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美艳冥妻

第五十九章 事前准备

    事前准备

    这已经是黄毛第三次说我们是老南道了。

    但这一次我并没有生气,而是在杨伟发火前抢先道:“欧观主,我想你对我们有些误会,我和杨伟不是什么老南道了,而是有真本事的道士,斩妖除魔已经经历了无数次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们没有发现这屋子里的异常呢?”欧帅摊开手诘问道。

    “这个…”

    我正要开口解释,他却打断了我的话,道:“算了,确实有些为难你们了,这宅子里的恶灵不简单,如果我不是有仪器在手,并且发现了录音笔的异常,或许真和你们一样,一无所获。”

    这欧帅并没有刁难我们,竟然主动为我和杨伟开脱,令我有些诧异,然后听他继续道:“既然你说你们是正统的白派道士,那你们会画符吗?”

    我点了点头:“会。”

    一旁的杨伟接口道:“不但会画符,而且还会奇门遁甲之术,我这就给你露一手。”

    话落,杨伟从包里掏出来一张黄纸片,很快折叠出了一

    只黄纸蛤蟆,对着它吹了一口气,放在地上之后,手结法印,嘴里喝道:“急急如律令——”

    只见那纸蛤蟆顿时如同活了一般,在地上蹦蹦跳跳起来。

    不远处的闫老板看见这离奇的一幕,本来听欧帅说我们是“老南道”,还对我们有些意见呢,这个时候夸张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慌忙跑过来,一脸好奇道:“杨道长,厉害啊,你是怎么办到的?”

    杨伟松了手印,这个时候成竹在胸,道:“闫老板,放心吧,如果这屋子里真有恶灵出没,今晚咱们兄弟俩一定给你收了。”

    闫正军自然说好好好:“还望三位道长今晚合力,解决了这屋子里的脏东西,报酬之类的肯定不会少的。”

    欧帅也是有些意外的点了点头,看向我和杨伟的目光中有了一丝敬意:“不错,看得出来,你的奇门遁甲之术造诣匪浅,你们应该不会是老南道了,今晚可以多准备一些类似的黄纸蛤蟆,以备不时之需。

    不过我这边需要一些驱鬼的符篆,你们两个谁会画符?”

    我举了举手:“画符我这边最擅长。”

    “好,那这就交给你去办。”

    很快,闫正军命王长贵准备了毛笔、黄纸、红墨水。

    我把黄纸放在茶几上,提笔蘸墨,笔走龙蛇,主要画一些驱鬼的符篆,欧帅说需要大量,二十几张最好,到时候要贴在房子的关键位置。

    二十几张不是小数目,这道家画符,可不是小学生鬼画桃符,是需要注入道术灵力的,伤神费脑。

    我一共花费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才勉强完成。

    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让欧帅来看,他瞅了一眼,十分满意。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汽笛声,欧帅双眼一亮,说了一句“我要的东西来了”,然后快步朝门外走去,还不忘回头冲我们叫了一声:“快来帮我搬东西!”

    门外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两个随从人员打开了后车盖,正在朝下面搬箱子,我们急忙跑过去帮忙。

    箱子有些沉重,我问欧帅,这里面装的是啥,欧帅笼统说捉鬼的设备。

    一共三只箱子,我们一一搬进了屋子。

    然后欧帅给我和杨伟彼此介绍了一下那两个随从,一个叫张龙,身材高大,五官立体,络腮胡子,模样威武;

    另一个叫赵虎,身材矮小,皮肤黝黑,鼻根低陷,头发卷曲,有点像东南亚人。

    欧帅说,他们两个都是小庄观的人员,在驱魔这一块很有经验,是他的得力助手。

    简单认识了一下之后,然后便开始了今天的正题。

    张龙赵虎打开了箱子,开始忙碌起来。

    “这是…”

    我看箱子里放着一盘盘导线不说,还有好几台照相机、耳机、摄像头,以及很多类似于窃听器的零碎物件…

    欧帅取出了一台照相机,对着我“咔”的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从顶端冒起,他抽出照片,看了一眼,然后递给我道:“开天眼当然能看见阴邪,但是这些阴邪必然是实质化的,这天地间并不是所有阴邪是实质化的,有的东西很虚幻,还是照相机可靠…”

    我接过我的照片,只见我的身后黑乎乎的,似乎立着一道人影。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是一堵白墙。

    “按照你这样说,开天眼也不一定能看见阴邪,那么这些阴邪岂不是随时都可以攻击人?”我皱眉问道。

    “不!你说的那种阴邪往往是实质化的,具有一定的物理攻击力,而我说的这种虚幻的阴邪,是不具备物理攻击力的,它潜伏在我们周边,骚扰我们,惊吓我们,压迫我们,并最终附身我们…

    还记得我刚才给闫老板说的恶灵活动的三个步骤吗?”

    “你的意思是说,这种天眼看不见的鬼,只能精神攻击?”我皱眉问道,“目的是附身?”

    “可以这样认为吧。

    可怕的地方是,一旦附身成功,想要驱除就太困难了。以前我接到过这类任务,结果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宿主死亡。”欧帅耸了耸肩,表情略显无奈,“所以我们必须得行动快一点。”

    在我们说话间,张龙赵虎已经开始在走廊上安装监视器,同时在楼道口搭好了三脚架,在架子顶端放上了照相机。

    这种活儿他们不是第一次做了,所以手脚十分麻利。

    欧帅说,下来,他们还要在各个房间里按上监听器。

    “中午的时候,我们虽然将整个屋子找了一遍,但那恶灵可能在和我们兜圈子,只有从宏观上将整个别墅监控起来,才能更好的发现它。”

    我和杨伟听了点了点头,此时对这欧帅已然信服了很多。

    大家忙碌期间,欧帅通知闫老板,把闫夫人以及她的一对儿女,还有在房间里休息的闫瑞星一起叫下来,今晚大家一起呆在大厅里睡觉,可不能一个人呆在各自的房间里

    。

    闫老板当然照办,和闫夫人一起摊开了客厅上的沙发,把卧室里的床被褥子放在上面,准备今晚挤一个窝。

    二女儿和小儿子一点也不惧怕,反而对这种打地铺的生活方式很兴奋。

    倒是闫瑞星,她和闫夫人不和,所以晚点下来。

    “徐伟,你把你画的符文贴在这客厅周围,多贴几处。”

    我“嗯”了一声,和杨伟一起来贴,我刚把一张镇煞符贴在墙上,忽然二楼走廊上传来一声巨响:

    “哐——!”

    我们一惊,然后一伙人乒乒乓乓跑上去,只见老地方,杨伟刚才挂上去的“老莱娱亲”那一副挂画又掉在了地上,这一次那镜框被砸得粉碎,满地的玻璃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