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最后一个摸金天师

第469章 黑狗虫

    黑狗虫

    张三炮似乎是注意到了我在看他,突然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不要说话。

    我看他那副样子,顿时想起了马如龙刚才的自言自语。

    监视我们的东西,莫非还能听得懂我们的语言?不仅仅是我们前进的路线,甚至连我们谈话的内容,它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我的脑海里骤然涌起了一个荒谬的念头。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到底又是什么东西在监视着我们?幽灵吗?还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隐形人。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就像是你明明知道有个家伙在跟踪你,可你现在偏偏不知道这个玩意现在究竟在哪里。

    而一路走来,我们才发现河床上的血迹并非只有那么多,不断有鲜血淋漓的场景出现。有一个地方,甚至那些血迹不知道为何,还没有完全风干,那血淋淋的景象看得我们越来越紧张。

    到了晚上两点多的时候,我们的速度已经放得极其缓慢了,生怕遭受到了什么意外。

    不过让我们稍稍放下心来的是,走了这么久,那只怪物

    再没有出现。

    这大半天走下来,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哪怕是活动的量比起昨天小了许多,我们也一个个累的跟狗一样。

    “就地扎营,明天大清早再继续出发。”马如龙突然停下脚步说道。

    我无力的放下包裹,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上面有一块雨伞-样的岩壁遮着,而且试探了一下也很牢固,在这下面休息的话无形中安全了许多。

    吃了一些东西之后,马如龙他们就爬进睡袋里睡觉了。还是昨晚一样的轮班,有遥控炸弹在,他也不害怕我们会捣鬼。

    这会儿是轮到张三炮和西装男两个人放哨,张三炮看到我从睡袋里又钻了出来,有些疑惑的问道:“小老板,你睡不着?睡不着的话那我赶紧进去补个觉。”

    “不不不,我就想问你个事儿,大半夜闷得慌,想请教请教你。”

    我赶紧拦住张三炮。

    “我说小老板,别看我名头光鲜,什么正儿八经的摸金校尉。那是你入行不深,现在盗墓界的能人多了去了,我要是真有本事也不会混得这么惨了...”

    张三炮摆了摆手。

    “少扯这些没用的,赶紧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今天一整天你都魂不守舍的,肯定有事。”我今天一直都在观察张三炮,发现不管什么时候,他的表情都很不对劲,好像是在害怕什么东西一样。”

    我们的感觉没有错。

    张三炮突然看了一下不远处的西装男,然后出口道。

    “你说的是我们被监视的那种感觉吗? "我皱着眉头问道,不知道为何张三炮这么确定。

    “你看下这个盒子就明白了。”

    他递给我一个圆圆扁扁的小木头盒子说道。“这什么玩意?”

    我拿过来打开一看,发现盒子里都是些白白的东西,这些东西此刻正在拼命蠕动,每一条都有面条粗细。还有四五条跳了出来,落到了我的手掌上。

    待我看清楚那居然是一条一条的虫子后,顿时没恶心的把隔夜饭吐到张三炮脸上。

    “这是黑狗云斑班,黑狗死了之后从腐烂的肉里挖出来的虫子,摸金校尉探测危险的工具之一。这种虫子一旦离开了腐肉,就会变得很安静,好像是动物冬眠一样,一旦它蠕动起来,都代表着周围有危险存在。当年我遇到将军大粽子的时候,这些玩意的反应都没这么强烈...”

    张三炮把那盒子盖上。

    “你的意思是说,不仅有东西跟着我们,而且这东西比粽子还要可怕? "我握紧拳头的手都微微有些发抖。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敌明我暗!老子现在真想把藏在暗处的这个鬼东西给揪出来,省得睡个觉都提心吊胆的活受罪。不说了,你不睡我就先去睡了,等下你顶不住了再叫我起来。"张三炮苦笑着说完,就钻进睡袋去了。

    临去睡觉的时候还用手拍了拍我的脖子,然后给了我一个奇怪的眼神。

    我现在是一点睡意都没有,满脑袋都是害怕的情绪,一闭上眼,马上就会担心有东西从我背后出现。

    而且不知道为何,从刚才开始,我就有种被人盯着后脑勺看的感觉,让我连闭上眼睛睡觉都做不到。

    将近三个小时过去之后,西装男把项虎叫起来轮班。项虎接过他手中的ak47就走了出来,他朝着我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一个包裹旁,翻个水壶出来喝水。

    而我这会儿也有些犯困,硬撑了三个小时之后眼皮都抬不起来。

    我踢了下胖子的睡袋,想要把他叫醒。

    但就在这一刹那,我突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整个后背都火辣辣的痒,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我后背疯狂蠕动一般

    。

    我猛然就想起了刚才张三炮给我看的小盒子,还有最后他拍我一下脖子的那个动作。

    张三炮在我后背藏了虫子。而虫子现在感应到了危险!

    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积蓄起全部的力量,朝着前方拔腿就跑。

    就好像走夜路遇见鬼一样, 此刻如果有人看到我在瞎跑,肯定会以为我是个疯子,但是后来想想,这是我做过最正确的一次决定。

    几乎是在几秒钟之后,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就像是皮革被撕裂了一般。

    一直到我终于感觉不到背后虫子在蠕动之后,才停下了脚步,但是此刻一股刺鼻的味道已经在周围弥漫开来。

    我转过头一看,在一个包裹旁边有一大滩鲜红的血迹, 项虎整个人都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快起来,出事了!”

    我惊恐地大吼一声,然后拔出沙漠之鹰到处乱射。这会我真给吓得有些神经错乱了,我害怕下一刻我也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天野,他娘的发生了什么事,别发疯啊!”

    胖子冲过来扭住了我的双手,不过陆续起床的人脸色都

    是一变,包裹旁被鲜血溅射的地方显得尤为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