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修神

第七百五十章 天地极恶(上)

    惊骇!

    以楚逸如今的修为、地位、见闻,究竟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能会让楚逸lu出如此惊骇的表情?

    那是一个茧,一个似乎在聚集和酝酿着什么,正散发着冲霄恶意的巨茧!

    这个茧就像是肿瘤般,从域外星上凸了出来,楚逸离得很远就能够看清楚这个茧的模样,通体乌黑,表面就像是一层薄薄的肉膜,肉膜上到处都是狰狞的血管,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最丑陋的心脏,正以某种韵律,在缓缓的跳动着。

    正是这么一个茧,让楚逸感觉到头皮发麻,心神惊骇!

    那么这个茧,究竟是从何而来?

    楚逸运转天神之目,看破了大气层的雾,直接看到了域外星的表面。神目所及之处,楚逸立刻清晰的看到,这个茧就长在银猪口中所描述的神庙上。

    只是当初那辉煌的神庙,现在被这个茧完全缠住,已经看起来不是那么美观,更像是恶魔的建筑物,到处都缠着狰狞的血管。

    嗯?

    看到这一幕后,楚逸又惊骇的发现了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茧身上的血管,连接着一个又一个蛋,这些蛋中依稀能够看到某位修真者的身影,他们似乎在蛋中经历着某种改变,或者说在蛋中经历着某种折磨。

    这种折磨似乎让他们很痛苦,不断的被刺ji着散发出种种负面的气息。

    绝望、恐惧、疯狂、愤怒、邪恶、复仇……

    任何一种不好的负面意志和气息,从这些饱受折磨的修真者的身上散发出来,最后全部都变成了养分,流入到了巨茧之中,滋润着巨茧成长。

    同时,楚逸还看到许多已经破掉的蛋,这些蛋里的修真者无不都被榨干,死状极其的凄惨,即便是楚逸看了也会倒抽一口凉气。

    而经历这种痛苦折磨又活下来的人,则已经完全模样大变,变的像极了神话故事中的恶魔,背生魔翼,面sè狰狞,浑身上下散发着强烈的恶念和死意,即便是楚逸看了也头皮发麻,感受到这些恶魔的疯狂。

    但不管怎么说,目睹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楚逸总算找到了影响整个修真界的变化所在,正是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巨茧,一个聚集着无数恶念的存在。

    与此同时,看到了这个巨茧,楚逸又想到了一个存在。

    天魔始祖始魔!

    情况是何等的相似啊,天魔始祖就是聚集天道所有的负面气息才诞生出来的,一个专门为了摧毁天道的存在。

    就是这样!

    在楚逸的眼中,这个邪恶的巨茧,就正在孕育着某个超脱了规则范围之内,完全是为了摧毁和战胜天道的奇妙存在。

    不仅如此,这个邪恶巨茧内的存在,很明显超出了天魔始祖当年那个层次。

    就拿当年的天魔始祖来说,那时候不过是天地初开,鸿ng初变,法则初立,世间初定的时刻,天地间所能够凝聚而成的恶念并不是很多,所以天魔始祖还不算很强大,根本无法撼动强大的天道。

    但是现在却不同了!

    自开天辟地以来,天道之下经历了许多事情,有战争、伤害、yin谋,原本干净的世人,伴随着智慧的成长,萌生出了太多太多的yu望。

    故,如果把开天辟地以来就积累的大量恶念,全部聚集在一起的话,这份负面能量即将达到某种超乎想象的高度。

    简单的以这些负面能量的强度来打个比喻!

    如果说天魔始祖所拥有的负面能量是个婴儿,那么现在呈现在楚逸眼前的这个负面能量已经完全只能用巨人才足以描述,那是一个完全不成正比的差距。

    咝~!

    想通问题的关键,楚逸再次遏制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已然判断出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恶念诞生,否则的话就算是天道恐怕也无法阻止这个恶念祸及天下。

    神技:四极,速之极,加战神神技:望尘莫及,加战神神技:追日逐月!

    杀!

    当机立断!

    楚逸果断的展开极速,举起手中的天神剑,朝域外星所在的位置,极其快速的杀了过去。

    快!

    楚逸此刻的速度无比的快,快到无人能及,快到使人根本无法反应,虚空一闪,就已经来到了域外星的外围大气层,随即就像是燃烧的陨石,从大气层之间闪烁而过,凶狠无比的撞在了域外星的地壳之上。

    轰隆!

    整个域外星都颤抖了一下,当场偏离了正常的运转轨道不说,整颗星球更是在刹那间解体了五分之一,远远从星空中望去,就像是一个被撞坏的石球,表面上伤痕累累,破烂不堪,到处都是被撞散后悬浮的碎石块。

    这只是表面,楚逸这么一撞,更是让整个域外星表层的诸多修真者人仰马翻,些许修为不足者,更是当场爆裂,炸成了血雾在虚空中弥漫。

    同时,那些散落着的恶念之卵,也纷纷炸碎了大半,里面的修真者破烂不堪的流落了出来,在接触空气的刹那,当场纷纷氧化成为了灰烬。

    楚逸如今无愧是天道之下第一人!

    而面对楚逸的如此乱入,整个域外星当场就乱成了一团,那完全由负面能量形成的巨茧,当场变的通红一片,放佛遭受到了什么刺ji,开始疯狂的跳动着,似乎为了保护自己,本能的下达了什么命令。

    刹那间,在域外星上到处游dàng的发疯修真者,及部分已经进化成,大概应该被称之为‘恶魔’之类的存在,都仿佛接收到了什么命令,森然凝望向了楚逸所在的位置。

    唳~!

    唳……唳……!

    这些发疯修真者、恶魔修真者全部都仿佛受到了什么刺ji,疯狂无比的尖锐的狂啸了起来,并在如此尖锐的魔啸声中,以无比疯狂的姿态朝楚逸扑杀了过来。

    哼!

    楚逸表情无悲无喜,更没有丝毫变化,甚至连那一双天神之目,都没有蕴含丝毫的感情,只是冷酷无比的举起天神剑,重重的劈了出去。

    第一剑!

    天地惊!

    天地在这个瞬间仿佛要被劈碎,惊世骇俗的力量完全爆发,一道直径足足有万丈的剑芒破空而出,就像弦月所化成的刀刃,所过之处无人可挡,死伤者无数,于残肢断臂在虚空中飞舞间,硬生生的下起了一场血雨。

    仅仅一击,楚逸生生虐杀了东边方向的所有发疯修真者和恶魔修真者,足以可见楚逸现在的修为,及天神剑,都已经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但是这一切在楚逸眼中,却和理所当然没有什么区别!

    再次冷酷的举起天神剑,这次楚逸面向西方,随即一声天神之吼,炸响而起的刹那,楚逸重重的落下了手中的天神剑。

    第二剑!

    万物摧!

    那骇人听闻的剑芒再次惊现,碾压般的从虚空中掠过,如此恐怖的威力,尘世间已经再无任何事物能够阻挡,绝对称得上是擦到便死,碰到必亡。

    旦夕间,当可怕的剑芒消失在天地的尽头,视线所能够触及的地方后,西面所有的发疯修真者和恶魔修真者均被一扫皆空,根本连靠近楚逸的资格都没有。

    至此,楚逸冷酷的第三次举起天神剑,遥遥对准南方,暴喝出一声古神吼,沉重无比的又一次落下了手中的天神剑。

    第三剑!

    日月崩!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