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美艳冥妻

第五十六章 指针跳动

    指针跳动

    “徐先生,在看什么呢?”

    或许是因为我和杨伟在欧帅面前表现的自信,外加上闫瑞星的原因,闫正军对我俩的态度稍微好转,这个时候看见我盯着画看,也是凑上来询问。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幅画内容有些古怪,一对老夫妇取笑一个老头跳舞。”

    感觉有些不符合闫正军这个老商人的品味。

    闫正军笑道:“徐先生,这可是《二十四孝图》啊,老莱娱亲。”

    “《二十四孝图》?”

    我愣了愣,回头再看了一眼那画面,恍然大悟。

    《二十四孝图》讲述的是华夏历史上二十四个孝子的故事,其中有一个讲的便是“老莱娱亲”。

    说有个孝顺的人叫老莱子,七十多岁了不敢言老,常身穿五色彩衣,手里玩着拨浪鼓博父母开心。有一次摔了一跤,他怕父母伤心,索性躺在地上学小孩子大哭,二老见状大笑。

    这一幅画一定讲的是这个故事。

    我扭头一望,果然在旁边还看见了“卧冰求鲤”、“卖

    身葬父”等画面。

    没有想到啊,闫正军会在家里挂这种书画,我皱了皱眉头,看来他还真是一个传统保守的人。

    “有鬼!”

    正这样想着,忽然走廊另一头传来黄毛的尖叫声。

    “有情况!”

    我暗道了一声,拔腿便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

    很快,我便看见闫正军杨伟几个人围着黄毛,一起盯着他手中的据说可以探测鬼怪的仪器。

    此时,黄毛眼睛瞪大,表情看起来十分激动。

    “动了!刚才这指针动了一下!”

    旁边杨伟搔了搔后脑勺,疑惑道:“我怎么没有见动啊?”

    “真的动了。”

    手中的仪器正对着一扇门,黄毛立即询问:“闫老板,请问这房间是谁的,可以进去吗?”

    “哦,这是我的大女儿…”

    话还没有说完,那一扇门便被打开了,闫瑞星站在门口,睡眼惺忪:“干什么啊,吵死了!”

    黄毛一见闫瑞星只穿着睡衣,容貌闭月羞花,顿时目光直了直。

    “原来是闫小姐啊!”

    他显然认得闫瑞星,毕竟闫瑞星的开眼符就是从小庄观得来的,而此时那黄毛看向闫瑞星的目光中竟然露出了几分垂涎之色,令我有些不爽。

    “啊,欧观主,你怎么来了?”闫瑞星假装自己不知道黄毛的到来,白了他一眼。

    闫正军连忙道:“女儿,我不是给你说了嘛,欧观主是来帮我们处理宅子里面的事儿的,你快让开,让欧观主进去用他的仪器检查一番,以免有脏东西。”

    “你就那么相信那个女人的话!有脏东西,我怎么没事儿?”

    闫瑞星红着眼圈,有些委屈地让开了道路。

    黄毛一见要进入闫瑞星的闺房,顿时像逛妓院一样满脸兴奋,说了一句冒昧,然后端着仪器,一步步走了进去。

    “徐哥、杨哥,发现问题没有?”

    “暂时没有。”

    我的目光寻找了一番闫夫人,或许是因为闫瑞星的出现,只见她带着两个孩子站在走廊另一头,并不愿意过来。

    “两个人果然是心生间隙啊。”

    不一会儿,黄毛走了出来,一边搔着后脑勺,一边看着手里的仪器,表情很是疑惑不解。

    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刚才明显跳动了一下,咋什么也没有。

    “肯定是你的破机器失灵了,我们哥俩可是正统的驱魔人,都没有感受到任何煞气。”

    瞧见黄毛吃瘪,杨伟很开心。

    可黄毛一个劲儿说不对不对,他的机器不会失灵,离开的时候还检测了的。

    下来我们又去其它地方走了一圈,一无所获。

    此时,我和杨伟在心中已经有几分把握,闫夫人应该是在演戏,虽然我看不出来任何破绽。

    因为这鬼怪出没之地,往往会留下阴煞之气,以我和杨伟的道行,几乎可以立即感受到。

    当然,鬼怪也可能隐藏在很隐蔽的地方,收敛了气息,但这一幢别墅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只有两层楼,卧室、厨房、客厅、走廊、洗手间…每一个边边角角都找了一遍,确实啥也没找到。

    为了以防万一,下来我们又在别墅外面找了一圈。

    包括去了那一棵死了金毛的大树。

    当然,还是没啥发现,外面毕竟是白天,鬼物是不敢出来的。

    再一次回到客厅时,还没进门,我们便听见了客厅传来

    闫正军和闫夫人的争吵声,闫夫人甚至在嘤嘤嘤嘤的哭泣。

    “你…是想让我们母女三人死吗?…你说你赶走了她,我们才回来的,刚才我看见了,她、她好端端的呆在屋子里,…我告诉你闫正军,我们之所以被脏东西缠上,全是因为她,…是她害的!她想杀死我们母女三人!”

    闫正军劝慰,可是闫夫人不听,一口咬定闫瑞星:“…这件事儿肯定与她有关!”

    原来,闫夫人是闫正军骗回来的,说闫瑞星已经走了,没有想到刚才在走廊上,又碰见了她,所以这个时候很气愤。

    我皱了皱眉头,这闫夫人一哭二闹要赶人,令我很反感。

    瞧见我们三个回来,闫夫人才稍微收敛了一下,坐在沙发上,不停地微声啜泣,而闫正军则急忙站起来,问我们检查的怎么样,有成果了吗?

    我们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之后,一旁的黄毛突然问:“闫夫人,你为什么那么肯定问题一定出在闫小姐的身上?”

    “怎么,欧观主,你也怀疑小女?”闫夫人没有说话,闫正军率先开口。

    “我不是怀疑闫小姐 ,可是刚才在检查过程中,一切都很正常,唯独在闫小姐门外,指针跳动了一下。”说到这里,黄毛强调了一遍,“我敢保证,那是真真切切地跳动了一下,不是眼花。”

    “可是如果真的有鬼的话,为什么只跳动了一下呢?”

    黄毛再次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仪器,眉头紧皱,自言自语问出了矛盾所在,显然这种情况他是第一次遇见。

    “欧观主的仪器没错,那闫瑞星本来就有问题。”这个时候,一旁的闫夫人用纸巾擦了擦眼泪,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对我们开口道,“刚才我已经向你们讲了,这段日子屋子里发生的怪事,但真正奇怪恐怖的还是她…只是我没有说罢了。”

    我、杨伟、黄毛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咦”了一声,难道这闫夫人还有什么东西在隐瞒着我们?

    在我们询问之下,闫夫人也是缓缓的道出了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