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龙灵欲都

第443章 嗑药正酣

    暖玉等人被五魔所设“五魔冥火阵”困住,索性三女采

    明法宝极多,一时之间倒也不虞有性命危险,可在以司徒云为首的五魔合力控阵颠倒乾坤之后,包括其他四名宗主以及三女一共七人全都被阵法摄进了冥火空间,原本平平无奇的黑魔柱在这一刻尽数迸发出冲天碧幽冥火,朝着七人深处之地狂涌席卷而去。

    以七巧真人为首的十二名太古金仙、佛魔圣王、幽魂圣王、八大天鬼凝形后的八大上古金仙,以龙鲸王为首的四大妖王、修罗十三众,小咕噜、龙藏头陀……这些人一听金暖玉出了事,本来尚在各自的福地洞天修炼的他们都在第一时间冲了出来。”小金参,说说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众人之中以七巧真人威望最高,也以他最为稳重,刚刚遁光来到金参身前,便立刻发问出声道。

    “是……”

    未待金参回应,从天仙居内府方向又是划过五道色彩各异的遁光,原来是受李岳灵所托在此看护太极仙星的五老帝君到了。“真人不必问了,方才我们五人已是以天眼通看过,岳灵的三位夫人与四个他宗宗主如今正被困于一厉害阵法之中,而这阵法地位置刚好就在仙居地洞府正门口!”

    说话的是李岳灵在紫府上界唯一认地师尊苍帝,他此言一出,顿时令得在场数十人一阵惊哗。“帝君可知是何人所为?”发问的是已然修成皇实力的龙鲸王,他自从在太极仙星安顿下来后便与其三位妖兄妖弟没日没夜的苦修,四人如今的实力甚至比之雪儿都略有过之,比番要不是听闻是金暖玉、蒋诗诗、雪儿她们出了事,一般地动静龙鲸王他们才不会理呢。

    “混沌魔头……”苍帝似乎心中有了分晓。神情平静道。“我们不去

    魔头麻烦,人家居然杀上家门口来了,当真是可笑啊!”冷笑一声,身周竟是升腾起一波明灭可见地火焰,显然他已是动怒了。

    “来者是五个在第一次混沌魔劫时,强占了五名太古金仙肉身地家伙,这五个魔头向来以狡诈阴险著称,其中为首的那个魔头名叫司徒云,尚有抱残守阙,泯风逐月四魔跟随其左右。第一次混沌魔劫时我们五人也曾与这五个魔头交过手,吃了大亏,想不到事隔这数万载,竟是再行相逢。”方才在金参惊呼的同时,就已以天眼通的手段窥见天仙居十八重禁制为的景象,五老帝君亦是瞧见了司徒云等五魔,由于第一次混沌魔劫时五老帝君与这五个魔头都有过交手,是以一眼就能认出对方的来历。当然,他们的担心与最坏打算也因此油然而生。

    “五个混沌魔头……”佛魔圣王自归顺李岳灵之扣便与幽魂圣王联手同修。这些日子来也是实力突飞猛进,若是单论纯修为实力,他已然隐隐胜出以前的老对头七巧真人之上了,此刻闻得五老帝君所言,不由皱眉道:“当初凌宵宝殿被魔头屠戮强占,不正好也是五个之数吗?”“他们不是刑天那一伙地,如是阴险他们绝对在霸占了凌霄宝殿的那一拨混沌魔头之上,若是论实力也不会相差多少。”由于对司徒云这一行五个混沌魔头有着极为深刻的了解,是倚五老帝君成了在场之中最具发言权的人。

    “难道这五魔是故意将这困住三位仙子的阵法给设于天仙居前的吗?他们想我们去救亦或是早已安排好了一系列的陷阱阴谋……”七巧真人心细如发,脑中理出一个大概的轮廓猜测道。“既知是陷阱也要去闯一闯的!”小咕噜闻得七巧真人所言,显得很不高兴,皱着眉头大声道:“管那几个家伙是什么东西,混沌魔头也好,混蛋龟头也罢,哪怕是把小命打上。也得去救援暖玉姐姐她们地……”

    众人也得知小咕噜除了对李岳灵之外,便是对三女地感情最为深厚,他的口气虽然激烈了些,却是无人会对只反感,反倒是不少人被小咕噜这么一说有了立刻冲出去天仙居救人的念头。“救人是必然的。但却不是这般救地,不要中了魔头们的圈套才是。”苍帝倏然发话,以他的身份与资历,却是无人敢对其不敬,就算是小咕噜也只是低声嘀咕了一声,却是不敢对自己老大都要尊呼一声“师尊”的苍帝耍横。

