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美艳冥妻

第五十八章 消失的录音

    消失的录音

    “臭小子,你在干什么?”

    对于黄毛的无礼,杨伟很是气愤,手搭在黄毛的肩膀上,一把扳过了他的身子。

    “老南道,你特么干啥!”

    黄毛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同样愤怒道。

    “你个偷窥的卑鄙小人,敢骂我是老南道?找打!”

    杨伟挥舞起大拳头,不过被我拦住了。

    “什么偷窥,你不要侮辱我的清誉好吗?”黄毛晃了晃手中的仪器,“我是在检测这仪器会不会再跳动。”

    说完,黄毛也不理我们,径直离开了。

    我和杨伟不约而同皱了皱眉头,这么说来,黄毛在怀疑闫瑞星了?

    大约十分钟之后,闫正军从卧室里出来,我们四个再次围坐在茶几周围。

    闫正军询问,调查了这么长时间,别墅内究竟有没有不干净的东西?

    我和杨伟还没有开口,一旁的黄毛便率先道:“非常抱歉,闫老板,你们屋子里肯定有不干净的东西,这一点从我一进门就发现了。”

    “哦,欧观主,何以见得?”

    闫正军的问题也正是我和杨伟想问的。

    “你们房间很冷,哪怕开着空调也是如此;

    屋子里有一股腐臭的味道,这是恶灵出没的前提条件;

    第三,刚才检查的时候,我手中的测鬼仪器跳动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只跳动了一下;

    还有最后一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潜伏在屋子里的恶灵已经对我们下手了…”

    听到这里,我、杨伟、闫正军都不约而同的“咦”了一声,已经对我们下手?这黄毛凭什么这么肯定,尤其是我和杨伟,我们两个本身是驱魔人,说实话,除了刚才莫名掉落的挂画,我们还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灵异之处。

    但黄毛一本正经,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

    我们没有打断他的话,继续听着。

    而黄毛也是没有犹豫,从包里掏出了一只笔,在我们面前晃了晃。

    “这是…录音笔?”

    黄毛点了点头:“没错,录音笔。我们小庄观的规矩是,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必须带一支录音笔,把和雇主谈判的内容录下来,发回总部作为证据,让总部判断是否需要进行驱魔,这一点哪怕身为观主的我也不能违背。”

    我和杨伟咋了咋舌,这小庄观果然是一个正规的研究机构啊,办事流程与其它宗派完全不同。

    “那么…我们刚才的聊天内容你全部录音了?”

    “当然,只不过…”

    黄毛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滴”的一声按下了录音笔的开关:“你们听——”

    开关按下之后,录音笔里传来了沙沙沙的声音,片刻,开始有人说话:

    “两位先生,赶快请坐。”

    “两位先生,这位是小庄观的欧帅观主,你们可以相互认识一下。”

    “你好,我叫徐伟,一名驱魔人。”

    “那一位是杨道长,我听女儿提起过,他们曾经救过我女儿的性命,我女儿很相信他们,所以才命人过来帮忙。”

    “闫老板,不是什么人都能叫道长的,你已经受过骗了不是?”

    “黄毛,你说什么呢,谁骗人?我告诉你,咱们兄弟俩捉的鬼比你吃的盐都多!”

    “是啊,我看你这样子才不像一个道长。”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道长,我是一名科学研究人员。”

    没错,这是我们的聊天内容,谈话间,黄毛的兀傲、杨伟和我的愤怒历历在目,下来闫正军打断了我们的话:

    “三位不要争吵,谁真谁假,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咱们开始谈正事儿吧。”

    “这一位是我的妻子,闹鬼的事儿便是出现在她身上…咔…”

    下来该闫夫人说话了,可录音笔中传来“咔”的一响,然后又响起了沙沙沙的声音。

    我们都“咦”了一声,怎么回事,难道没有录上?

    黄毛摇了摇头,也是蹙眉不解。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录音功能我是一直打开着的,但闫夫人说的话一个字也没有录上,你们能听见的,里面只有沙沙沙的声响。

    除了恶魔作崇,还有什么解释?”

    听见录音笔中沙沙沙的声响,我心里有些发毛,接触了这段时间,这黄毛除了有些兀傲以外,对待工作还是很认真负责的,他应该不会耍手段骗我们,他没有那个理由啊。

    难道说是为了赚闫正军的十二万块钱,故弄玄虚?

    这个可能性倒是有的。

    “如果真是恶魔作崇的话,为什么我们会没有一点察觉

    呢?”我问,此时我已经不敢再小瞧这黄毛欧观主了。

    “对啊,刚才我们整个房间都检查了一遍,确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杨伟附和道。

    对于这个问题,黄毛也是犹豫了一下,然后环顾了一圈这两层楼的大厅,对我们道:“这栋别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那恶灵真要躲着我们,哪怕我们挨个挨个的找,也不一定能找到,它完全可以和我们兜圈子啊。

    在我们之前来了好几个道士,都没有找到,而如今我这边又出现了这种变故,这事儿可能比我们想的要困难许多。”

    我和杨伟这边还在判断黄毛所言真假,闫正军那边i已经吓得不行了,慌忙询问黄毛究竟该怎么办啊,是不是要立即带领家人离开这座宅子?

    “现在离开已经晚了,那恶灵已经缠绕上你们家人了,你们逃不掉的。”

    闫正军诧异:“欧观主,你为什么这么说,难道离开都不行吗?”

    “是的,不行。”黄毛欧帅郑重告诉他道,“根据我多年的研究总结,恶灵活动一般分为三个阶段:骚扰、压迫、附身。按照闫夫人所言,最开始听到拍手、尖叫、物体自动,这应该是属于骚扰阶段,这个阶段逃离是可以的,

    但是后来小儿子看见有人骑在闫夫人的脖子上,这已经属于恶灵活动的第二个阶段:压迫,想要逃离已经晚了。

    现在只差最后一步附身了,千万不要让闫夫人和两个孩子离开,给恶灵制造附身的机会,不然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我和杨伟咋了咋舌,这黄毛言语谈吐十分渊博,显然对鬼怪研究有很深的造诣,虽然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还是假。

    听黄毛这样一说,闫正军直接慌张得一笔,急忙阻止了正收拾东西,准备再次离开的闫夫人和两个孩子,然后询问黄毛下来该咋办,如今黄毛已然成为了他的救命之星,我们这一圈人的中心。

    “从种种异常来看,我可以百分百肯定,这屋子里有恶灵出没,我准备举行一场仪式进行驱魔。刚才我打电话联系了总部,让他们赶快带一些驱魔设备过来,这事儿不能再拖下去了。”

    闫正军连忙说好好好,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欧帅摆了摆手,说等设备过来再说。

    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完全懵逼的我和杨伟,是的,我和杨伟完全懵逼,这黄毛的捉鬼手法和我以前所见过的以及自

    己所用的完全不同,我大开眼界。

    第一、我和杨伟检查了一番,并没有在屋子里发现什么异常,但黄毛发现了(当然了,这一点我还不能肯定真假,因为所有的仪器设备都是黄毛的,测鬼仪也好,录音笔也罢,谁也不能肯定他有没有搞鬼);

    第二、黄毛所用的仪器设备非常现代化,和我们这什么桃木剑、狗血完全有代差。

    小庄观果然名不虚传!

    此时,我心里十分好奇,很想看看这黄毛欧帅是怎么捉鬼的,可是那黄毛看了一眼我俩之后,有些鄙夷道:“怎么,你们两个老南道难道还打算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