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美艳冥妻

第五十五章 探测器

    探测器

    闫夫人脸色苍白,红唇颤抖,一双惊恐的眼睛望向我们,像是在向我们求救。

    我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她的肩部。

    虽然没有开天眼,我也能感受到她的脖子上并没有什么。

    “叔叔已经从我妈妈的脖子上跳下来了,你们见不到他。”

    说话的是闫正军的小儿子,白白净净的,大概六七岁的样子,躲在闫夫人的怀抱里,模样很是乖巧。

    不知道为什么,茶几周围有好几个人,但他的目光只停留在我的身上。

    而且一接触到我的目光,身子朝闫夫人的怀里缩了缩,好像很害怕我的样子。

    “我相信我的儿子,他虽然年纪小,但从来不撒谎。”

    我能理解闫夫人的心情,如果只是他儿子单单这样说,或许还有点让人难以相信,可只要一联想到酸痛的脖颈,那么就很惊悚恐怖了。

    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发现她有撒谎的迹象。

    当然,如果真是闫瑞星所说,她能瞒住闫正军,那么表演天赋应该很高。

    “小孩子能看见鬼很正常,十二岁以前的小孩子往往能看见一些我们大人看不见的东西,人的器官没有分化成熟之前,往往有一些奇特之处,比如童子尿…”

    我选择相信闫夫人的话,杨伟和黄毛也是一同点了点头。

    “那么,小朋友,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骑在妈妈肩膀上的人长什么样子吗?”

    我俯下身子,微笑着柔声询问。

    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蔼可亲,可那小朋友看见我,却像见了鬼一般,身子朝妈妈的怀里一缩,大喊了一句:“鬼啊!”

    “说什么呢,没礼貌!”

    闫正军立即呵斥。

    闫夫人也是责怪着怀中的孩子,道:“不要乱说,叔叔是来帮我们的!徐先生,孩子还小,你不要怪罪。”

    黄毛看见我吓到了小孩子,嘿嘿冷笑。

    我忙直起身子,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是我长的太吓人吗?

    可这个时候,那躲在闫夫人怀中的小儿子瑟缩着看了我一眼,嗫嚅道:“你…是你,骑在妈妈肩膀上…”

    “我?”

    我张了张口,一根手指指着自己,这小儿子在说,那个骑在闫夫人肩头上的人是我?

    此言一出,杨伟和那黄毛也很惊讶,连忙询问那小儿子。

    闫正军和闫夫人则继续呵斥责怪,让他不要乱说话。

    折腾了好一会儿,这小儿子胆小懦弱,没有什么主见,毕竟年龄还小,一会儿说是,一会儿又说不是,云里雾里的。

    “不好意思,徐先生,一定是小孩子认错了,你不要见怪。”闫正军向我道歉。

    “没事,天底下长得相似的人太多了。”

    我的目光再次瞄了一眼那小儿子,只见他躲在妈妈的怀抱里正偷偷地看我,我的目光瞟过去,他慌忙埋过了头。

    “就是这个柜子。”

    聊了一会儿之后,闫夫人带我们检查房间,来到了事发地点,指着一面枣红色的大橱柜对我们道。

    橱柜高大典雅,镶着金丝边,里面不但可以躲一个人,躲两三个人都可以。

    “拍手声就是从里面传来的。”闫夫人心有余悸,“当时屋子里除了我和女儿没有别人。”

    同时,扎着蝴蝶结,脸色蜡黄的二女儿噔噔噔跑到了不远处,在窗帘边站定,对我们道:“我当时站在这里。”

    “啪啪啪。”她拍了三下手。

    很快,我脑海中模拟出了当时的情景。

    黄毛走过去拉开了衣柜的大门,里面除了一些简单的男女衣服以外,并没有其它,甚至我还看见了几件闫夫人穿的内衣。

    “我来检测一下。”

    黄毛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件手机大小的装置。

    我心下“咦”了一声,只见那装置的显示屏上全是刻度线,中心一根指针,此时正指在0刻

    度线上,旁边还有一盏小灯,没有亮起。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

    “没有问题,里面一切正常。”

    黄毛拿着那个装置在衣柜里晃了晃,收回手对我们道。

    转过身子,瞧我和杨伟一脸好奇的样子,他很得意,晃了晃那个墨绿色的小盒子,挑衅道:“没有见过吧?这是我研究的新科技,可以探测鬼的。”

    听黄毛这样说,我们几个人眼睛齐齐地盯住他手中的装置,咋了咋舌,我和杨伟甚至把他的无礼都忽略了。

    “欧观主,这玩意儿可以探测鬼?”闫正军一双眼睛发亮。

    “当然啦,鬼说白了也是一种能量,它经过的地方,物理化学条件都会发生一定的改变,比如磁场、酸碱度、干湿…好比动物经过的地方,会留下气味一般。我手里的装置就是专门捕捉鬼的磁感线的。”

    “哇!厉害了…”

    闫正军的脸上露出了小孩子般兴奋的色彩,像见稀奇一样,急忙把黄毛的探测器借过来把玩了一番,还问能不能卖?像他这种纵横商场,见过大场面的人物,露出这样轻率的表情实属难得。

    闫夫人和她的两个孩子也是兴冲冲的,闫夫人还让黄毛赶快给她检测一下,身上有没有鬼。

    杨伟看见黄毛这么受欢迎,显然有些妒忌,对闫正军道:“闫老板,想要看见鬼的方法很多

    ,比如传统的抹牛眼泪…”

    杨伟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黄毛打断了:“那方法太老套了,你们还在抹牛眼泪?也太幼稚了,我告诉你,这世界上有的鬼,就算是开了天眼都不一定能看见,但我手中的仪器却可以。”

    说完,黄毛晃了晃手中的仪器,趾高气扬地从我和杨伟面前经过。

    我皱了皱眉头,开了天眼都不一定能看见的鬼?这个世界上真有这样的鬼吗?

    现在不是思考的时候,我们跟在黄毛的后面,一一检查。

    镜子、小火车、床底…每到一处,黄毛拿着他的仪器进行探测,但都没有任何动静,我和杨伟也没有发现异常。

    只要是鬼呆的地方,都会留下阴煞之气,以我和杨伟的道行,可以立马察觉的。

    离开了卧室,我们来到了走廊上,走着走着,忽然走廊上挂的壁画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走了过去。

    这不是西方油画,而是东方的笔墨画。

    正对着我的一幅画很是奇怪。

    画面上一共有三位老者,站在一座假山下面,其中一对老夫妇,眉须皆白,盯着前方一个身着五色斑斓彩衣的老头,很是高兴的样子,那老太婆捂着嘴儿,笑眯了眼,老太爷也是举起双手,像小孩子一样欢快跳动。

    反观对面那个身着五色彩衣的老者,手里拿着一个拨浪鼓,手舞足蹈,似乎在为那一对老夫

    妇跳舞。

    “这是什么画啊?”

    我皱了皱眉头,老人给老人跳舞,三个人明明很欢快的样子,但不知道画法的原因还是什么,我感觉挺怪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