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美艳冥妻

第五十二章 小庄观

    小庄观

    “啊?”

    我和杨伟咋了咋舌,闫瑞星何出此言?

    闫瑞星见我俩茫然的样子,也是连忙整理了一下表情,快速对我们道:“杨哥、徐哥,事情没有王叔告诉你们的那么简单…”

    我和杨伟对视了一眼,然后把王长贵说的和闫瑞星交流了一遍。

    闫瑞星听完之后,点了点头:“大概情况是这样的,但这并不是闹鬼,而是人为!”

    “人为?”

    “没错,还不是我爸找的那个后妈,和她的两个娃一起作妖,想要陷害于我,说是我外出直播把脏东西引起了家里,从而让我和我爸之间产生间隙,然后找机会想把我赶出家门。”

    我一听见闫瑞星谈及“后妈”两个字,有些意外,之前王长贵说闫正军夫妇膝下有两女一男,闫瑞星是大女儿,我还以为他们是一家人,现在看来不是,闫正军应该是续弦,小女儿、小儿子和闫瑞星并没有母系血缘上的联系。

    关于后妈闹出来的家庭矛盾,这可是太多了,难道被闫

    瑞星遇上了?

    既然如此,那么这事儿可能真还没有王长贵说的那么简单,他王长贵说白了毕竟是个外人,从闫瑞星的角度,或许会有新的发现。

    我和杨伟都没有说话,仔细静静地听闫瑞星的述说。

    闫瑞星分析了一下目前所遇到的情况,和王长贵说的差不多了,半夜尖叫遇鬼之类的,但是有一个问题,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那就是所有的异常全是后妈母子三人搅动的,她和她爸闫正军均没有感受到什么恐怖的地方。

    “王长贵说,这些日子你气息萎靡,卧病在床,难道不是吗?”杨伟忍不住问。

    闫瑞星点了点头道:“没错,我确实有些打不起精神,但这亚健康状态,不很正常吗?去医院检查都说没事儿的。我想是上一次咱们和那尸鬼战斗,我受了一点内伤所致,慢慢地便会恢复。”

    我沉吟着,想起了上一次在林答豪宅里的战斗,闫瑞星被我林答的本命魂拍中了胸部,撞击在了墙壁上,那一下很沉重,她应该受伤不轻。

    当时我无耻的想法是,闫瑞星胸部不是比较大嘛,天然的防弹衣、缓冲垫,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现在看来我是有点高估了闫瑞星那巨乳的缓冲效果。

    闫瑞星继续道:“所以我现在怀疑,我们别墅根本没有闹鬼,一切的一切都是后妈母子三人在故意作妖,想要离间我们父女俩。”

    从闫瑞星的言谈之间,我便可以发现,她和她后妈的关系非常不好,她无非在猜测,她那个后妈借着她灵异直播的茬子,想要闹出一点事儿来,让闫正军把闫瑞星赶出家门。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就不是一场鬼怪闹事了,而是纯属活人作妖。

    “他们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刚才你们也看出来了,我和我爸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说不到两句就要吵架。”闫瑞星一脸幽怨,“什么闹鬼,我真是受不了他们,想要对我栽赃嫁祸需要使出这种阴招吗?

    我们这个老宅,祖爷爷那一辈,请了法师做法安神了的,一般的脏东西根本进不来。

    前面请来的几个道士,人家都检查了一遍,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可我那后妈和她的两个娃娃,一会儿半夜尖叫,一会儿说橱柜里有鬼,闹得人心惶惶,那演技逼真的,都可以得奥斯卡了,偏偏我爸还信任她。

    唉,这从我妈离开之后,我再也没有得到过亲人的关爱

    ,我爸的一门心思全在那野女人的身上!”

