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美艳冥妻

第六十章 警告

    警告

    “又掉下来?”

    望着掉在地上的镜框,我们都愣了一下。

    “刚才也是这样,我走到这里,什么都没有碰,画框自己掉了下来。”闫夫人捂着胸口,心有余悸。

    我眉头一皱,这么说来,我们错怪闫夫人了。

    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钩子,这画是挂在上面的,没有外力绝对不可能自己掉下来。

    我走过去,蹲下身子,拎住画框,将其翻了一面,镜框全碎了,烂了一个犬牙交错的破洞。

    余下的镜面密布着如同蛛丝一般的缝隙,白森森的缝隙,从这个角度看,老莱娱亲的画面惊悚极了,画面上的人好像被硬生生的剁成了几段,那穿着彩衣的老莱子看起来像个妖精。

    “闫老板,你为什么要在墙上挂这种类型的画呢?”

    说实话,这一点我一直不解。

    现在流行的挂画都是一些西方油画,哪怕是东方水墨画,常见的也是山水泼墨、马啊虾啊、花草鱼虫…像《二十四孝图》这类封建余孽的东西确实不多见。

    听我这样问,站在一边的闫正军也是叹了一口气,好像

    在这里挂画有一番良苦用心。

    “还不是因为我的女儿!自从我续弦之后,我们父女两的关系十分不好,她老是和我闹别扭,违拗我,于是我买来了这《二十四孝图》挂在这墙上,希望潜移默化,能感染她,知道何为孝道,何为孝顺…”

    刚说到这里,忽然某一处传来“咔哒”一声清脆的声响,然后一片沙沙沙电视雪花点声。

    这声音是从欧帅身上发出来的,我们几个人都望向了他,我听出来了,这是录音笔的声音。而欧帅也是有意外,连忙伸手去怀里,似乎去摸那录音笔。

    我面色一惊,这录音笔自动启动!

    震惊之际,录音笔开始播放我们的谈话录音,不过这录音不是从开头开始,而是从中间,闫正军谈话的地点开始:

    “…咱们开始谈正事儿吧。这一位是我的妻子,闹鬼的事儿便是出现在她身上…叽…呜…”

    “…叽叽叽呜呜呜叽呜叽叽叽呜呜呜叽叽呜呜叽叽呜呜叽叽呜呜叽叽呜呜…”

    录音笔中不再是一片沙沙沙声,而是一连串十分尖利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啸声!

    尖啸声抑扬顿挫,似乎在对我们说什么,但好像嘴巴里

    含着一块石头,我根本听不清楚。

    我想起了农村里的哑巴,哑巴打人发火的时候,嘴巴里呜呜哇哇的,就是这种状况。

    但此时这尖啸声,比哑巴呜哇叫骂还要恐怖数十倍!

    叽叽呜呜哇哇之间,我还隐约听见闫夫人的声音,她正在向我们描述自己的经历。

    只不过这呜哇尖啸声声调越来越高,很快将她的声音完全淹没了,录音笔里的声音在竭力嘶吼,像一头巨兽朝我们咆哮,十分吓人。

    闫正军吓得面色发白,两条腿筛子般打颤;

    我、杨伟、欧帅眉头紧皱,一动不动,仔细倾听,表情一时间十分凝重;

    两个小孩子吓得尖叫,捂住了耳朵,蹲下身子,和闫夫人抱在了一起。

    到了最后,声音尖利的连我们三个都受不了,“嗒”的一声,欧帅大拇指一动,按下了录音笔的开关,那尖啸声戛然而止。

    走廊上一静。

    好一会儿,我们才透过一口气来。

    “欧观主,这、这声音怎么来的?”闫正军指着欧帅手中的录音笔,颤抖着声音询问。

    “它很愤怒,在向我们发出警告。”欧帅看了我们一眼,语气淡淡的道。

    “MMP!有种光明正大站出来,老子和你单挑!”

    杨伟不接受任何威胁,当即踏前一步,对着走廊大叫了一声。

    “三位道长,你们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啊!”闫正军和闫夫人慌忙向我们乞求,毫无疑问,刚才的反常行为已经彻底打碎了他们的心理防线。

    瞧他们害怕得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忙道:“闫老板、闫夫人,你们千万不要害怕,越害怕,背后的脏东西越容易得逞。”

    欧帅站在原地,此时目光敏锐的如同鹰眼,从挂画、门口、走廊、天花板上一一扫过,喃喃自语:“它一定在这屋子里,躲在什么地方,在哪里呢…?”

    杨伟弯下腰,捡起地上的《老莱娱亲》挂画,高高举起,嚎叫道:“出来!你出来!有本事出来啊!”

    “嘎呀——”

    杨伟喊了两声之后,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悠长裂响,从别墅后面响起,紧接着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好像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我们跑到后院去,只见一根巨大的树枝横在地面上。

    有我合抱粗的大树断掉了一根树桠,露出了一道碗口大的新鲜伤口,像一名战士被人割掉了一只臂膀。

    谁也不知道这么大一根树桠是怎么断掉的。

    “这一棵大树…就是金毛犬旺旺死掉的地方。”

    我们几个在附近检查了一番,依旧没有任何异常。

    这算是又一个警告吗?

    欧帅喊大家回去,那东西一定在屋子里,现在张龙赵虎已经把装置安装的差不多了。

    天快黑了,是时候了。

    杨伟追随着欧帅一起回去,因为刚才的变故,符篆还没有完全贴上,很快,这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抬眼瞅了一眼天空,一大片铅云如同浪潮一般朝我的头顶弥漫过来。

    风乍起!

    树叶一片哗啦啦的响动,好像有无数人在拍掌。

    风大太了,我睁不开眼睛。

    我面前的那一棵大树被风吹弯了,黑乌乌的树干朝我压了过来,在狂风的吹拂下,一弯一直,发出“叽叽呜呜”的尖响。

    这尖响声和刚才录音笔的尖啸声好像!

    我猛然睁大了眼睛,只见那朝我压来的大树,树冠撩动

    ,好像一只张牙舞爪的黑魔。

    我眨巴眨眼睛,连忙退了一步。

    风更大了!

    地上树桠的树叶完全被吹飞起来,好像有一股龙卷风,让它们凝聚在了一起,在我的前方凝聚出了一个人形!

    有头、有手、有脚!

    忽然,那“人形”化为一只长着尖尖耳朵的恶魔,张开了大口,尖啸着,猛地朝我扑了过来。

    我慌忙用臂膀捂住了脸。

    刚一捂住脸,那无数的树叶便一窝蜂的扑在了我的身上,“人形恶魔”被我的身子撞成了碎片,哗哗啦啦的响个不停,树叶飞散,随风而逝。

    我转过身子,眯着眼,目光顺着树叶飞逝的方向望去。

    只见那一大团树叶像一窝蜜蜂,忽然高低,飞向了不远处的别墅。

    它们先是撞在了别墅的第一层墙壁上,然后急速飞升,来到了第二层,那里打开了一扇窗户。

    我双睑一张,看见那窗户边站着一道陌生的白影,面朝窗外,好像正耽耽地盯着我。

    天暗了,又有点距离,白影模模糊糊的。

    但我清楚的记得,那房间是…闫瑞星的!

    那陌生白影看了我一眼,身影一闪,消失了。

    我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一声不好,拔腿便朝别墅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