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凶案笔录

第26章:人人熟知

    “需要我帮忙吗?”她问。

    “那倒不用。”我想都没想直接拒绝她。

    当然,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出于安全考虑,她不该参合到这件事情中来。

    “你救过我的命,就让我帮你这一回。”她几乎恳求。

    “真的不需要。”我道。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对我这种态度?难道你爱上那个女人?”唐仪眼睛里都是雾气

    我赶紧将视线偏向一边,我承认,她的神情会让我心疼。

    “我该走了。”我说。

    “你到底怎么了?是我爸跟你说什么了吗?他到底跟你说什么了,以至你对我如此疏远?”

    “我真的有事情,先走了。”我恨不得马上离开。

    这个丫头太难缠了。

    “行,你走吧,我自己去找那个丁小姐,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是用什么本事把你骗上床。”唐仪在我身后吼道。

    周围散坐的客人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我,我好像成了人人熟知的名人,成了他们口头议论的话题。

    我再次进入天上人间这个酒肉林池的休闲会所,并且顺理成章地成为这地方的老顾客,进门便有人来迎接我。

    她们用专业的笑容、温柔的声音跟我打着招呼,“宋先生,您来了。”

    我微微点头,直接走到前台,“帮我订个包厢。”

    “好的,宋先生,我让零零马上帮你安排。”

    我抬手做了个打断她的动作,“让周牡丹给我安排。”

    “牡丹?”前台微微一笑,“好的,那我让牡丹姐给您送酒过去。”

    我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熟门熟路上了楼上的包厢。

    我对这个地方已不像之前那么拘束,反而有一种习以为常的感觉,我对自己这种态度的转变都感到惊讶。

    我静靠着软绵绵的沙发,用眼睛无聊地环视周围,这地方还真是奢靡。

    等待了大概5分钟的时间,周牡丹终于端着酒盘进来,笑容跟上次一样专业。身上穿的还是旗袍,只是换了个淡雅的颜色。

    “宋先生,您好啊。”她道。

    “你好,牡丹。”我熟稔地回应她。

    “宋先生,今天怎么一个人来,没带上朋友?”她放下酒盘坐到我身边,熟练地将各种酒水兑到一个盛酒器里,

    还兼顾跟我聊天。

    “朋友都忙,就我闲得无聊。”

    “我看您不是闲得无聊,是平时工作太忙,压力大,所以才想到来我们这里放松放松。”

    我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真会说话。

    “宋先生,我听说您那天离开时,跟前台要了我们零零的联系电话,后来你们见过面吗?”她像是在无意中说起来的。

    “嗯,见过了。”我毫不隐瞒。

    “哦,是嘛。”她应了句,后来就没再聊这个话题了。

    “牡丹,你来这里多久了?”我做出随意问出口的样子。

    “我啊,都在这里工作3年了。”她道。

    “3年?”

    “是啊,来,宋先生,喝一杯。”周牡丹把酒杯交给我,自己也拿了杯酒。

    我听话地将酒杯跟她碰了下,喝了一口。这酒的味道跟上次不一样,没有那么烈。

    这不禁让我放心起来,至少我应该没有那么快被灌醉。

    今天的我,特意提高了警惕,不管这个女人怎么劝我喝酒,我绝不会像上次一样乖乖喝下去,就算是强势进攻,

    我也要机智拒绝。

    “宋先生,我这酒调制得怎么样?”周牡丹用娇柔的声音问我。

    “嗯,不错,手真巧。”我看着被自己喝干净的杯子,违心地夸了她两句。

    她估计是好话听得多,对我的夸奖,没有露出特别的喜悦,表情就跟画上去的一样。

    “那您再喝一杯。”她接着给我倒酒。

    “好啊。”我不拒绝。

    她把酒杯端给我,示意我喝。

    我不动声色地把酒杯搁在桌子上,一把握住周牡丹的两边肩膀,用所有男人看美女时的眼神注视她。

    她反而被我看得不好意思。

    这点让我很奇怪。

    “怎…怎么了?”她问。

    我盯着她的眼睛,勾唇一笑,“你好像有些紧张。”

    她羞涩地笑了,“宋先生一表人才,女人看到长得帅的男人,难免不紧张。”她突然又勇气十足,捧着我的脸问,“宋先生是喜欢像零零那种类型的女人,还是喜欢像我这款的?”

    “都喜欢。”我双方都不得罪。

    “那你觉得,是我漂亮还是零零漂亮?”

    “都漂亮。”

    “说谎。”她别过身去假装生气,“您一定是喜欢零零那样的,上次我都看出来了。”

    “怎么看出来的?”我违心地握她的手。

    “用眼睛看的。”

    “是嘛,那你告诉我,零零是谁介绍到这边来的?”

    “当然是丽丽姐。”

    “王丽丽?”我问。

    “对啊,你认识?”

    “那你呢?你跟我说实话,确定来这里三年?我怎么感觉你才来这里三天呢?”

    她扑哧乐了,“宋先生真是神机妙算,你说得没错,我来这里半个月。”

    半个月的新人,调制酒水的动作娴熟得像个老手,还有说话陪客的方式,怎么看都不像是新人。唯一的破绽,就是她跟我对视时,眼神中的躲闪。

    “你是怎么进来的?”我饶有兴趣地问。

    “找丽丽姐啊,她带我入行的。”

    “你们的工作性质是什么?酒水推销?”

    “酒水推销当然只是一部分,我们的宗旨是让客户满意

    ,尽量满足客户的一切要求。”

    “一切要求?包括…”

    包括后面隐晦的词,我羞于启齿,当然,以她们的敏感度,其实不用说出口也懂。

    “宋律师要不要玩?”周牡丹挑眉。

    她这是在挑逗我吗?

    “怎么玩,你教我。”

    “先喝酒,喝得差不多,咱们再换地方。”她道。

    我僵了下,所谓的换地方,该不会是我上次醒来的那张床上。

    “上次没玩尽兴就醉了,一点意思也没有,这次,还是先换地方,我们边喝边玩?”

    周牡丹愣了下,随即一笑,“宋先生,你确定?”

    “你以为我开玩笑。”我适当地在她手背上落下一个吻,实际上没吻到,只是略表一下意思,好让她以为我就是这么个好玩的人。

    “当…当然不是。”她答。

    这姑娘越来越有意思,原来老练都是装出来的。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来天上人间这种地方工作?”

    “宋先生好像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