    惟恐众人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苍帝又是赶紧道:“如今暖玉他们被困阵内,一时半会儿却并无性命之忧。更何况她身上还有一件太古仙天灵宝的大方神塔在,此宝一旦祭出。说不定破阵而出都是可能,大家少安毋躁,我看那五魔头马上就按捺不住先行暴露他们的目的了。就在苍帝说完最后一句的同时,整个虚悬在天空之中的天仙居猛地巨颤了一下,金参乃是守山童子,对天仙居外地十八重禁制自有感应,立刻大呼一声不妙道:“禁制被轰破了三重……魔头是想要攻进来……”

    天仙居外的十八重禁制可是耗费了李岳灵不少心思,以他之神通法力配合着习自冥王楼那空那处的决法,耗费了数日时间,又是用去海量炼材方才完成的外圈禁制其防御力之强,遇袭反击之横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可就是这么个固若金汤地禁制防御圈在顷刻间倒被五魔破解了三重。“以我等合力之能,对上五个混沌魔头虽是无碍,但五个魔头乃是永生不灭之躯,纵然我等群起而攻之,恐怕也难对他们有所伤害,除非……除了大方神塔之外尚有另一件太古仙天法宝,或许可凭此癣将魔头吓走。”

    苍帝并未说有了太古先天灵便能除掉司徒云他们几个,而是用了“吓走”二字,可见他对司徒云这一众五大魔头的实力有多么的了解了。大方神塔在金暖玉手中,而她又是被困冥火阵之中自身难保,自然是派不到用处,难怪苍帝会有此一说了。很明显,苍帝言下之意虽不胜唏嘘,却也是无奈之说,但他却是不知在场中人却真的有那么一人身怀太古先天灵宝的。

    “不知我这太极图可堪一用否?”发话的正是七巧真人,说话间,他已是取出了四四方方,不过巴掌大小的太极图来。

    “竟然真的是太极图……”五老帝君何等眼力,只是瞧见那太极图上氤氲宝光的色泽已然确定了这件法宝的真假。这“太极图”地出现对于苍帝而言显然是个极意外的惊喜。当即安排道:“事不宜迟,外头那阵名为五魔冥火阵,第一次混沌魔劫时,我们五个也曾合力破解过,如此便由我们五个老家伙合力破阵,那五个魔头变交给诸位抵挡一番,只消拖延片刻,待我等破阵救出暖玉他们,合大方神塔与太极图这两件太古先天灵宝之威。纵是混沌魔头亦要避其锋芒。”却说天仙居外头的五魔在合力狂轰禁制盏茶功夫后发现居然只是轰破了三重禁制,不由亦是为这天仙居外所布禁制的强横而微感愕然,司徒云更是心道一声,“幸亏自己算计有方,先行同几个弟兄以虚假身份潜入这太极仙星。待到那个劳什子天帝和孙悟空、镇元子一干强手全都走光才发动,否则今日是否可能就讨不到什么好了……”

    “抱残、守阙,你们俩继续轰那些破烂禁制,泯风、逐月同我一起将冥火阵催至极限,先行将内里的几个全都炼化了再说,反正等了这么久也没见有人来救,杀便杀了!”不知为何,司徒云这番话说得极为大声,狂笑数声后,已然与泯风一起飞

    火阵周围。三人手中变化着极为繁复的决印,随着三

    吐出一个“爆”字,冥火阵中那成百上千根黑魔柱竟是一根紧接一根的轰然爆裂,每每一根黑魔柱爆裂,便兴起较前要猛烈十数倍的汹涌冥火。其势之大,只是爆开了十多根黑魔柱,金暖玉、蒋诗诗、雪儿祭出的十多件法宝组成的防御圈已近溃散了。事到紧要,金暖玉与蒋诗诗还有雪儿使了个眼色,三女心意相通,不约而同的齐齐点头,似是做出决定,紧跟着只见金暖玉左手轻抬,不知何时掌心之上已然多出一尊别致非常的玲珑宝塔。

    随着金暖玉将那宝塔抛出的瞬间,蒋诗诗与雪儿纷纷近前掐动控宝决印,三女合力将大方神塔给祭放了出来。要知道太古先天灵宝对持宝者的修为实力要求极高,以如今三女的修为实力若想正常发挥大方神塔的威力着实有些难度,是以三女在请教了五老帝君之后,修炼成了这合力施宝的神通手段,三女合力之下,已然可以将大方神塔发挥出七成左右地威力,虽未至极限,却也是威力非凡的很了,要知道即便是李岳灵之神通也不过将重九离火钟发挥出了八成威力罢了。只见大方神塔在三女的控制下倏然冲天而起,变化到数丈大小,虽是未能一举冲出阵法禁制,却是顶得正上方的那片空间一阵轰响,又是一连十多根黑魔柱轰然爆裂,巨量冥火形成一面巨大的火墙冲着众人撞来,际此时,乍闻得三子区口中齐呼一个“收”字。

