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凶案笔录

第28章:客户至上

    “这里的服务宗旨是什么?”

    “客户至上。”

    “既然是客人之上,你又做到了吗?让客人不满意,就是你的错。今天的损失,从你工资里面扣。还有,从现在起,你去门房待着,24小时不准出来。”

    丁零零委屈得不停抽泣,但是王丽丽的话,她不敢反驳半句。

    “等等。”我按住丁零零意欲转身的肩膀。

    王丽丽不理解地看着我。

    “王经理,我是不是你们的客人?”我不太高兴地问。

    “是,您当然是。”

    “你们这里的服务宗旨是什么?”我继续问。

    王丽丽想都没想,陪笑回答,“客户至上。”

    “那你有把我这个客人放在眼里吗?”

    “宋先生,我不懂您的意思?难道今天周牡丹的服务您不满意?”

    “我现在要的是丁零零。她明明就已经在接待我了,你还当着我的面训斥员工,这非常影响我的心情,我现在一点也不高兴。”我将不高兴三个字,着重强调。

    “哎哟,真抱歉,宋先生,真的太对不起您了,我真没看出来,我以为您今天找的是周牡丹

    …”

    看着王丽丽不停道歉,嘴皮子都说干了,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快乐,要是在抓捕归案的那一天,她认罪的态度有这么积极就好了。

    “行了,我可以带丁零零出去吗?”我问。

    “当然,当然可以,只要您高兴。”王丽丽欣然同意,又有点求之不得的意思。

    我让丁零零换了身衣服,然后把她从天上人间带了出来。

    我们沿着平坦的林荫树走了一段,这里人流量不多,所以显得格外安静。

    丁零零一开口我就知道她要说什么,果不其然,她说:“谢谢你,宋先生。”

    我笑了笑,“谢什么谢,举手之劳。”

    “对您来说是举手之劳,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救命之恩。”

    “有这么严重吗?”

    “我说的是实话,宋先生,我不想待在天上人间了,你带我走吧。”

    “你想去哪里?”我问。

    我完全看不出来这里面含有多少演戏的成分。这个丁零零眼睛通红,如果楚楚可怜的样子是装出来的,那我不得不佩服她的演技。

    “去哪里都行,反正不在这里。”丁零零仰起头,对着天空努力把眼泪咽回去。

    “你的家人呢?”我不由问道。

    “都死了,我是孤儿。我无家可归了,如果宋先生能收留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会去天上人间那种地方?”

    “我是被逼的。”

    “王丽丽还是…”

    “是被生活所逼,我无路可走。”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发现在天上人间工作的每个女孩都是雷同的说辞,被生活所逼,无路可走。我就不信了,难道天上人间是收容所,是她们唯一的出路?她们无路可走的时候,刚好就被那个地方收容?

    “我奶奶病重,在老家借了不少钱,我要挣钱给奶奶治病,又要偿还借来的钱。”

    “你不是说你的家人都不在了?”

    “我没有撒谎,我说的奶奶,就是老家抚养我长大的邻居,她无儿无女,从小我就跟她相依为命。”

    “既然是养育自己的恩人,确实要报答。”我感慨道。

    “宋先生,您看您能帮帮我吗?天上人间不是不好,但是我真的适应不了那里的环境,我受不了烟酒的气味,也没有办法卑躬屈膝。”

    “要不,你重新找份工作吧。”

    “你愿意帮我?”

    “我帮你。”我答应道。

    她惆怅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那我现在就回去辞了工作。”

    “随你。”我说。

    “谢谢宋先生。”丁零零忽然抱了我一下,可能是因为性格比较含蓄,抱我的时候,不过是轻轻挨了下我的胳膊。然后高兴地小跑回去了。

    我把双手插在裤子的两边口袋里,独自沿着小路继续往前走。

    安静的夜色下,我大脑思路格外清晰,我把今天晚上所有的事情都过滤了遍。因为周晨,我忽然感到这个案子有了希望,也因为她告诉我真相,我便不必纠结自己是不是做过那种事情。

    我是清白的,我对得起自己所从事的职业。

    不知不觉我就走到了一家咖啡店门口,落地窗里面的人寥寥无几。但我却一眼认出了那个人。

    顾一贝,这个一消失便是很久的人。

    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从侧面看很是眼熟,不知道是不是我刚才用脑过度,导致现在发挥失常。

    那个男人无意间将脸往窗外偏了一下,也就是这一下,我刚好捕捉到他的五官,瞬间反应过来,他就是曾经帮我跟黄涵的郎方阳。

    那个与我差不多年龄,成功又颇有涵养的男人。

    我暗自笑了笑,因为顾一贝的缘故,我打消了过去打招呼的念头,再者说,我现在还深陷丑闻的漩涡没有洗清,也不敢过去听那位顾小姐的冷嘲热讽,她向来看我不顺眼,这次,恐怕更

    要恶心我。

    我刚要走开,就不巧被郎方阳发现了,他隔着窗户跟我招手。

    看来,顾一贝的这顿讽刺,我是逃不掉了。

    我硬着头皮走进咖啡厅,郎方阳客气地请我坐下来。

    我没有主动跟顾一贝打招呼,当然,她的眼睛从我进门到现在,一直没有正视过我。

    她冷漠无视我的态度,我习以为常。

    “宋先生,一个人啊?”郎方阳问。

    我点了点头,“无聊出来走走。”

    “这里可是离你住的地方有点距离,你这走的也太远了。”

    我笑了笑,“我开车过来的,车子停在附近。”

    “哦,原来如此。”

    我不动声色地看向顾一贝,忍不住开口道,“顾小姐,好久不见。”

    她冷漠地点了下头。我想,如果不是因为郎方阳在,她恐怕连头都不会点一下。我在她眼里,是可有可无的一个人。

    我心里凉飕飕的,却又不好表现在脸上。只好装作不在意,转脸跟郎方阳说话,好化解空气中尴尬的气息。

    “郎总,我没打扰你跟顾小姐聊天吧?”

    “当然不会。我跟贞爱也好久没见面了,这也是她回来后第一次见。”郎方阳说。

    他居然可以直呼她的大名,并且是那么自然,好像他们的关系是亲密的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