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凶案笔录

第25章:有备而来

    “后来呢?”唐仪紧张地问。

    “我一觉睡到早上才醒,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天上人间某个房间的床上。”

    “事情发生在什么时候?”梁律师问。

    我算了下,“应该四五天前吧。”

    “新闻是昨天晚上才发布出来的,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钟亚楠眯眼道。

    “他们要搞臭修言的名声,让他离开律师界。”梁律师说。

    “我看他们是在阻止宋律师参与到秦老板的案件中。”钟亚楠咬着牙,这个猜测他似乎更加确信。

    “可能吧。”梁律师点头表示赞同。

    “想当初我们黄队和宋律师调查侯靖坤案时,对方就用过这一招,好在最后真相大白。”

    “修言,你打算怎么办?”梁律师问我。

    “这件事情对事务所的影响比较大,而且海市律协已经对我展开调查了,我想就按最终的结果来办。如果要开除我,我欣然接受。”我苦笑道。

    “那就等调查结果出来吧。”梁律师对这事可能也没什

    么办法。

    “宋律师,我们还是去见一见那个丁零零,看她怎么说。”

    “亚楠,这事你不用担心,我自己来。”

    蓝萍案本来就让他焦头烂额,如果因为我的事情分心,我过意不去。

    其实想开点,倒是可以借这次事件换个调查方法。

    至于换什么方法,我只有见过丁零零后才能下决定。

    我把丁零零约出来,还在那家咖啡厅,她点的同样是原味奶茶。从她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可以判断出她对我的抵触情绪,可是约她却是很简单的事情,我几乎不用费口舌她就答应了。

    “那天晚上,我们…”

    “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宋先生,你要对我负责吗?”她问。

    她看我的眼神,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没开玩笑吧。”我可笑地把这话问出了口。

    “也是,你怎么会看得上我,是我自作多情了。得了,宋先生,您先忙。”丁零零起身要走。

    “等等。”我喊住她。

    她站定脚步,回头看我,“您还有什么事?”

    “我们真的发生了?”我绷着心情问她。

    “您不必在意。”她冲我微微一笑。

    “姑娘,是不是秦老板?”

    “秦老板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此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我没有证据认为这是秦老板的安排。

    “再见。”她说。

    我不再挽留,冷静地坐在原地。我始终不愿相信自己真的跟丁零零发生过关系,而且我完全没有一点印象。不可能,我酒力再差,也不至于醉的连自己做过什么都不知道。

    “是宋先生?”突然有人问我。

    声音好像就是从我跟前传出来的。

    我抬起头,视野中一位穿着深灰色西装,满头银发的中年男人慈眉善目地冲我笑着。

    我点了点头,“您是?”

    “我叫唐立安,是唐仪的父亲。”

    “哦,您好,请坐。”出于对长辈的礼貌,我起身请他坐下,待他坐下后,我才坐回自己的位置,“唐先生,您找我什么事?”

    “我家糖糖最近很伤心。”他愁容满面地说。

    我微微一愣,不太明白唐先生的意思。

    “糖糖是喜欢上宋律师了。”他说。

    我惊讶,以为自己听错了。

    “宋律师,嗯?”他好像在征询我的想法。

    “唐先生,您误会了吧。”我从不觉得唐仪喜欢我,就算喜欢,也绝对不是男女之间那种喜欢。她对我可能是感谢的喜欢,或是对同行前辈的尊重。

    唐立安眯着眼睛微微摇头,“宋律师,我没有误会。我自己的女儿,我最了解。”

    我不知道怎么接话,唯有默然。

    “宋律师,你的事情我听说了,我一直在想,我女儿爱上的人怎么会是这种人品,既然是从事法律工作,却知法犯法。”

    我苦笑,唐立安的话,句句刺耳。

    “我今天来,就是想见见我女儿喜欢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品。”

    “唐先生,我跟您女儿…”

    我的话没说话,他直接打住,接着道,“我可以忽略你以前所犯的错误,只要你痛改前非,对我女儿一心一意。”

    “唐先生,请您听我把话说完,您一定是误会了,理解

    错误我跟唐仪的关系,我跟她只是同事。我想,您也一定是误会了您女儿的感觉。”

    “宋律师,我知道突然来找你比较唐突,但是我女儿的感情,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更何况,她是亲口对我说的。宋律师,我女儿是被你救过命的人,她的心从那次就给了你。你以为她到你们事务所是巧合吗?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她是为了你。”

    我的心脏一阵紧缩,感觉喉咙里卡了东西,任凭我怎么使劲都说不出话来。

    “宋律师,我女儿并不在意你的过去。她爱你,却又说不出口,我作为父亲,看着女儿难过,心里也不好受,所以,我擅自作主来找你。”

    “唐先生,我…”

    “你可以辞去律师的工作。我在国外有房产也有生意,你跟唐仪可以先去国外生活,至于这边,好的坏的,不用去管它。”

    我摇头笑道,“谢谢您的美意,我跟唐仪的事情,就由我们自己来处理。”

    “当然,我不会干涉你们。”

    我低头盯着桌面的咖啡杯,这事来得太突然,总觉得不真实。

    “爸。”

    我闻声抬头,唐仪站在桌旁的过道上,目光从唐立安身上慢慢转向我。

    她苍白的脸颊瞬间红润,一种有别于往常的神情,让我无法适应。

    “好了,你们聊吧,我先走了。”唐立安笑眯眯地起了身,慈祥地抚摸女儿的发顶,然后离开。

    “我爸跟你说什么了?”她问。

    她直接省略了对我的称呼,譬如以前总是会以“宋律师”这个称呼开头,现在,她没有。

    “没什么,就是聊聊你的工作。”我道。

    唐仪好像看出了我的谎言,不过没有揭穿我。

    “你有什么打算?”她坐到她父亲的位置上。

    “没有。”

    “不管怎么样,我都相信你。就算你真的跟那个女人发生过什么,那也一定不是自愿。”

    “谢谢你的理解,不过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一点头绪也没有。我需要好好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