    说到这里,闫瑞星愤愤不平,一双玉拳捏得紧紧的。

    我和杨伟对闫瑞星的处境表示同情,后妈作妖,在电视剧里已经演了无数次了,为了亲生女儿的利益,赶走异己,那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杨伟一边怜惜闫瑞星,一边询问她下来该怎么做,一定要好好收拾一番她那个后妈,不然后患无穷,闫瑞星还不被欺负死啊。

    我也是这个看法。

    闫瑞星的目光却看向了我,对我道:“徐哥,我还记得上一次在陶然山庄,你收拾冉宁时的手段。”

    我“嗯”了一声,上一次在陶然山庄,我召唤了一只鬼,吓得冉宁屁股尿流,再也不敢犯,前不久在工地上遇见了他,他犹有心理阴影。

    我会意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俩用对付冉宁的方法对付你后妈?”

    “没错!你不知道,这些日子我太难了,再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

    瞧见闫瑞星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和杨伟立马心动了,杨伟立马问我,上一次对付冉宁是什么手段,他要为闫瑞星报仇。

    我白了他一眼,这小子想泡闫瑞星想疯了吧,老子还在现场,他就对闫瑞星大献殷勤了?

    没有理会,我慢条斯理地道:“没有问题,只是你后妈她们人呢?”

    来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她后妈母女三人。

    “他们前不久搬出去了,离开之前还私下里威胁我爸,说我是一个丧门星,如果我呆在家里,他们就不回来。”

    “这不是明摆着吗?”杨伟茶杯一敲桌子,发出“咣”的一声,“不把你赶走不罢休!妹子你放心,这事儿咱们哥俩管定了!”

    我“嗯”了一声,一般看法。

    闫瑞星瞧我和杨伟义薄云天,愿意帮助她,感动得都要哭了,连忙说谢谢,然后对我们道:“她一会儿就会回来,因为我爸联系了小庄观的人,待会儿检查房宅的闹鬼问题,需要了解详细情况。”

    听到这小庄观我皱了皱眉头,我记得闫瑞星给我们的开眼符便是来源于小庄观,闫瑞星曾说,那小庄观位于终南山。

    “前面来了好几波道士检查过了,都没有检查出问题,所以我爸很生气,说叫来了太多的老南道,骗人钱财,你们来的时候,都听见了吧?

    不得已,我爸派人去终南山联系小庄观的观主欧帅,希望他亲自出马,一探究竟。

    起初我是不知道的,于是我让王叔去略阳找你们,直到刚才我爸才告诉我,他联系了小庄观的观主。

    待会儿你们恐怕还得配合他,检查一遍屋子。

    当然,这屋子里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你们之间相互验证,我爸恐怕才会相信。”

    听到这里,我算是完全明白了该怎么做了。

    一会儿小庄观的人会来,我和杨伟配合那个叫欧帅的观主,检查屋子,按照闫瑞星的说法,这屋子里肯定没事儿,如果我们和小庄观观主都这样认为,那么闫正军才会彻底死心,相信这老宅没有脏东西。

    然后呢,我们再在闫瑞星的带领下,找到她的后妈,采用当初在陶然山庄对付冉宁的方法,恐吓一番,让她不要作妖,这事儿便算是完结了。

    有了一个确定的行动思路之后,我的心彻底踏实下来。

    这不算是什么难事儿了。

    不过一旁的杨伟这个时候很兴奋,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望着闫瑞星道:“妹子,你刚才说终南山小庄观的欧帅观主会来?”

    “是啊,当初我给你们的开眼符篆便是来源于小庄观,

    你们可千万不要被他发现了。”

    杨伟这个时候却全没有顾忌,满脸小粉丝即将见到大明星般的崇拜之情,神往不已,口中连连道:“太好了、太好了,马上就要见到偶像了。”

    我皱了皱眉头,杨伟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的,除了他师父好像谁都没有放在眼里,怎么对这小庄观的观主激动起来?

    我问他,这终南山小庄观什么来路啊,为什么他如此激动?

    杨伟却道:“伟子,你有所不知,这小庄观不但是我们三门七帮十二派里面最神秘的一个宗派,而且它还是唯一一个用科学理论解释鬼怪现象的宗派。”

    “什么?!”

    我咋了咋舌,用科学理论解释鬼怪现象?我闻所未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