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凶案笔录

第27章:使尽手段

    “当然,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到哪都有饭吃。”我轻抚她的发丝。

    她身上散出淡淡的香水味,跟这里其他女孩有着显然不同的差别。

    “宋先生,借您吉言,其实我就喜欢天上人间这种地方,奢华浪漫,最重要的是,还能认识很多像您这样的人。”

    “像我这样的?”

    她点头,靠着我的肩膀,“您这样的男人就是女孩们的梦,谁都喜欢。”

    “嘴巴真甜。”我勾起她的下巴,注视她的眼睛说:“我们聊得来,要不这样,换地方,我们边喝边聊。”

    “行,我去准备准备。”周牡丹忽然抱着我的脖子,在我脸上轻轻落下一个吻,那个吻,就像蜻蜓点水一样。

    周牡丹出去一会就回来了,挽着我的胳膊往楼上去。

    我们边走边聊,遇到经过的同事,周牡丹会主动跟她们打招呼。

    她把我带到一个装饰奢华极具情调的房间里,中间放着一张大床,红色的蕾丝被褥,在红色的灯光下,更是情调满满。

    这里好像就是我上次醒来的地方。

    周牡丹把门带上,拉着我到床上坐下。

    “现在可以说了吧?”我一改先前的姿态,神情严肃。

    “说什么?”周牡丹的声音也不再是娇滴滴的,反而跟我一样严肃。

    “王丽丽是怎么把你带到这里来的?”我问。

    “宋律师。”她转脸向我,称呼上的改变让我诧然。

    “你…”

    “我是局里安排过来调查蓝萍案的,我叫周晨。”

    虽然对这个姑娘一直存有怀疑,但也没想到会是公安局的人。

    “上次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丁零零也是公安局的?”我小声问道。

    “丁零零的来路我不清楚,但是放心,你跟她什么也没发生。”周晨挑眉一笑。

    我可算是松了口气,压在心里的石头陡然放下来似的,整个人的精神气也跟着提起来。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喝醉后就被送到了这个房间,王丽丽让人给你和丁零零摆拍了几张隐私照片,拍完照就完事了,所以你们真的什么也没发生。”

    “她们这么做的目的…”其实我大概有数。

    “王丽丽知道你是张云茜的法律代理人,知道你跟警方协同合作,可能是怕查到天上人间头上,所以用这种方式阻碍你的工作。”

    “这种方式?”我不禁笑道,“这种方式还真不算高明,我就算失去了律师身份,毁了名声,也毫不影响我查案的决心,她们也太小看我了。”

    “宋律师,你别小看她们。以我对王丽丽的了解,这恐怕还只是开始。”

    “尽管放马过来。”我咬着牙,拳头握得紧紧的,她们越是使尽手段,我越要笑着奉陪到底。

    “我推测,她们会把丁零零安插到你身边,如果她们确实这样做了,你一定要将计就计。”

    “放心。”我道。

    “刚刚我们所在的那个包厢是有监听的,所以我不能表明身份。”周晨解释。

    “嗯,我理解。”顿了下,我问她,“接下来怎么做?”

    “照常玩乐。”周晨道。

    “我有些奇怪,如果她们要安插人在我身边,为什么不是你?”

    “她们可能是对症下药吧。”

    “什么意思?”

    “丁零零看着是那种单纯文静的女孩,对你的胃口。”周晨似是开玩笑地说。

    “她们,未免太自以为是了。”我冷冷一笑,“你有秦老板的线索吗?”

    周晨遗憾地摇了摇头,“没有发现可疑目标。”

    “那个秦老板到底是谁?他是不是天上人间幕后黑手?”我头疼地想着。

    “宋律师,下次你要是来天上人间,别找我。”

    我点头,“我准备让那个王丽丽如愿,以后来就找丁零零一个人。”

    “嗯,记住,一定要小心,丁零零可不是表面上看着清纯。”周晨提醒。

    我跟周晨在房间里坐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确定不会引起怀疑后,我才离开。

    在前台结账时,丁零零刚好送客人出门,不知是巧合,还是她们刻意,刚好与我擦肩而过。

    那位客人对她指指点点骂骂咧咧,似乎很不满意。

    丁零零红着眼眶,克制眼泪,那种楚楚可怜的坚强,让人心生怜悯。

    走到离我不远的地方,那位客人突然抬起手在丁零零脸上扇了一巴掌,丁零零连连后退几步,由于重心不稳还是跌倒在地。

    周围进进出出的同事和客人纷纷站住脚步,一双双看热闹的眼睛齐刷刷地落在丁零零身上。

    站在人群中的周晨看了下我,我心里会意,快步流星地走过去将丁零零从地上扶起来,用怜香惜玉的眼神给她一个安慰。

    当然,我不管这个丁零零是什么身份,就算是遇到旁人,我也不会坐视不管,我可能天生就是这种多管闲事的性格。

    那位客人可能是见丁零零背后有人撑腰,冷嘲热讽地说,“这么一个笨手笨脚的女人也有人疼,真是瞎了眼。”

    “这么一个漂亮可人的女人居然有人舍得打,真是畜生行为。”我不喜不怒地回击过去。

    那位客人一下子哑口了,歪头盯着我看了会,我猜他是想记住我的样子,好来日报复,不过我是不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奉陪到底。自然,我在他面前毫不做掩饰,甚至高调地告诉他,“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宋修言,这个丁小姐是我看中的女人。”出于气场需要,我用长而有力的手臂将丁零零挽在怀中。

    “宋修言,丰正事务所的律师,网络上到处都是你的丑闻,我还以为是捕风捉影,没想到你真好这口。”

    我笑了笑。

    “宋律师,那你好好玩,不打扰了。”那位客人像是怕我,没留姓名就灰溜溜地跑了。

    我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说了两句安慰丁零零的话准备回去,我刚一转身,戏码又开始了,这次不是什么客人,而是王丽丽。

    “丁零零,你来这里多久了?”王丽丽冷厉地质问她。

    “两个月。”丁零零低着头,委屈巴巴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