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最后一个摸金天师

第468章 隐身的怪物

    隐身的怪物

    紧接着,我又想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问题,如果这怪物是双瞳眼,那就说明这种怪物绝对不止一只。很可能就跟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些土地婆一样,大量群居在这里,而且靠捕杀附近的人为生。

    我越想越觉得心里发毛,如果这是墓主人用来守护龙门龙阵的怪物,那就说明墓主人对这怪物有极大的信心,才会把它饲养在这里。

    而且之前发生的好几次被盯上的感觉,难道也是这种东西在作祟?

    这怪物莫非还会隐身不成?

    我这会儿握着沙漠之鹰的手,已经紧张的出汗了。

    “我说小天野,你也别太紧张,咱们兜里可揣着沙漠之鹰!这枪威力大的离谱,之前的阴阳童子就算是钢筋铁骨,不也给几下打断了膝盖吗?更何况还有机枪。

    胖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心宽体胖,他那模样倒是轻松得很。“大胖子叔叔,不要吹牛了好不好?你这么勇敢,为什么两条腿一直在发抖呢。”凯萨琳笑嘻嘻的说道,当众揭了胖子的短。

    “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胖爷那不叫发抖,只是小时

    候得了小儿麻痹症,腿脚一-直没好利索。嘿,那怪物最好别来,它要是敢来,看我分分钟弄死它。”

    胖子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我直接选择无视胖子,这家伙不仅贪生怕死,还是个出了名的闯祸精。

    之前在李斯墓的时候捡了-块藏有尸虱的玉佩,差点没把大伙儿给害死。好在这死胖子有时候还是蛮讲义气的,关键时刻不会出卖人,估计也就是因为这点才让我们成了兄弟。

    路上我偶尔问张三炮一些事情,胖子也不时的凑几嘴,这样-来,也就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昨天发现血迹的地方。

    昨天从望远镜里看,看的并不太清晰,这会儿来到现场,我才发现这些血迹是多么的诡异!

    这一滩滩血迹,最长的溅射到了十几二十米,人要是想死成这样,估计得被一辆大卡车拖着走才会有这种效果吧?而是仔细观察这些血迹,是横洒在河壁上的。

    也就是说,这个死去的人最后应该是被狠狠的拍在河壁上,像气球一样炸开,才会出现这么夸张的血迹。

    “抓紧时间赶路,不要停留....."

    马如龙沉着脸命令道。

    “等等,你们看地面,还有周围河壁上的颜色!”

    这时,走在最前面的王援朝突然伸出了一个拳头,示意大家先别动。

    “这?”

    张三炮好奇的蹲下身子,打开手电筒在地上照半天,脸色也跟着大变。

    “怎么了。”我赶紧问道,刚才我也看了一下,地面除了石头和沙子也没什么异常啊。

    “小老板你仔细看看,地面的石头上有没有很淡很淡的红色痕迹。"张三炮说道。

    我顺着张三炮所指的方向看了一下,顿时发现脚下的岩石上几乎都覆盖着一层淡淡的红晕,连绵一大片。而且不止地面,两边的河壁上也或多或少有些发红。

    “这些都是很久之前干涸的血液,这一大片都是,估计死过不少,啊...”

    张三炮叹了口气说道。

    人的血液在一些小孔比较多的岩石里, 可以保存上百年,都不会被流水给洗掉。除非你把那些血迹一点点的从石头上刮下来,否则它们就不会消失,就像写在墓碑上的红漆一样。

    张三炮的脸色有些发绿:“这就是一片杀人不眨眼的凶

    地啊!估计这些死去的人,都是来摸金的土夫子,结果却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这个地方的确太神秘了!

    哪怕像马如龙这种在盗墓界数一数二的泰斗,也只知道大王村的位置,却不知道大王村里还藏着一条水道 。

    或许连大王村的村民们,都不清楚这条水道的尽头究竟通往那里吧?

    这可真是一片桃花源。

    我突然有个可怕的想法,这里既然有这么多血迹,来的人自然不会少,但为什么从没听人提起过这个地方呢,莫非凡是进来的人都死光了?

    我的脑子一团乱麻,因为我完全不知道,修这座墓的人到底在这里布下了多少杀人陷阱。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片河床一开始还有不少鱼骨头,但到了这里之后,地上连一具骸骨都没有了? "胖子突然说道。

    我们全都被那些血迹给吸引住了,却始终没有注意到这么一个诡异现象。

    马如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催促我们加快脚步,看来也是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为了防止被偷袭,我们又拿出了一个应急灯,一前一后

    把周围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如果有什么东西出现在灯光的范围之内,我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发现。

    突然之间,马如龙举起了他手中的沙漠之鹰,然后瞄准某个位置砰砰砰开了几枪。

    紧接着他换了个弹匣,又朝另一个位置开了几枪。

    "项虎。”

    马如龙眯着眼睛说道。

    项虎拿起手中的ak47,然后对着马如龙之前点射的方向连续扫射了两梭子子弹。

    一瞬间,我耳朵里充斥着巨大的枪响,整个河床上都遍布着一层石头被打碎后飘出的石粉。

    我给吓了一大跳,而西装男他们更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不过周围却是一片死寂,完全没有任何动静。

    “奇怪。”

    马如龙放下枪自言自语。

    “马老爷子,你发现什么了吗?”我大声问道。他摇了摇头,示意我们继续前进。

    胖子一脸的莫名其妙,拉了我一把说道:“天野,这老东西该不会是疯了吧?”

    “别废话,多注意点周围的情况。

    我此刻根本没心思和胖子扯淡,我突然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那道来自黑暗中的眼光,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像项虎、还有马如龙这些身经百战的人,对危险的直觉比一般人要敏感的多。

    所以,我现在几乎是百分之百肯定,周围一定有东西在监视我们。

    我看了一眼张三炮,也见他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