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凶案笔录

第29章:空有名头

    因为我的存在,顾一贝显得不耐烦。

    她抓起手提包,跟郎方阳道,“方阳,我先走了。”

    我又是一愣,她居然喊他方阳,可见两人关系一斑。

    除了那个点头,她与我没有任何交流,就连走的时候,视线也不过是从我脸上一划而过。

    我僵坐在原地,直到她出现在落地窗外,我才把脸转过去看她。

    “我想跟贞爱求婚…”郎方阳望着窗外顾一贝的影子忽然问我,“宋先生有什么好的提议?”

    我的手好像被某种电流烫了下,不觉中一个颤抖。

    顾一贝的车子开走后,郎方阳这才把视线收回来,冲我微微一笑,然后不紧不慢、心情舒畅地品着咖啡。

    “父亲让我接管家族企业,然而我习惯了一个人打拼。其实我跟贞爱的性格很像,我们都是喜欢自由的人。我想,如果我跟她结婚,一定可以相处得很融洽。”

    我挤出笑容,说道,“顾小姐是一个值得珍惜的女人,当然,郎总也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对了,宋先生,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郎方阳问我。

    我僵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此言何出,后来冷静一想,我才陡然意识过来,苦笑道,“确实遇到点小麻烦。”

    “需要我帮忙吗?”

    “那倒不用,谢谢郎总,我可以解决。”我道。

    郎方阳又低头喝咖啡,“黄警官最近忙什么呢?一直没见到他人。”

    “他出差了。”

    “出差?”得到我的点头确认后,他又问,“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知道。”我望着窗外昏色的灯光,冷冷的,冷到心里了。

    “要是黄警官回来了,我们一起吃个饭,保证不会像上次一样。”

    他跟我对视一眼,双眉轻轻一挑,我们不禁都笑了起来。

    我忽然想到郎方阳的身份地位,有心跟他打听起秦老板这个人。当然,我的问题不是直接问出来的,而是先把话题引到天上人间这个富豪云集的娱乐会所。

    我想郎方阳就算没去过,也一定听说过。

    提到天上人间,郎方阳不觉皱起了眉头。

    “听说里面水深,表面休闲娱乐,实际暗度陈仓,那种地方,我是不会去。”郎方阳说。

    我自然相信郎方阳不会去那种地方,至于他会不会认识秦老板,我对他还是做了些指望,毕竟他是生意人,五湖四海皆朋友,即使他没听说过秦老板这个人,如果利用

    他的关系网去查,多少会有线索。

    “郎总,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位姓秦的老板,他可能是天上人间这家会所的幕后投资者。”

    “秦老板?秦…”郎方阳微微摇头,“还真不知道有什么姓秦的老板跟天上人间会所有关系。”

    “那你知道天上人间除了注册法人曹成河先生,背后还有其他投资者吗?”

    “宋先生,你要是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帮你查。”郎方阳义气地表示。

    要是能得到他的帮助,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我几乎是把希望寄托在郎方阳身上,因为他的肯帮忙,让我有了指望。

    郎方阳办事的速度跟他的为人一样爽快,不出一日,他便把调查到的结果告诉给我。

    原来法人曹成河不过是空有名头,他在天上人间并没有领导权力,背后最大的投资者是一个外号叫安叔的人,除了天上人间,他在其他娱乐会所都有股份。但是关于安叔的身份,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除了那个安叔股份最多,其次就是文哥,李姐以及一个叫赖老头的人。

    这些人都是以外号现身,没有人知道真实姓名。

    有关我违法找小姐的新闻,网络上的指责声持续不断。

    我怕连累到事务所,主动辞去事务所的工作。

    梁律师对我的辞职没有挽留,但是对律协的调查以及可能对我处置的结果,有些担忧。

    “修言,我相信你的一切决定都有自己的考量,当然,媒体上那些捕风捉影的新闻,我从来没有相信过。我答应你的辞职,不是对你的不信任,而是尊重你。你的职务股份我都帮你留着,随时欢迎你回来。”

    “谢谢前辈。”我低着头,即使知道这一切是误会,因为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依旧会觉得很难堪。

    “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说一声。”梁律师道。

    “谢谢。”我抬起头,“前辈,叶家案看来还得拜托您了。”

    “叶家案的家属什么态度?”

    “叶家家属还在国外,应该快回来了,到时候我来跟叶青一说。”

    梁律师点了点头,“好吧。”

    “对了,前辈,天上人间娱乐会所的法人曹成河您了解吗?”

    梁律师摇头,“没听说过。”顿了下,他告诉我,“如果你想调查这个人,我倒是可以帮这个忙。”

    我心头一喜,连忙道了声谢。

    “我有个朋友是做酒水生意的,听说天上人间的酒水基本都是他那里供应,我想以他跟天上人间所打的交道,应该能为你提供到一些线索。”

    “前辈,他叫什么名字?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他?”

    梁律师捡起办公桌上的纸和笔,写下“翟覃”这个名字并附上一串手机号码和联系地址交给我。

    “翟覃的酒庄离我们事务所不远,开车十五分钟就到。”

    “好,谢谢前辈。”我将纸条收好,准备现在就找过去。

    翟覃的酒庄占领闹市区的一片宁静之地,是个很容易就被找到的地方。

    我停好车子,下车走进去。

    酒庄的装修很有格调,空气中酒香四溢,瞬间让人精神舒爽。

    “先生,您好。”一位穿着西式工作服的女职员笑容可掬地朝我走来。

    她身材高挑,声音甜美。

    “你好。”

    我回应她一个清浅的笑容,然后装作客人的样子,在陈列各种酒的酒架前慢悠悠地踱步。

    女职员恭敬地跟在我左后,对我较为感兴趣的酒会进行一番专业的介绍。

    在女职员介绍一通后,我问:“你们翟老板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