    本是悬空的大方神塔蓦然急速旋转起来,塔底的六个角亮起耀眼金芒,一股巨大到无以复加的吸力自塔底而出,竟是将那一拨焚天灭地的冥火墙全数吸入了塔中,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看似无穷无尽的冥火已然点滴存。“太古先天灵宝……”这个捞什子天帝也太他妈的宠老婆了,连这等重宝都不自己随身带着……”司徒云乍见大方神塔不由暗骂一声,手中决印依旧未停,“泯风,逐月,全力催阵,不要保留了,这几个娘们手中的物件虽是有些来头,但她们修为有限,撑不了多久的”司徒云的眼光实在很准,一语道中要害,其他二魔闻得此言,纷纷催发全力,一时之间阵中刚刚熄灭地冥火再度死灰复燃起来,而这次冥火之中更是衍生出万千哭泣哀嚎的生魂,这些都是当年死地五魔手中的金仙,被他们生生收了元神魂魄炼入了冥火阵中,其实每一根黑魔柱上全都禁锢着一个怨死仙魂,此刻阵力全开,这批仙魂终是得现,全都疯狂的施展起生前的神通手段狂扑向三女而去。诚如司徒云所估,金暖玉、蒋诗诗、雪儿只是方才借大方神塔之威收摄了阵中所有冥火,已然耗去了泰半仙元,本拟待下一击轰破阵法突围的,却不想被司徒云提前看穿,在第一时间发动了真正的猛攻。

    无奈之下,三女只得再度以“收”字决相抗,冥火虽是可以尽收,那些仙魂的攻击却是各式各样,而且大多是太古时期地玄妙神通,要不是包括妙一真人在内的他宗宗主死命为三女抵挡了部分攻击,估计不消片刻她们就要力竭了。“仙元力耗费太快,姐妹们,嗑药!”

    如今危机时刻,金暖玉当机立断从储物空间取了一枚拳头大小地蟠桃出来,贝齿轻启,狠狠的一口咬下。

    这可是王母所种蟠桃之中最极品的那类,乃是李岳灵收编太极仙星前夕,在天庭临走前讹诈来的好东西,一共得来十二枚,全都被他送给老婆们了。如此绝世神品,其效用更甚灵丹的极品蟠桃下肚,三女只感本是渐渐匮乏的仙元力猛地恢复到了全盛时期,而且还生出一股子不吐不快的鼓胀感。

    “让开……”几口吃完一枚极品蟠桃的菧蒋诗诗俏脸现出一抹红晕,口中高呼一声让在前抵挡仙魂攻击的妙一真人等人躲开一边。

    跟踪着只见蒋诗诗腾出一手在腰间一拍,只见一道血虹带过残影横空而现,竟是那化血魔刀。化血魔刀一出,顿时将阵中小半个空间照得一片血红,微带腥味的血气疯狂涌现,化血魔刀以肉眼难辨的极速突飞倏停,只是弹指之间已然又是回返到了蒋诗诗手中。

    在下一刻,突闻得一连串的仙魂哀嚎响起,连大方神塔都是无法收摄的怨死仙魂竟是在化血魔刀的一拨攻势下被诛除了泰半。“化血魔刀……她怎么可能还有余力施动其它法宝……”司徒云双目之中凶光尽显,以命令的口气狠声道:“你们俩继续催动还法,待我入阵取了他们性命……”

    很显然,司徒云被金暖玉、蒋诗诗和雪儿三人层出不穷的法宝和用不尽的仙元力给激怒了,在他看来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居然拖得那么久,这显然不是他这么个向来自认诸界最智慧的魔疛所应该碰到的事情。际此时,刚刚破开天仙居第六重禁制的抱残守阙蓦闻得一声佛号,只见不知何时一个上身赤裸,周身皮肤泛着淡金色光华的高大和尚从左边飞速冲近,人尚未靠前,那和尚已是将脖子上挂着的那串巨大佛珠取下,看似轻轻一抛,却是卷起一拨银亮罡华去若疾风般袭向了二魔。“说起来,我龙藏关陀飞升到了紫府上界还不曾与谁动过手呢,如今居然可以拿混沌魔头开刀试功,倒的确是一个快事,哈哈”

    紧随龙藏头陀之后,又是十多道各色遁光从天仙居中飞出,其中尤以两拨整齐划一的的遁光最是引人注目。