:“天野,你跟着你刘爷爷去吧,他是不会害得你。”

    闻言我苦涩一笑,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五百万都还没到手,小命就要不保了。

    所谓的白日做梦,不外如是。

    唉,都怪我贪图小便宜,不然也不会让人给坑了。

    想到这,我眼巴巴的望了刘景阳一眼,心中满是自责之意,刘景阳见我看他,他凶巴巴的道:“看啥看,不想死的话,赶快跟我走,别磨磨唧唧的。”

    声音落下,刘景阳率先走出发丘当铺,而我则是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整个身子已经变得摇摇欲坠了,仿佛随时都会昏倒。

    我跟着刘景阳走后,林小鱼由于担心我,她要追着从当铺里出来,却是被爷爷给拦住了。

    一路上,刘景阳都是大拽拽的没有理我,当我们走了一个小时,我已经眼冒金星,随时都可能昏倒,这时候,刘景阳给我后背上贴了三张清神符纸,并念了几句口诀,我这昏昏沉沉的身子才好了几分。

    见状刘景阳一出手,便是让我极为不适的身子变好了起来,我在心中立即判断出这个家伙应该是一个牛逼的人物。

    这年头,但凡有本事的人脾气都不怎么好。

    “刘老,你为何要救我。”刘景阳一直不说话,令

    得气氛变得很沉闷,让我有些压抑,于是我故作轻松的一笑向着刘景阳询问道。

    刘景阳听闻我的问话,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那傲气的面庞上满是冷漠,惜字如金的道:“因为我欠你爸爸一条命。”

    “刘老,你当年之所以会在发丘当铺立下卖身契,全是由于我爸爸救了你一命,对吧。”我嘻嘻一笑,然后接着道:“所以,为了报恩还清欠我们曹家的恩情,你打算救我一命,以此来还清欠我那死鬼老爸的恩。”

    “我这个分析没毛病吧。”

    我说完,沾沾自喜的看着刘景阳,而刘景阳听见我如此诋毁我老爸,他直接给了我屁股上一脚,狠狠的责骂道:“小兔崽子,对你老爸放尊重一点,他远非是你想象中的样子,在我心里他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切。”我笑了笑,我那个不修边幅的老爸,在我记忆中总是醉醺醺的,如他那般的人,居然会受到刘景阳的敬佩。

    约莫中午时分,我和刘景阳到了一个老宅子门外,此时刘景阳看着那陈旧阴森的宅子,他眼眸中缓缓露出一丝沉痛之色,仿佛对于这个地方,他充满了深厚的感情。

    而我看着这个宅子,它四周都是蜘蛛网,墙壁上也是坑坑洼洼的,显得很古老与荒凉,唯一引入注意的就是宅子那朱红色的大门上,居然镶嵌着一块鎏金的门匾,上面依稀可见写着刘家大宅这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显然,这里必然是刘景阳的故居,只不过不知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这座宅子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我跟着刘景阳进了宅子,顿时感觉一股阴森森的冷风吹到我的后脑勺,这大白天的遭遇到这一幕,立即就将我的小心脏吓得扑通扑通的乱跳。

    不得不说,这个宅子当真是阴森如狱,它里面全是杂草,以及一些破破烂烂的衣服与家具。

    当我跟在刘景阳身后进入一座假山里面,我亲眼看见里面满一串串的长明灯,竟是不点自然的燃烧了起来,然后,那幽暗的地下室里也是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

    这一幕,我生平从未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