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寻香奇案

第二章 凶案

    凶案

    他的眼睛却注视着水面,神情显得有些紧张。

    崔云旗看着这个从鼎鼎大名的龙武军出来的少年郎,此刻小心翼翼的样子,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过了半晌,入水救人的卫士却还没有动静,这下连崔云旗都有些急了。这些卫士可都是精心挑选的,山上下海无所不能,不会在个小河里就焉了吧?

    他朝身后的马车看了看,马车里的人像是心有灵犀似的,又传出一声:“再下去一个。”

    另一名卫士也下了河,与此同时,河对岸乱作一团的人似乎才想起救人这事,纷纷跳入水中,“噗通”声像滚水里下汤浴绣丸似的,这么想着,崔云旗忽然感觉自己饿了。

    一名卫士从水中冒出来,对崔云旗说:“夜黑水深,什么也看不到。”

    崔云旗看了看对岸,似乎那边也一无所获。奇了怪了,这么多人找,连个投水的人都找不到?这水流也

    不算急啊。

    马车里的人叩了叩车厢,林经年一听这声音,连忙将手中的灯笼塞进崔云旗手里,在马车车身一侧按了按四角的机关,再抽出了四个小木条,车身一侧的木板便像窗户一样自下而上打开了。

    剩下两名卫士立马过来,将刘耿连人带椅的从车厢里扛了出来,放在地上,整个过程显得小心又轻缓。

    “继续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刘耿薄唇轻启,声音不大,却带着无人可以质疑辩驳的力量。

    水中的卫士深吸一口气猛地一扎,想要潜得更深些。

    崔云旗接着灯光看了看刘耿的脸色,只见他面色平静,眼神却专注而幽深,眸子在暗夜中黑得发亮。

    常年居于凉州的他脸色却不黑不黄,此刻竟白得有些吓人,若不是灯光找出些暖意,崔云旗简直要觉得身边坐了个死人了。

    刘耿的额角有些细汗,崔云旗看在眼里,想劝是劝不了了,只得默默朝他身侧挪了两步,为他挡了些许夜风。

    少顷,卫士从水中蹿出,怀里搂着一人:“找到了!”另一名卫士赶忙游过去帮忙,两人合力把人抬到岸上。

    抬上来的是一名男子,身上只穿着白色单衣,外袍已经不见了。

    崔云旗上前看了看,探了探鼻息和脉搏,朝刘耿摇了摇头:“死透了。”

    林经年听得这一句,忽觉夜风阴冷,再看看地上那具男尸煞白的脸色,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对岸的人看到这边的动静,已有几人从不远处的桥上忙奔过来。

    刘耿看到了,朝林经年比了个手势,示意他把轮椅往前推一推。

    林经年闭了闭眼,喘出一口气的瞬间将轮椅往前推了推,他把轮椅推到男尸身边,在地上的水渍碰到轮椅前一点,停了下来。

    崔云旗把灯笼打在尸体上方,跟着刘耿的眼神从头到脚把尸体照了个遍。

    片刻功夫,对岸的人赶了过来,刘耿也把背靠回椅

    背上,正襟危坐,表情清冷。

    一中年男子从人群中冲了出来,看了地上的男尸一眼,便惊痛呼道:“这这这…子婿!你为何要做此等糊涂事啊!”

    “阿耶!”只见一名身着靛青礼服的女子从后头的人群中蹒跚地跑了过来,用手中的帕子掩面就泣道:“这可如何是好?”

    这父女二人就是死者的妻翁,两人抱头痛哭了一会儿,那男子才抹了把泪朝刘耿几人拱手一礼:“在下吕士文,今日本是小女锦娘与许生成婚之日,奈何出此祸事…多谢诸位郎君出手相救,虽然子婿已命殒黄泉,某亦对诸位感激不尽!”说罢深深地鞠了一躬,吕锦娘亦走上前来弯腰一礼。

    刘耿默默地看着在场诸人,不发一言。

    崔云旗微微一笑,礼貌地回道:“无妨,救人本是应该,只未曾想还是晚了…”说罢惋惜地一叹,才拱手又道:“在下崔二,随家人从秦州行商而来,路过贵县本想歇一歇脚,没想到倒成了人证了。”

    吕士文听得“人证”二字,嘴角几不可察地一僵,

    刚要再说什么,便被一个声音打断了——“保长何在?”刘耿不轻不重地问道,眼光随即扫向人群:“死了人,保长难道都不需要禀报县衙么?”

    吕家乃是清水县富户,富户家办喜事,保长自然在列。

    听得刘耿发问,人群中这才走出一短髯微胖的褐袍男子,如梦初醒一般对吕士文说:“吕公稍候,某这就禀报邱明府去!”

    保长刚走,围观的众人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你们刚才可看到了,这新郎…”

    “看到了看到了,莫不是中邪?不然这大喜日子,为何会突然投水?”

    “就是!刚才我可是亲眼瞧见的,这许郎的模样可不大对啊…”

    崔云旗一边竖着耳朵听着,一边偷偷看了眼刘耿,只见他眉头蹙起,也不知是身上难受还是跟自己一样看不透眼前的迷局:“要不,咱先回去吧?”

    刘耿摇了摇头:“不可,先不说我等是此事的人证,我也要看看这县令要如何处理此事。”

    未几,保长便带着清水县县令邱琚及一干衙役厅子赶到。吕士文一看是县令亲自来了,便领头上前见礼。

    邱县令大腹便便,但速度还挺快,一看这岸边地势平坦,便也不必再打草铺排了,只命令人将那尸首及一干人等围住了,便传唤亲属及在场人证询问事情经过,众人一一上前回答,倒是简单地还原了一下事情经过。

    原来这死者名叫许明谦,是清水县的生徒,自小便和吕家有婚约。这马上便是考期,许明谦便要求和吕家锦娘早日完婚,好上京赴考。

    今日便是昏礼,宾客们吹吹打打热闹了半日,黄昏之时,便在吕家饮宴欢闹。

    酒酣过半,新郎自与新娘进了青庐,众人继续热闹吃喝。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就听得“哐当”一声,新郎突然从青庐里走了出来,披头散发,先是原地晃荡了几下,脚步也不稳当,就跟是醉酒一般,然后就快步走过前厅,径直跑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