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凶案笔录

第1章:初恋登门

    每次醒来的时候,都清楚地记得他在梦里追杀我。

    他持着尖刀凶神恶煞的样子,逐步将我逼到悬崖边,然后面目狰狞地将锋锐的刀口朝我一阵乱砍;或是把我逼到高楼的露台上,用脚狠狠地将我踹下八十多层的高楼…

    他恨我,不然,他怎么会如此纠缠在我的梦里。

    我深刻记得,那次庭审结束,他瞪着我大喊:“宋修言,你算什么破律师,我根本就没有杀人,我是冤枉的,我现在被判死刑,等我死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他被法警押下法庭的那一刻,泪眼汪汪地望着旁听席上的父母,他哭喊道:“爸妈,我是冤枉的。一贝,麻烦你重新给我聘请最好的律师。”

    他叫顾燕生,因犯有故意杀人罪一审被判死刑,我是他的辩护律师。

    我和顾燕生在几年前的一次同学聚会上见过一面。

    他是我一位女同学的男朋友。那位女同学听说我从事律师行业,特地将顾燕生介绍给我认识。

    其实也就那一次见面,我和顾燕生就在彼此的印象中慢慢淡化了。

    没想到时隔三年后,那位女同学突然找到我,说她的前男友顾燕生在本市犯了案,问我能不能接下这个案子。

    时隔三年,我的印象里再次掀起了顾燕生这个人。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3月底,这个城市被笼罩在春季烟雨朦胧之中。

    最近手头的案子并不多,小的案子交给了徒弟汤佳佳,大的案件就由事务所的一批骨干接手,我全然落得一身轻松。

    最近在市区置办的新房子,一个星期前就搬家过来了。父母有个习惯,一早起来就去楼下的公园运动

    ,然后顺带着去附近的菜市场买点新鲜的蔬菜回来。

    我休息的时候很爱睡懒觉,父母常说,我的早晨就是别人的正午。梦里正美美地和朋友海上冲浪时,不料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打破。

    我翻身换了个睡姿,门铃声却依旧没落得清净,我怒气冲冲地将枕头抛了出去,这时候床头柜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我睁开眼睛,静静地听着手机和门铃反复作祟清扰好梦的声音,正酝酿着要大发雷霆时,突然听到门外的人一边狠敲门一边大声喊道:“宋修言,你在家吗?”

    声音是个女人的,听起来有些熟悉,虽然她在喊我名字的时候有些大声,但语气不乏温柔。

    我登时从床上爬起来,随手套了件外衣在身上,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出房间,直穿客厅猛地拉开门。

    居然是白静雪。

    算下来,我和白静雪也有三年不见。

    这个女人,在我人生中,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说

    白了,她是我的初恋,是我情窦初开时,深深暗恋过的对象。很多时候,我的记忆中总会浮出她的音容笑貌。我甚至想过,如若能娶她为妻,便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直到三年前的同学聚会上,她把顾燕生介绍给我认识的时候,我知道,这个梦恐怕再也不能实现了。

    白静雪在看到我的那一刻,脸上的情绪,仿佛是阴郁的天气突然感温到一丝阳光。她冲我清浅地笑着,突然间扑到我怀里紧紧地环住我的腰。

    我吓得一下子僵直住,内心不知所措,为了两人的清白,我将双手举起来。迟疑了下,我把注意力落在她的发顶,然后问:“你…这是做什么?”

    白静雪将我松开,流着两行眼泪可怜巴巴地说:“修言,求求你帮帮我,求求你救救顾燕生吧。”

    我愣住,凝视她的眼睛:“到底出什么事了?”

    白静雪警惕地扫了下两旁的公寓,她恳请道:“我可以进屋吗?进屋后告诉你。”

    “哦…好,请进吧。”我耙耙后脑勺,向她做出

    邀请的手势。

    是我疏忽大意了,居然忘了请她进屋说话。

    白静雪径直走到我家客厅的沙发前坐下来,双腿并拢倾斜一侧的坐姿,然后将手提包压在腿上。

    我走到饮水机前给她倒水,问她:“我给你泡杯热茶可以吗?”

    白静雪点点头,轻轻地道了声“好”,从声音判断,她应该是受凉了。

    我将热腾腾地茶水端给她。

    她抬头看着我说:“谢谢你。”

    我笑了下,拉了把椅子坐到她跟前,看着她喝茶的样子,我轻声询问:“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怎么找到我家的?”

    白静雪将茶杯放到桌子上,她说:“是李蕊告诉我的。”

    “李蕊?”我暗笑,李蕊是出了名的快嘴,果然名不虚传。

    “你别怪李蕊,是我逼她说的。”白静雪说。

    我不介意地笑道:“本来也是打算找个时间请同学们聚一聚,然后再告诉搬家的事情。”

    我发现一向爱美的白静雪最近憔悴了不少,这次出门,好像连妆都没化。我感到很是奇怪,心想她一定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我突然想起了她在进门前说过的话,她好像说了救救谁?我拍了一下脑门,心想这觉没睡醒,连记忆也跟着做梦去了。

    顿了一下,我看着白静雪小心翼翼地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白静雪下意识地张望了下我家客厅,她警惕地问:“伯父伯母不在家吗?”

    “他们都出去了,可能会晚一点回来。”

    白静雪的眼泪像珠子一样坠落,我吓了一跳,赶紧从桌子上抽几张纸巾递给她。

    她接过纸巾一边擦眼泪一边说:“顾燕生出事了。”

    “呃…就是你那个男朋友?”

    白静雪点头。

    “他出什么事了?”

    “被警察抓走了。”

    “他犯什么案了?”

    “杀人。”

    我总觉得白静雪的话没说完全,吞吞吐吐的,好像是有难言之隐。

    我鼓励她说:“我们都是老同学,没什么开不了口的话。”

    白静雪好像终于找到了勇气,“燕生被警方怀疑犯有强奸杀人罪,一个星期前被捕。”

    我感到十分惊诧,总认为自己头脑发热还沉浸在噩梦中。

    回想当年初见顾燕生的时候,他给我的印象是老实本分。对于一向不看好姐弟恋的我,也给予他们深深的祝福。

    “修言,你帮帮我。”

    白静雪声音沙哑,可想而知她这些天经受的压力

    该有多大。

    “要我怎么帮?”我问。

    白静雪一把抓住我的手恳求道:“你是律师,你救救他。我相信他不会做出那种事情,他是个好人,他一定是受人陷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