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美艳冥妻

第五十三章 科学与迷信

    科学与迷信

    听到杨伟谈及这小庄观,我真是被惊讶到了。

    他说这小庄观是唯一用科学理论解释鬼怪现象的宗派?

    在我们普通人的意识中,科学和鬼怪肯定是对立的,破除封建迷信是我们小学学习到的知识啊,为什么杨伟会突然这样说?

    瞧我迷茫的样子,杨伟很快地给我解释了一番。

    “伟子,你是上过大学的,你应该有所耳闻,科学和迷信并不是对立的,而是相互联系,互为母子关系,迷信是科学之母。

    最开始的科学都来源于迷信。

    比如最开始,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都在思考这个世界是由什么构成的,我们东方是金木水火土,西方古希腊也有气、火、土、金、水类似的原理,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西方科学开始不断的验证,使之进一步发展。

    拉瓦锡发现了氧气,成功证明了物体燃烧不是因为燃素,而是由于氧气;

    道尔顿提出了原子理论,认为原子是构成物质的最基本微粒。

    在我们东方同样的,咱们熟知的四大发明之一——火药,不就是炼丹家的杰作吗?

    其实最早期的一批所谓的科学家,完全是由炼丹家、祭司、算命先生、巫师、占仆师…这类我们今天视之为迷信的职业充当的,后来在不断的发展过程中,才演化出来科学家这个专门的

    称谓。

    大科学家牛顿便是一位炼金术士。”

    一边听杨伟诉说,我一边点头,这些知识我是完全了解的。

    在迷信不断的演化过程中,人们逐渐得知了一条判断科学和迷信的方法,那谁提出来的呢,伽利略啊。

    怎么做呢?

    做实验啊!

    本来是迷信的东西,如果你可以采用做实验的方法,大量重复的去做,那就是科学了。

    比如两个铁球同时着地。

    比如鬼火,科学的解释是磷在自燃,你是可以找一点磷在大自然制造鬼火的。

    反之,不能验证便是迷信。

    像生辰八字算命,这东西是很玄幻的,真真假假谁也不知道,因为你没办法验证啊。

    没办法验证但并不代表它不存在。

    前面说过了,所谓的科学就是可以大量重复完成的迷信,但这里面其实是有漏洞的。

    举个例子,苹果落地,证明地球有引力。

    这个证明是有漏洞的。

    为什么呢?

    你没办法控制变量。

    变量是什么呢?时间和空间啊。

    比如,在2019年11月20日18点12分23秒,地球华夏腰庄村徐家沟徐伟家门口的第二棵苹果树上最顶端的一颗苹果落地,从而证明了2019年11月20日18点12分23秒,地球华夏腰庄村徐家沟徐伟家门口第二棵苹果树上最顶端的一颗苹果下面有引力。

    但是,

    你没办法证明,在同一时刻,地球其它的苹果树上的苹果也会落地,万一某一处有一颗苹果没有落地而飞起来了呢?

    你也没有办法证明,同一地点(就我家门前的那一棵苹果树来说),在时间的长河中,永远都是苹果落地的,万一若干年若干月若干日若干时分秒,那个位置的苹果没有落地,反而飞起来了呢?

    所以我常说,科学很重要,但我们不要过于迷信科学,要知道它的本质,过于迷信科学,反而让科学成为了迷信。

    如今我们这个社会之所以对科学有这样大的误解,把它和玄学迷信对立起来,一方面是政策宣传的原因,另一方面是因为科学本来是舶来品。

    西方传来的。

    我们华夏没啥子科学理念,甚至“科学”这个词都是日本人发明的,它究竟代表的是啥意思,普通大众大多并不了解。

    所以不明白它的内涵。

    在西文的原意中,“科学”的意思更加接近华夏的“玄学”一词。

    讲到这里,大家可能都明白了,科学和咱们的玄学道术可能有差异,但并不是咱们惯常认为的完全对立的,它们之间有联系。

    “这个小庄观的观主,欧帅,原本是一个心理治疗师,擅长催眠,唤醒人的潜意识,进而治疗人的心理疾病。

    但在给病人催眠的过程中,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从而踏入了咱们玄门一途。

    小庄观,这个名字取之于战国的哲学家庄子,据说庄子曾经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化为了一只蝴蝶,有庄生晓梦迷蝴蝶一说,而欧帅又擅长催眠,进而化用了这个典故命名。

    因此,小庄观与我们想象中的道门有所不同,他们并不是像青木观或者饲魂宗那样的道士,确切来说,观内的人全是研究灵异现象的人员,通过做实验,归纳类比,得出一些捉鬼的法门和技巧。

    我以前听师父说,他们好像可以用超声波来杀鬼。”

    杨伟和闫瑞星你一句我一句,把小庄观的信息讲诉给我,他们说的唾沫乱飞,不停地喝茶解渴,而我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

    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道观,我还以为三门七帮十二派全是像我和杨伟一样的修炼道士呢。

    我想起了刚才站在门外,闫正军说什么不要找老南道,要从科学角度来解释屋子的反常现象,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我的好奇心已经按捺不住了,真的很想见识一下那个叫欧帅的。

    闫瑞星说别急,应该过一会儿他们便会来。

    而且到时候来的肯定不止他一个,闫瑞星的后妈也会回来,毕竟所谓的闹鬼全是她们母子三人搞起来的,我们既然是来捉鬼的,她肯定要向我们详细讲述一下具体的情况。

    我忙说好啊,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见到当事人。

    当然,因为闫瑞星的一番话,在我的心目中,已经将那后妈内定为作妖了。

    我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到时候亲眼所见,真真假假我一望便知。

    又聊了一会儿,闫瑞星问我们饿了吧,然后从凳子上站起来,说去厨房给我们拿一点东西吃。

    刚一站起来,她忽然“哎哟”一声,弯下腰,摸着自己的膝盖,黛眉皱起,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怎么了?”

    我和杨伟连忙站起来,一起盯着她的膝盖,起初我还以为闫瑞星坐久了,膝盖发麻,可闫瑞星撩起裤腿,露出一截雪白的玉腿之时,我和杨伟眼睑一张,分明看见闫瑞星的膝盖上有一块紫色的淤伤。

    “妹子,你这是怎么了?咋受伤了?”杨伟关心闫瑞星,蹲下身子,急忙询问。

    可接下来闫瑞星回答的话,却令我微微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