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凶案笔录

第24章:风口浪尖

    “李律师,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我严肃道。

    “宋律师,你这是…”

    “怎么,你觉得我是以小人之心度你这个君子之腹吗?”

    李仁友连忙摆手,“我可没这么说。”

    “李律师,我真觉得咱们没这个交情,在天上人间消费的酒水我已经付过款了,也就是说我不欠你,也没占你便宜,以后咱们还是同行,但不是朋友。这面,我请了。”我掏钱拍在桌上,然后起身走人。

    李仁友匆忙追出来,又一把拖住我的手,“宋律师,我不过是想跟你交个朋友。”

    “交朋友可不是这么简单,关键咱俩志不同道不合。”

    李仁友笑了,“都同行了,还什么志不同道不合,多聊聊案子,不就找到共同话题了。”

    这一次,我没有在李仁友身上浪费过多时间,从面馆出来就去路边买了两个包子。我吃包子的时候,手机响了声,是钟亚楠发来的一条微信消息,他问我在不在。

    我刚以为回复过去,他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宋律师,你是不是遇到仙人跳了?”

    “什么意思?”

    “你还没看手机呢?现在网上到处是你的新闻,说你找小姐。”

    “瞎…”我陡然意识到什么,赶紧翻开手机网页,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我跟某个女人的亲密照,那种衣不蔽体的照片比比皆是。

    与此同时,微信律师协会群活跃度远超平日,我一点开,都是有关我的照片,自己都觉得扎眼。

    我冷静地看着照片周围的背景,确定是在天上人间的时候,我睡过一晚的房间。照片上跟我搂抱一起的女孩,她是丁零零没错。

    那我之前见丁零零的时候,她为何绝口不提这事?

    我赶紧回头去找李仁友。

    李仁友此时还坐在面馆吃面,见我来,连忙把我的那份推给我,“宋律师,不管怎么样,面总要吃完的。”

    “李仁友,天上人间的事情,是不是你故意安排的?”我问。

    “什么故意,我就捡了便宜弄了两张券,想着上次坐了你的顺风车,回请你一回。宋律师,我真没想到,我把你当朋友,你却瞧不上我。”

    “李仁友,你的券是从哪里来的?”

    “客户给的啊。”

    “什么客户?”

    “以前找我打过官司的。他刚好在本市出差,就拿了两张券给我。”李仁友解释。

    “他为什么要给你天上人间的券?”

    “那我怎么知道,人家送什么我就收下,我总不能挑三拣四吧。”

    我盯着李仁友一双无辜的眼睛,难道天上人间的事情真跟他无关?而我,只是刚好走进了一个圈套?

    想想也是,我最近一直在调查可能跟天上人间有牵连的案子。

    也许因为这事触犯了背后的利益集团,有人想搞垮我?

    一时间,我成了一个备受指责,颇为讽刺的丑角。我律师的身份,更是让我无地自容。走到哪里,总感觉身后有十几双眼睛看着我,他们说三道四,指指点点。

    甚至当年跟花梅花公司前台吃饭的事情都成了我的前科。

    我窝在家里几天不敢出门。

    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丁零零年龄小的话题将我一次次推向风口浪尖。

    好在父母都没有就这件事情指责我。

    我的生活突然又回到那段休假的时光,吃饭睡觉,睡觉吃饭。

    “修言,亚楠来了。”母亲在门外告诉我。

    “哦。”我应声下床,趿着拖鞋就出来了。

    我万万没想到唐仪也在,赶紧回房套了件外套。

    唐仪的视线一直落在我身上,我却从来没有用眼睛正视她,是羞愧难当,毕竟我年长又是前辈,一把年纪发生这种丑闻,我无言面对。

    我们刚坐下没多久,梁律师也来了,他先去书房跟我父亲打了声招呼。

    “宋律师,到底是谁在陷害你?”钟亚楠苦着脸问。

    我摇了摇头,坦诚道,“我不知道是不是陷害,但是我真的在天上人间住了一晚。”

    我感谢钟亚楠对我无条件的信任,只是这件事情究竟有没有发生,我因为酩酊大醉不得而知。但是我醒来的时候,确实是衣不蔽体地睡在天上人间的某张床上。

    奇怪的是,所有关于我睡小姐的报告,都没有写明地点。

    唐仪端正地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这会也不把眼睛盯着我看了。

    “宋律师,你去天上人间怎么没叫上我?要是我在,这

    种事情不会发生,你一定是被人设计了。”

    “是一个同行请客…”我抚着额头,双手不停地揉捏太阳穴。

    “同行请客?那就是律师啊,他请你去那种地方?”钟亚楠不解,接着问,“那个律师叫什么名字?”

    “李仁友,钱程事务所的。”我顺口回答。

    “没听说过。”钟亚楠摇头。

    “前程事务所的李仁友?他已经被吊销律师执业证书了。”梁律师说。

    “吊销律师执业证书?”我惊讶。

    梁律师扯嘴,略带讽刺地说,“是啊,他以不正当手段承揽业务,又违反收费规定,还向司法部门提供虚假材料。”

    我说李仁友在我面前怎么不提工作相关的事情,原来是这样。

    是我大意了,就算我想深入天上人间内部查案,我也不应该跟那种人进出。

    “对了,修言,你怎么跟他有来往?”梁律师好奇地问。

    我苦笑,“他主动来找我的。”

    “他为什么会找你?”

    梁律师恐怕想不明白,那个李仁友为什么偏偏选中我。

    “说来挺可笑的,当初我退出顾燕生案,他找到我家门口,想让我把他推荐给顾小姐,我没有答应。后来在路上遇到过几次…”我解释道。

    “这个人你以后还是离他远一点,行为不正。”

    梁律师的话,让我有些脸红,我的行为在外人看来,可能跟李仁友差不多吧。

    “宋律师,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具体跟我们说说看?”钟亚楠道。

    唐仪把脸转过来,看着我没说话,她好像也很想知道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仁友说天上人间来了新人,请我去玩玩。”话到这里,我发现唐仪的眉头皱了起来。我接着说,“其实我的目的并不是想着玩,我只是抱着从新人口中打听一些线索的想法,才答应李仁友的邀请。我们到天上人间订了一个包厢,叫了两个姑娘,一个叫丁零零,是个新人,一个叫周牡丹,在天上人间的时间应该不短,两位姑娘一直向我们敬酒,然后我们就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